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鐵固定票價隱情 漲價必成壓死「蟻族」稻草

「北京採取按人次而非里程計算的2元人民幣固定票價,票價的支持只能占全部地鐵投資的10%-30%,每年政府補貼力度很大,以前每年都會安排100億人民幣左右的專項建設資金,隨著地鐵建設的鋪開,這個數額預計會進一步增加。」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北京採取按人次而非里程計算的2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固定票價,票價的支持只能占全部地鐵投資的10%-30%,每年政府補貼力度很大,以前每年都會安排100億左右的專項建設資金,隨著地鐵建設的鋪開,這個數額預計會進一步增加。』

根據荊楚網報導,眾所周知,在北京生活成本高、房租貴、壓力山大,但北京的地鐵2元票價卻是全大陸最低,公交車的價格也低至0.4元,這足以亮瞎無數人的鈦合金人眼。筆者不禁發問,在生存成本如此之高的城市,緣何公共交通的費用一直保持如此低的價格?為何北京政府每年寧願財政補貼100億,也要保持2元低票價?

帝都要正常運行,需要各行各業的人各司其職,但給予和收獲很多時候不一定成正比,形形色色的人可能在帝都運行鏈條上的某一環兢兢業業、拼死掙扎,以求方寸安身立命之地,以保持帝都的正常運轉,但帝都不一定滿足了無數顆小螺絲釘的需求。

『蟻族』、打工者以及應屆畢業生們,面臨的租房難,租房貴窘境,決定公共交通不能成為壓死他們的最後一棵稻草。最新的資料統計,『蟻族』們的平均工資在4133元左右,有7成人的居住面積在10平公尺以下。該群體保守估計也有16萬人;除此之外,北京的打工者不計其數,收入決定了他們只能生活在城市的邊緣,而交通費的負擔又不能抵消其在外延租房所收獲的差價。因此,政府即便補貼100億,也必須保證地鐵低票價。

史上『最難就業年』,在北京又何嘗不是雪上加霜的『最難租房年』。大學一畢業,找到一份不太寒磣的工作已是萬幸,但能負擔的卻只能是合租的城市邊緣的房子,即便如此地段、如此擁擠,房租還是要花去其工資的一半。如此生存環境,僅剩的依憑是便捷、便宜的交通,如果交通成本再成為其不能承受之重,那麼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必將發揮其慘烈功效。

北京2000萬人口,怎樣疏散城市中心人流,怎樣實現人口合理布局,以不至於人口爆棚,這很考驗城市規劃者的智慧。簡單了說,就是這一大鍋粥,怎樣才能攪拌勻,不至於第一口沒味,第二口咸死。2元地鐵無疑是將這一大鍋粥攪拌均勻最好的攪拌棒。二環、三環、四環、五環以及城市邊緣不同區域,不同的生活成本,而交通要發揮的功效是不能讓交通費將不同地域的生活成本差消解掉,既然交通不能影響不同區域的生活成本,那就只能不管住哪兒,交通費都差不多,那也只能不管是只坐1號線,還是把1號線到10號線都坐個遍都只收2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