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開大學教授發現:原來古人並不說「之乎者也」!

南開大學教授孟昭連在《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年第3期發表長篇論文《破解「之乎者也」千古之迷——文言語氣詞非口語說》。他經過對古代漢語中語氣詞考証分析,發現「之乎者也」之類的所謂「文言語氣詞」,並非古人口語……。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南開大學教授孟昭連在《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年第3期發表長篇論文《破解『之乎者也』千古之迷——文言語氣詞非口語說》。他經過對古代漢語中語氣詞考證分析,發現『之乎者也』之類的所謂『文言語氣詞』,並非古人口語,而只是一種書面語符號,它的功能是提示於此斷句,並提示此句的語氣聲調,基本上相當於現代的標點符號;而且這一類詞在閱讀時是不需要發聲的。

根據人民網報導,此一結論對傳統語言學中的『文字是語言的客觀反映』觀念,是一個衝擊。

中國古代主要書面語是文言體,也就是帶『之乎者也』之類辭匯的文體。研究語言的專家認為,文言既是古代的書面語,也是秦漢之前的口語,那時的古人就是操著『之乎者也』說話的。孟昭連以有力的論據與邏輯推理,否定了這種成見。按照語言學界共識,西周之前漢語是沒有語氣詞的,『之乎者也』等是在春秋戰國時期才在書面語中開始出現的,並且在二三百年間很快達到完備的程度。孟昭連置疑,一個民族的語言,在二三百年間突然出現了一整套以前所沒有的語氣詞,那麼它出現的最初動因是什麼?在古代傳播手段相當落後的情況下如何在全民口語中迅速普及?又是如何進一步在戰國書面語中廣泛運用的?他分析認為,如此短的時間內在口語中出現了一套完備的語氣詞,不符合語言發展規律,因此也是不可信的。

孟昭連認為,按照傳統語言學著作的說法,文言語氣詞除了出現過於突然,它的消失也很神秘。語言學權威王力先生說:『漢語語氣詞的發展有一個特色,就是上古的語氣詞全部都沒有留傳下來,「也」、「矣」、「乎」、「哉」、「歟」、「耶」之類,連痕跡都沒有了。代替它們的是來自各方面的新語氣詞。』這些語氣詞是何時消失的?為什麼會消失? 『之乎者也』在口語中消失了,卻在書面語中持續不斷地使用,出現了『只寫不說』的語言奇觀,並且一直延續了兩三千年。孟昭連運用逆向考察的方法,從明清倒溯至春秋戰國,考證文言語氣詞究竟是何時從口語中消失的。他認為,『之乎者也』在古代口語中從來不存在,沒有任何文獻根據。

孟昭連對一般被語言學家稱為『語氣詞』的辭匯實際功能進行細致分析。語言學家經常說『古代文言是沒有標點的』,孟昭連認為,其實是一種莫大的誤解。古人發明文字,是為了記錄語言表達思想,卻又不告訴閱讀者應該在何處停頓以及什麼語氣,豈非自設障礙,作繭自縛? 『之乎者也』之類所謂『語氣詞』,就是古代最早的標點符號。先秦口語中並沒有語氣詞,不同的語氣是用聲調的輕重、緩急、高低來表現的。但當口語轉化為書面語時,這些語氣無法表現出來,所以古人就借用了一批本來屬於實詞的文字作為每一句的提示符號,既表示停頓,也提示這一句的語氣聲調,以使人在閱讀時更真實地再現口語原貌。但在閱讀時,『之乎者也』之類並不需要讀出聲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