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庫克時期的蘋果 專注「做對的事」

Cook曾在賈伯斯追悼大會上對在場的觀眾及員工說:「不要問我將會做什麼,做對的事情就夠了。」而兩年之後的今天,我們看到了他所謂的「做對的事」的成果。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Cook曾在賈伯斯追悼大會上對在場的觀眾及員工說:『不要問我將會做什麼,做對的事情就夠了。』而兩年之後的今天,我們看到了他所謂的『做對的事』的成果。

根據TC報導,今年的WWDC大會非常棒。對我來說,這才算是後賈伯斯時代的首個蘋果大會。盡管包括去(2012)年WWDC大會在內蘋果也辦過幾次大會,但你總能隱約感受到賈伯斯。這次很不一樣。

Tim Cook、Phil Schiller、Craig Federighi、Eddy Cue都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他們看起來更放鬆、自在也更加自信。

這也是最讓我驚訝的地方。盡管在外人看來他們可能正害怕的要命,但所有人都表現的又酷又團結。畢竟,他們將在舞台上發表的是一款全新且顛覆式的iOS,而非小的更新。他們要給公司最重要的產品做一次大換血,就在WWDC的舞台上。

這一點很冒險,因為他們並不能預估台下觀眾的反應。蘋果的保密工作做的相當到位,公司外部的人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開發者完全可以因為蘋果苛刻的保密制度而怨聲四起。

但都沒有。與會的觀眾裡正面評價占了大多數。除了設計上的爭論,各大社交媒介上的反應也可大致總結為一個詞:『終於』。

做一款顛覆式的iOS 是非常冒險的。六個月前,Tim Cook開掉了iOS主管Scott Forstall,這也是他所謂『做對的事』 的首次體現。然後他安排 Federighi和Ive聯手打造公司目前最重要,甚至未來可能決定iWatch以及Apple Television等產品成敗的iOS。留給Federighi 和 Jony Ive的時間是六個月。

從某種程度上講,他們的確做到了。Cook也在iOS 7發布之後,對Ive和Federighi以及整個iOS團隊表示讚許。這是一場豪賭。Cook 並沒有做賈伯斯可能會做的事情,而是選擇了他認為對的事。Ive,這個公認的世界上最有名的設計師,他在軟件設計方面並沒有經驗。Federighi,繼Bertrand Serlet之後升職成為OS X的主管,也沒有移動軟件方面的經驗。他們需要在自己已有的工作上,承擔起改版iOS 的重任。

Cook知道公司的整體狀況,也心知蘋果距離上一次發布新產品的時間間隔已經超過了近幾年的記錄,而iOS 7將會成為首個破繭而出的產品。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破繭而出的iOS 7並非妖蛾子,而是一隻漂亮的蝴蝶,屆時將同下一代iPhone一起正式發布。你可能會去取笑它設計上的問題,但別忘了,這是一款耗時僅6個月的產品,他們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去打磨,做到極致。

而這場WWDC大會,也是蘋果正式同賈伯斯說再見。Cook並非賈伯斯,他並沒有使用賈伯斯式的鐵腕來管理公司,他選擇充分放權,讓團隊自由發展。

Federighi可以在產品中注入他對衝浪的熱愛,Cue也可加入他喜歡的汽車元素,Ive可以擺脫他不喜歡的綠色以及擬物化的皮革質地等等。而Cook則會給這一切尋找一個共同的主題:家。OS X將以加州地標命名。Mac Pro將在美國裝配,『Design in California』也將取代『Think Different』。

This is our signature. And it means everything.

賈伯斯剛去世後不久,我曾寫到說蘋果會在他們再次發布全新產品時,接受首個後賈伯斯時代的測試。當時我沒有意料到的是,首個破繭而出的並非某個全新的產品,而是大換血後的iOS。我相信此次冒險,將會使得公司在接下來的新品發布會上信心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