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將同母兄弟裝進麻袋摔死?!秦始皇殘忍至極

對於自己同母異父的兩個小兄弟,即太后和嫪毐的兩個兒子,秦始皇殘忍至極,兩名孩童均被一同「囊載撲殺」,就是將他們裝進麻袋,然後活活摔死。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西元前238年(即始皇九年),有人告發嫪毐是假太監,與太后私通,生有二子,並與太后密謀『如果皇帝死了,咱們的兒子就可以當皇帝了』,潛台詞可以理解為,皇帝如果死得早,嫪毐的兒子就可以早當皇帝,而嬴政時年二十二歲,所謂『密謀』猶如詛咒,弒君篡位看來也極有可能發生。始皇帝聞報大怒,立即派人調查,果然屬實。而且也獲知,『假父』嫪毐居然是『仲父』呂不韋引薦之人。

根據新華微博報導,嫪毐被封為長信侯以後,又得河西太原郡為毐國。他恣意享受著宮室車馬衣服苑囿,過著優裕的王侯生活,豈肯束手就擒、引頸就戮?於是,嫪毐與趙姬密謀,決定先發制人。而且時機絕好,可謂千載難逢,就在這一年四月,始皇前往雍城蘄年宮行冠禮(就是成年禮,後世一般確定為二十歲,但始皇二十二歲才施行冠禮),算是送上門來了。

於是,嫪毐竊用秦王御璽和太后璽,調集縣卒、官衛士卒官騎,一行眾人圍攻正在舉行嬴政冠禮的蘄年宮。始皇早有準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引蛇出洞,後發制人。始皇命相國昌平君、昌文君領咸陽士卒平息叛亂。兩軍戰於咸陽。秦王下令:『凡有戰功的均拜爵厚賞,宦官參戰的也拜爵一級。』一時勤王報國者甚眾。叛軍數百人被殺,嫪毐的軍隊大敗,嫪毐倉皇逃亡。

秦皇於是下了一道通緝令:『生擒嫪毐者賜錢百萬,殺死嫪毐者賜錢五十萬』,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嫪毐及其死黨很快就被生擒。嬴政車裂了嫪毐,滅其三族。嫪毐的死黨衛尉竭、內史肆、佐戈竭、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被梟首。追隨嫪毐的賓客舍人,罪輕者為供役宗廟的取薪者——鬼薪;罪重者四千餘人奪爵遷蜀,徙役三年,大半人死於流放途中。

對於自己同母異父的兩個小兄弟,即太后和嫪毐的兩個兒子,始皇殘忍至極,兩名孩童均被一同『囊載撲殺』,就是將他們裝進麻袋,然後活活摔死。

太后趙姬得以免死,但被逐出了咸陽,遷住城外的冷宮。嬴政還宣布斷絕母子關係,發誓永不再見。這很容易讓人想到《左傳》裡那篇著名的『鄭伯克段于鄢』的故事,在那則故事中,鄭伯也曾發誓與太后姜氏『不及黃泉,無相見也』,不過後經穎考叔的解勸,鄭伯還是命人挖掘地道,見及地下水(黃泉)後,母子於是又在地道中其樂融融地享受天倫之樂了。所謂君無戲言,那麼挖地道確實是個好辦法。既表誠信,也表孝道。

始皇的朝臣一定也想到了這則事關孝道和君無戲言的美談,紛紛建議始皇學習鄭伯與太後趙姬母子復合。可惜始皇不僅不聽,而且明令,敢有為太后事進諫者,『戮而殺之,蒺藜其背』。但這仍然沒有嚇退那些力圖在新朝重建道德秩序的朝臣,他們義正詞嚴、慷慨激昂、面無懼色,並不擔心皇帝會真的殺掉他們。然而,他們對剛滿二十二歲的嬴政還認識不夠,總共有二十七位進諫的大臣因為此事被殘酷的處死,並把他們的屍首掛在宮牆示眾。自此,天下人莫敢言之。

『假父』既滅,『仲父』焉能存之?況且這兩個犯了始皇大忌的『父』還有一定程度的同謀關係。呂不韋的鳩酒,其實早在他當年向異人貢獻趙姬時就由自己斟好放那兒了,這是他作為生意人唯一的失算之處。文章摘自《藏在箱底的秘密性史》,作者曹寇,花城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