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醫院疏失? 廣西竟發生「死嬰復活」奇案…

孩子出生當天就被轉院治療,經過一番搶救後,醫生告知新生兒顱內出血,存活的希望渺茫,張先生放棄治療。然而第二天,這個原以為已經「死去」的孩子,又離奇地被醫院救活。這起撲朔迷離的「死嬰復活」案,嬰兒父母及醫院雙方各有說法。此圖為病床上的毛毛。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初為人父的大陸廣西賀州市民張先生,這些天經歷了人生的大悲大喜。孩子出生當天就被轉院治療,經過一番搶救後,醫生告知新生兒顱內出血,存活的希望渺茫,張先生放棄治療。然而第二天,這個原以為已經『死去』的孩子,又離奇地被醫院救活。這起撲朔迷離的『死嬰復活』案,嬰兒父母及醫院雙方各有說法。連日來,南國早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探訪。

大悲:男嬰出生當天就『沒救了』

根據廣西新聞網報導,4月30日下午1時25分,賀州市民張先生的妻子在賀州市廣濟婦產科醫院順產分娩,產下一名男嬰毛毛。15分鐘後,廣濟婦產科醫院出具的診斷書顯示,毛毛患輕度窒息及吸入性肺炎。醫生表示,毛毛哭聲較小,建議轉院治療。

下午2時40分,毛毛被轉送到賀州廣濟醫院的新生兒科搶救,張先生在搶救台旁親眼目睹了整個救治過程。毛毛哭聲越來越小,醫院連續向張先生發了兩張病危通知單,並告知毛毛腦出血,肺部發育不良,導致吸入性肺炎,生命垂危。在張先生妻子的堅持下,醫生再度搶救一番後,又下了病危通知單。張先生說:『醫生告訴我,寶寶沒救了。經反覆商量後,我們還是同意了簽字。』

張先生表示,他在病危通知單上簽名後,主治醫生寫了一張紙條,上面有個名字及電話,說是處理屍體的工作人員聯繫方式。下午5時30分,工作人員帶著張先生把毛毛放在某個偏僻角落的地板上後,向張先生索要2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屍體』處理費。張先生支付費用後,在放棄治療協定書上簽字,然後離開了廣濟醫院返回家中。下午6時30分,張先生回到家後,看到為毛毛準備的新衣服和玩具,悲痛萬分。張妻甚至連孩子長得什麼樣都沒有看清楚就痛失愛子,悲傷過度幾度昏厥。

大喜:第二天孩子竟然活了過來

5月1日下午1時許,辦理完出院手續正準備回老家的張先生,突然接到醫生打來的電話。醫生在電話裡告知:『你小孩現在沒死,有呼吸,有心跳,他活過來了。』得此消息,張先生立即帶著妻子和母親趕到廣濟醫院,見到了奄奄一息的毛毛。張先生質問醫生:『你不是說濕體都處理掉了,為什麼現在又有呼吸了?你不是說沒救了嗎?』醫生解釋稱,頭一天是看到毛毛出現點頭呼吸,且情況危急,才徵求家屬簽訂放棄治療協定書的。5月1日上午,毛毛被醫院的巡邏人員在醫院內的偏僻處發現,並送來搶救的。張先生不解:即便是點頭呼吸,也表明仍有呼吸。既然有呼吸,怎麼說毛毛沒救呢?


4月30日醫院出具毛毛的病危通知。

聲討:孩子父親向醫院討說法

5月14日,毛毛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並可以喝25毫升的牛奶;27日,主治醫生表示可以給毛毛辦理出院手續了。張先生表示,毛毛在28天的治療期間,主治醫生不止一次地告知他們,毛毛會有腦部後遺症,以後智力低下、腦癱、腦萎縮的幾率特別大,一定要在半歲之前把病治療好,否則這病就治不好了。

