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揭那些著名文化人的那些下流生活

孔老夫子說,食色,性也。文化人也是人,偶爾犯點花癡,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說孔老先生本人,見南子的時候就有點不那麼淡定,但總算是沒有逾矩。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個在理工科大學的邊緣教書匠,一個學史教史偏又喜歡對現實指手畫腳的意見分子。讀史閱世,有點滴體會,八一八,與讀者同樂。

根據溫州商報報導,孔老夫子說,食色,性也。文化人也是人,偶爾犯點花癡,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說孔老先生本人,見南子的時候就有點不那麼淡定,但總算是沒有逾矩。美女人人都愛,老先生見了美女有些失態,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後輩拿老先生這次『豔遇』說事的不多。總體而言,在這方面,老百姓,也就是全社會對文化人也不是十分苛刻。見到這方面犯了錯誤的文化人,大多也就是一笑而已。但也有些文化人的行徑,千百年來,卻受到人們的唾棄。因為他們的行為實在是擊破了底線,無恥加虛偽。

第一個要說的就是司馬相如。毫無疑問,他是個極有才華的人,和卓文君的故事至今讓很多感情男女向往,落難的公子被富家年輕貌美的寡婦看中,然後經過種種磨難,衝破世俗的藩籬,有情人終成眷屬。在一般的敘述中,這個故事的結局是『他們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但很多人不知道,這個故事還有續集。後來司馬相如發達了,受到皇帝賞識,出將入相,便把卓文君晾在一邊。潦倒的時候跟人家談感情,受到婦家的資助過上富足的生活,一發跡就翻臉不認舊人,養情婦,養小三,這種人確實應該鄙視。

比司馬相如更無恥的是大名鼎鼎的白居易,別看他的詩詞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但私底下,卻是極端好色,且絲毫不尊重女性,完全視女性為玩物。他在家中大量蓄養小妾。還經常更換,玩厭了就換一批,十年內換了三批。這不僅是玩弄女性,更是有販賣人口之嫌了。他還把自己淫蕩的生活用詩文記載下來:『白尚書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蠻善舞,嘗為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他的這些荒唐行為,當時的人就很不齒,杜牧批評他的詩:『纖豔不逞,非莊士雅人所為。流傳人間,子父女母交口教授,淫言媟語入人肌骨不可去。』文如其人,這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而另外一位文化名人則就是虛偽的典型。他總是孜孜不倦地告誡大家一定要講道德,不要亂搞男女關係,甚至告誡廣大婦女:『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不知害了多少性命。但這樣的人往往都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他在晚年的時候,被人在皇上面前參了一本,說他『誘引尼姑二人以為寵妾,每之官則與之偕行』,『家婦不夫而孕』(兒媳婦丈夫去世了還懷孕)。這樣沒底線的事情驚動了皇帝,下令嚴查,結果他做了沉痛檢討:表示自己要『深省昨非,細尋今是』,等於默認了事實。他是誰呢?他就是理學家朱熹。

不過話又說回來,以上這幾位,對於自己的這些荒唐行為,後來還有一定的悔意,司馬相如據說接到卓文君撫今追昔的書信後,幡然悔悟,把卓文君接到身邊。而白居易在68歲的時候,得了一場病,心有所悟,『乃放諸妓女樊、蠻等』。朱熹也是做了檢討。而現在有些文化名人,風流韻事坊間傳得沸沸揚揚,卻不見出來澄清一下真假,徹頭徹尾地做了縮頭烏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