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敬璉:「強勢政府海量投資」的路數行不通

滿頭白髮的經濟學家吳敬璉在天津舉行的第七屆中國企業國際融資洽談會上指出,在經濟出現困難的時候,像往常那樣通過「強勢政府海量投資」的方式來實現高速增長的路數是行不通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滿頭白髮的經濟學家吳敬璉在天津舉行的第七屆中國企業國際融資洽談會上指出,在經濟出現困難的時候,像往常那樣通過『強勢政府海量投資』的方式來實現高速增長的路數是行不通的。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吳敬璉呼籲通過深化改革來實現經濟轉型。他說,當前社會上有種解決問題的思路是,加強政府和國有經濟對整個國民經濟和社會的貢獻。有人認為,強勢政府的優點在於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但現在看來這條路是有問題的。

吳敬璉說,就像農作物的產量取決於水、土、肥等多種因素,經濟的增長也不能過度依靠單一要素。大陸經濟問題的症結在於粗放的經濟發展方式,長期主要依靠投資拉動。而有些發達國家不存在這一問題,因為它們依靠技術進步來提高生產效率,投資報酬遞減規律不像我國表現得這樣明顯。

他說,大陸這些年來經濟學上的一個誤差是,用凱恩斯主義的短期分析來討論長期經濟,動輒就談『投資、消費、出口』三駕馬車。企業界也走入這個誤區,常用短期需求的分析去考慮問題。如果凱恩斯在世,對此『也會覺得無奈』。

『我們的病是個長期病』,吳敬璉說,短期分析的辦法很簡單,通過放貸、放鬆貨幣、多搞專案,就能夠短期把經濟拉上去。但一直用短期手段去治病,病情只會加重。

在吳敬璉看來,出路在於深改革。他說,1995年,中央就已痛切地感覺到這一症結,因此在制定第九個五年計劃建議時,就提出經濟增長方式由粗放轉變為集約,這是很長時間以來的一個主要工作任務,但是這個轉變『很不順利』,以至於問題越來越嚴重。如今,宏觀經濟出現的一個麻煩是,由於依靠投資推動增長,過量發行鈔票,進而導致房地產價格居高不下。要解決這些問題,就要實現『九五計劃』提出的轉變,回到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消除體制性障礙的思路上去。

他說,如果不消除體制性障礙,全社會都把GDP增長作為官員政績的主要標準,地方領導自然會運用手中支配資源的權力來追求更高的增速。只是一味指責地方領導的『GDP崇拜』和『GDP主義』是膚淺的。在西方國家,沒有聽說哪一個地方要公布本地GDP,也沒有人以此問責市長。

今天,當一位來自互聯網行業的企業家請吳敬璉給民營企業『指引』時,吳敬璉說:你只是站在一個企業主的立場來提問,你沒有考慮到你另外一個身份——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國家的主人,你有義務、也有權利把國家搞好。企業家不是旁觀者,不能靠別人對國家負責。中央要全面深化改革,而且正在努力,那麼支持這些改革、提出一些建議,甚至督促政府往前走,這都是企業家應該做的。他還呼籲民營企業家『不要去結交官府,這不是企業家的正道』。

『在我看來,我們的改革還在波動之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並沒有完成。』吳敬璉指出,現在有人對於我們能不能順利開展改革缺乏信心。把先期的改革做得好,就能贏得更多人的支援。這位經濟學家借用鄧小平1992年的南巡談話強調:不改革,死路一條;要想活,就要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