6月2日,毛毛仍在廣濟醫院的監護室觀察,記者只能站在窗外遠遠觀望。張先生說,在他同意放棄治療直至得知毛毛被救活的近20個小時裡,毛毛究竟在哪裡,其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不會導致孩子的病情惡化,這一系列問題至今仍困擾著他。醫院方告訴他,簽署放棄治療後所發生的一切,與醫院無關。如今毛毛搶救成功,只因醫院本著救死扶傷的職責。醫院建議張先生交清餘下的費用後盡快出院,張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並要求醫院務必將毛毛治好,確定孩子健康後才出院。

 

事發的第二天,毛毛為何會再次出現在急救室?張先生提供的錄音記錄顯示,負責處理毛毛『後事』的工作人員李某說,5月1日早晨,他看到毛毛的臉色發青,但還有微弱的呼吸,他沒敢處理,就將毛毛送回新生兒科。在錄音中,毛毛的主治醫生也肯定了這一點。

記者聯繫到李某時,他否認自己曾經接過毛毛。李某說:『是孩子的父親抱去的,他給了我200元,讓我處理孩子的屍體,我告訴他要處理肯定要等到孩子斷氣以後,他答應了,然後就走了。』李某稱,事發當晚10時左右,他下班後的就徑直回家了,直到次日下午醫院的人打電話告訴他,毛毛又活過來了,讓他將200元還給張先生。在張先生的錄音記錄中,記者清楚的聽到毛毛的主治醫生袁醫生勸張先生收下200元的原話。

回應:孩子死而復生或是醫學奇蹟

6月3日,毛毛的主治醫生袁醫生表示,毛毛出生後出現顱內出血的現象,搶救期間出現點頭呼吸,『點頭呼吸就是呼吸衰竭後的一種臨終前的呼吸,很弱』。既然有呼吸,為什麼不繼續搶救呢?袁醫生表示,醫院本著告知的義務,告訴患者家屬可能發生的任何一種情況,而毛毛當時的情況,在拔掉氧氣管後,也有可能立刻死亡。

為什麼毛毛會『死而復生』?袁醫生表示,當時毛毛未完全失去生命體徵,所以醫院沒有出具死亡證明,醫院太平間也不可能接收,而家屬又不願將孩子抱回。出於關心,醫生在家屬簽了放棄治療協定後,透過非正式的處理,幫忙聯繫了醫院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幫孩子家屬解決後顧之憂。袁醫生說:『當時工作人員已和張先生商量,等孩子完全斷氣後,由工作人員來處理。』

『第二天保安才告訴我,你們科室又來了一個,我就急忙趕回來搶救了。』據袁醫生介紹,5月1日凌晨1時許,醫院的安防人員巡邏時,在太平間附近聽見毛毛的哭聲,於是將他送回新生兒科,『當時我們報警,讓警察通知家長來接孩子出院,但是孩子父親一直沒同意』。

對於毛毛的『死而復生』,廣濟醫院醫務部莫主任稱:『或許是一種醫學奇蹟吧。』莫主任還表示,毛毛目前各方面正常,能喝70ml的奶,具備出院條件。當記者問毛毛是否健康時,袁醫生說,目前毛毛的生命體徵穩定,但無法確定今後會有什麼後遺症。

進展:醫患雙方均表示訴諸法律

對於放棄治療的決定,張先生表示,正是因為醫生告知他孩子沒救了,他才同意簽字的。他的妻子懷孕期間,體檢結果一直顯示良好,並未出現其他症狀,為何孩子出生後會出現多種疾病?對於醫院給出的『醫學奇蹟』的理由,張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他說:『當初醫生告訴我孩子沒救了,我才做出放棄治療的決定,如今孩子卻依然活著。』6月6日,張先生及其家人認為,在孩子『死而復生』的過程中,賀州廣濟醫院存在過失行為,他們勢必維權到底。

廣濟醫院的張院長告訴記者,根據醫療制度,醫生告知家屬病患會發生的任何一種情況後,家屬自願簽署放棄治療協定,辦理出院手續,出院以後的事情由家長負責。醫院是本著救死扶傷的態度,才將毛毛放在監護室救治,希望家長盡快將孩子接走,否則,醫院將透過法律手段起訴張先生追繳相關救治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