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專訪李安:走不出的夢境 走不進的現實

如果把電影節比作選美比賽,那麼李安可以算得上是萬千佳麗中的佼佼者。自從影以來,他的作品獲得包括奧斯卡、金球、柏林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在內的諸多世界頂級電影獎項。2013年第85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李安憑藉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次獲得最佳導演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如果把電影節比作選美比賽,那麼李安可以算得上是萬千佳麗中的佼佼者。自從影以來,他的作品獲得包括奧斯卡、金球、柏林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在內的諸多世界頂級電影獎項。2013年第85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李安憑藉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次獲得最佳導演獎。今年,作為電影節評委之一,李安又出現在了坎城電影節的紅毯上,《楊瀾訪談錄》在坎城採訪了他。

走不出的殺青憂鬱症

根據人民網報導,李安說,自己每次拍片結束之後都會有所謂的『殺青憂鬱期』。而家,才是治愈自己的良方。在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中,他寫道——『1993年,赴台拍攝《飲食男女》,是我第一次長期離家拍片。殺青後,我馬不停蹄地趕回美國,當晚七點多飛抵紐約。沒想到車還沒到家門口,遠遠就看見家裡燈光通亮,原來太太帶著兒子已經在家等我回來了,家的溫暖,治好了我的殺青憂鬱症,也是我做收心操的地方。』

然而這一次,李安卻遲遲沒有走出來。在本屆坎城電影節期間,李安宣布退出之前已簽約的美國電視劇《暴君》的導演工作。在採訪中,李安說,從電影《臥虎藏龍》開始,每一部電影的拍攝都下手很重,很容易受內傷。而這次持續四年之久的《少年派》的拍攝,不論是3D的製作方式,故事的敘述方法,還是好萊塢的生產模式,都讓他感到身心俱疲。

電影市場要警惕惡性迴圈

盡管常年在好萊塢拍片,但是李安對於中國電影市場卻一直頗為關注。他回憶道,2000年在大陸拍攝《臥虎藏龍》時,由於電影工業尚不成熟,覺得很吃力。而至此之後,大陸電影制度得到了迅速發展、電影市場也呈爆炸性增長。然而,在種種繁榮背後,人們也對內地電影有著諸多反思——比如,過度的商業化,以及關於電影藝術水準的爭議。對此,李安也在採訪中談到了自己的看法,電影人一定要警惕電影市場的惡性迴圈。

家裡的尊重也是掙來的

在李安的眼裡,太太是一個很『酷』的女人。李安曾經這樣寫到:我拍片後,很多人都很好奇我太太是個什麼樣的賢內助,而她卻對『妻以夫貴』的事情很不以為然,很不上道地一語道破:『我只是不管他,讓他一個人呆著』。要不是碰到我太太,我可能沒有機會追求我的電影生涯。在今年奧斯卡的獲獎致詞裡,李安感謝了自己的太太。這時,現場直播的鏡頭切換到了坐在觀眾席上的林惠嘉臉上,而這個上一秒還在微笑的女人,表情立刻變得有些尷尬。無論是六年待業在家,還是成為國際大導演,無論是經歷拍片過程中的糾結和痛苦,還是片子拍攝完畢後的頹廢、懶散,太太林惠嘉始終是李安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