八旬情侶流浪街頭 同吃半個紅薯感動路人

大陸雲南個舊(城區新街)郵局門口每晚都睡著一對老年夫婦。一日經過,見二老在同吃半只紅薯,不禁心寒,我朋友為他們的遭遇而感慨,也為他們的愛情而感動!此圖為王大爺為趙大媽刮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雲南個舊(城區新街)郵局門口每晚都睡著一對老年夫婦。一日經過,見二老在同吃半只紅薯,不禁心寒,我朋友為他們的遭遇而感慨,也為他們的愛情而感動!於是買了兩碗米線給兩位老人吃,客氣了幾句後老倌端起了碗,把自己碗裡的葷帽全扒到了老婦碗裡。』日前,有個網友透過微信講述了兩位八旬流浪老人的經歷,讓很多人感動不已,晚報記者也專門找到了這對老人了解他們的故事。

網友記錄:兩老年少時是戀人

『老大爺,你對老伴真好啊!』老倌笑了:『我們沒結婚,她算是我女朋友,呵呵……。』我笑了,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想:這老倌也太牛了吧,都那麼大年紀了還玩(小三)……,老婦看出我的困惑,向我講起了他們的故事。原來他們在年少時是對戀人,後來因為父母的阻擾和社會的動蕩而分開,各自成了家。多年後當他們再次相遇得知彼此的配偶都已去世,有意做個伴再續前緣。未曾想,老婦被兒女趕出了家,老倌的兒女也執意反對不願收留他們,所以憤怒的老倌牽著老婦的手共同過起了漂泊的生活。

趁老婦去還碗的時候我問老倌:『後悔過嗎?』老倌坦蕩地笑應:『我後悔的是沒早點牽著她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裡百感交集。什麼是情愛?原來真正的情愛是有一個人可以為了自己而放棄全世界!終有一天,帥氣或者靚麗的外表都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逝去,而到那時我們是否不論走到哪裡都緊緊地牽著他(她)的手不放呢?

記者探訪:老人稱負擔不起房租

根據雲南網報導,透過網友的指引,晚報記者在個舊城區新街的郵政營業廳門口找到了這對流浪老人。在郵局營業廳防盜門前的台階上擺放著一堆大大小小的行李,旁邊鋪著一床破舊的毯子。時值中午,老太正半躺在身旁的行李上休息,老頭則在搗鼓著煙桿準備抽上一口。看到記者,老太不願說話,充滿了戒備;老頭則比較樂觀,一下就打開了話匣子。

原來,老頭姓王,老太姓趙。王大爺今(2013)年85歲,是雲南元陽人,趙大媽今年80歲,是雲南蒙自人。兩人幾十年前就認識了,當時王大爺外出賣草藥,來到了個舊。一天,趙大媽病倒時,王大爺正在跟前,二話沒說就將趙大媽送到了醫院。『她家老倌(丈夫)不願意給她看病,我花了8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給她看好了病!』再後來的情況,王大爺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沒有向記者說起。只是一直不斷地說他和趙大媽在一起已經21年了,期間他提到:『趙大媽的老倌住在養老院!』

『我有5個兒子,可是都過世了。』說到這,王大爺眼裡泛起了淚花,他告訴記者,要在過年時才會帶著趙大媽回元陽,過完年又回來。說到這裡,王大爺比了一個代表8的手勢告訴記者,回去一趟兩個人需要80元錢,來回就是160元。『你們為什麼一直住在這裡?』王大爺指了指樓上的陽台說:『這裡可以躲雨,以前我們也是租房住,可是後來承擔不起每個月三四百元的房租,就只能住在街上了!有很多好心人給我們送吃的,還給我們錢,所以我們也沒有挨餓。』

『那麼,您要一直住在這裡嗎?以後有沒有什麼打算?』不知道是聽不懂記者的話,還是不願意回答,記者反覆問了多次,王大爺都沒有回答。

外孫稱老人不願回家

王大爺還告訴記者,他有一個外孫就在附近打工。幾經詢問,王大爺指著街道對面的一個白衣青年說,那就是他大女兒的兒子。記者過去和白衣青年攀談時,他說自己是王大爺的外孫,姓李,就住在這附近,王大爺還有兩個女兒,小李的媽媽是大女兒。『為什麼不把老人接回家呢?』『怎麼不接,我們都包車來接了十多次,回去沒幾天他又跑出來!』面對記者的詢問,小李顯得有些無奈。

告別小李,記者再次來到王大爺身邊,他正挽起趙大媽的袖子為她刮痧。『她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王大爺沒有回答,只是望著記者笑了笑,吐了些口水在趙大媽手臂上,抹一抹,繼續刮了起來。附近的報攤老闆楊女士告訴記者,兩位老人住在這有一年多了,中間也離開過幾次,可是沒多久又回來了。『經常會有好心人給他們送些吃的,也有不少人給錢,過節還有人來送衣物送東西。』楊女士回憶:有一次,幾個人把兩老接走了。可是,沒過幾天,他們又回到了這裡。

市民呼籲:相關部門幫幫二老

從負責這條街道保潔的保潔大姐那裡,記者得知,兩位老人露宿這附近已經有一年多了,原來是在郵政局對面的垃圾堆旁邊,今年過完年後又搬到了郵局門口住。見到晚報記者在打聽兩位老人的事情,很快有一群熱心的市民圍攏上來,七嘴八舌地講起了老人的事。市民李女士稱,她女兒還在上幼稚園小班時,就在街頭看見過兩位老人,現在女兒都上二年級了,兩位老人還一直在一起,只是輾轉於不同的地方。

『老倆口不能老是這麼流浪,應該去敬老院,政府應該出來管管。』一位老大爺說,『要不然應該去申請低保,一個月好幾百塊錢也會有很大的幫助……。』一位老大媽接過了話題說:『他們不能申請低保!上次我去問過那個老倌,他們是元陽的,要回去才能申請!』

郵局的工作人員王女士說,兩位流浪老人在門口住了幾個月了,營業是肯定受影響的,但是他們這麼大年紀了,也不好趕他們離開。王女士說,她也給過兩位老人錢。夜幕來臨,記者坐上回家的公車,透過車窗,只見王大爺正在幫趙大媽撓癢癢。換做是你,或許在大街上幫你的另一半撓癢癢,你會覺得害羞。可是,他們就這樣活在只有彼此的世界裡,彼此的眼裡似乎只有對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