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隋煬帝楊廣的女兒們悲涼結局..

楊廣究竟有多少個女兒呢,沒人能數的清。此圖為隋煬帝楊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楊廣究竟有多少個女兒呢,沒人能數的清。因為早年楊廣和親哥哥楊勇爭奪太子之位時,為了討好極其厭惡小妾的母親獨孤後,小妾生的那些孩子統統不養;而楊廣登基後,由於常年不在長安,倖存的女兒中又分成了兩大部分:一些被他丟在長安不聞不問;一些則帶在身邊,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在楊廣死後跟著嫡母蕭后一起去了突厥。由於《隋書》沒有公主傳,楊廣絕大多數的女兒沒有更具體的封號、姓名、生平等記載,人數自然也無法精確。

據光明網報導,先看烈女南陽公主。南陽公主是楊廣所有女兒中唯一有詳細記載的公主,而之所以有如此特殊的待遇,是因為她憑藉自己的氣節上了列女傳,使她有別於其他那些湮沒於歷史塵埃中的姐妹。南陽公主也是楊廣最為寵愛的女兒,她出嫁的時候,楊廣特意讓宮裡以美貌著稱的馬尚宮給寶貝女兒作為陪嫁。出嫁後楊廣仍要常常看到南陽,不管是下江南還是征高麗,都要把她帶在身邊。不過南陽公主並沒有仗著父親對自己的疼愛而趾高氣昂,反而伺候起生病的公公宇文述是盡心盡力,與丈夫宇文士及也很恩愛,結婚不久就生了一個大胖兒子,取名叫做禪師。

不過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由於楊廣荒淫無度,老百姓終於忍受不了揭竿而起,而就在楊廣繼續躲在江都醉生夢死的時候,宇文化及親手舉起了弒君的利刃,殺了楊廣。而這宇文化及不是別人,正是南陽的丈夫宇文士及的親哥哥!

楊廣沒有白疼這個女兒,眼見最疼愛自己的父親被丈夫的哥哥親手勒死,南陽公主悲憤之下毅然決然和宇文士及斷絕了關係,擦乾眼淚和母親蕭后一起,將父親草草收拾一番暫時安葬在流珠堂。雖然與宇文士及斷絕了關係,但南陽與宇文家的孽緣還遠遠沒有結束。竇建章殺了宇文化及後,為了斬草除根要鏟除宇文家的餘孽,其中就包括了南陽與宇文士及的獨子禪師。儘管捨不得兒子,但只要一想到宇文家與楊家有著血海深仇,曾經最親密的枕邊人如今已經反目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南陽公主最終還是大義凜然地將禪師交了出去。

後來在唐朝成功立足的宇文士及與南陽公主在洛陽城中不期而遇,宇文士及想要與前妻和好,但南陽公主斷然拒絕,但宇文士及戀戀不捨,堅持不肯離去,南陽十分憤怒地說道:『你要是想死就進來吧!』宇文士及不得不悻悻離開。

南陽公主雖然是亡國之君的女兒,父親楊廣身前沒有留下任何英名,死後還要帶給兒女種種羞辱,但南陽公主身為女兒身,卻有著不輸男兒的一份氣節,這份氣節就算在一片亂世中也熠熠奪目,連魏徵都十分欣賞,寧可在史書中多費筆墨,也要記錄下南陽公主的生平事跡。

不過有正面就有反面,與南陽公主烈女般的節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楊廣那群猶如蕩婦一般的荒淫女兒。這些公主雖然具體封號不詳,也無更詳細的生平事跡,卻完美繼承了老爹楊廣荒淫無度的特質,更顯得她們那節烈的姐妹南陽公主如同基因突變一般與眾不同。而這群荒唐的公主們之所以為人所知,完全是拜一樁荒唐的淫亂後宮事件所賜。

 

話說這場淫亂後宮事件中的男主角宇文皛也是極品一個,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人家宇文皛,畢竟要是皇帝作風正派潔身自好的話,當臣子的也絕對不敢這麼放肆胡來。楊廣當上皇帝後沉湎於女色之中,成天就知道享樂,不管是下了朝還是在外巡遊,經常在林苑山亭間舉行大型的宴飲,身邊不僅要有後宮嬪妃相伴,甚至還將父親隋文帝死後那群本該出家清修的嬪妃一起帶出來吃喝玩樂。

正所謂是上行下效,當皇帝的都這麼以身作則了,這些臭味相投的寵臣們自然曉得緊跟楊廣的步伐,宇文皛就是其中之一。因為備受楊廣的寵愛,出入宮廷完全沒有限制,於是宇文皛經常到後宮中與楊廣的嬪妃淫亂,甚至還藉機勾引了不少公主,如此囂張的行為傳到蕭后的耳裡,蕭后忍無可忍之下就告訴了楊廣,結果楊廣完全不當回事,根本沒有怪罪宇文皛。

也正因為楊廣的默許,這些與宇文皛大膽通姦的公主們一時間相安無事,而且這樣一來也有好處,日後跟著蕭后去了突厥,這些公主面對突厥最流行的兄終弟及的風俗也能適應得很快。

隨著楊廣的身死國滅,這群曾經肆意張揚的公主們一夕之間徹底淪為了亡國女,只能跟著嫡母蕭后在宇文化及、竇建章等人手中輾轉,最後又被擄到了突厥。大唐貞觀4年,李靖大破突厥,蕭後帶著嫡孫楊政道回到長安。去突厥的時候蕭后是帶著孫子和一群女兒一起去的,結果回來的時候只見孫子不見女兒,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北宋滅亡時,一群嬪妃公主被擄到金朝慘遭眾多宗室、將領的蹂躪後,絕大部分也是就此杳無音訊。

不過儘管被楊廣帶在身邊的這些女兒身為公主品行不夠端正,行為舉止也放蕩得很,但話又說回來,比起被楊廣丟在長安不聞不問的那些女兒,這些公主至少也算是曾經幸福過的。

岑仲勉先生統計過,楊廣登基14年,在長安待的時間還不到一年,就連冊封嫡長子楊昭為太子時,楊廣也都沒回長安,就只派了個使者帶詔書回去。不過好在楊昭是太子,父親不想見他他可以主動前往洛陽求見父親,而那些被丟在長安的公主就淒涼了,生母不得寵,自己也沒本事跟在父親身邊,嫡母蕭后在楊廣面前一是說不上話,二也是根本管不了丈夫的事,想要玩得樂不思蜀的楊廣自己記起還有這麼群女兒,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所以李淵在長安稱帝後,這些被丟在長安的隋朝公主就通通被歸為戰利品一類,對照一下隋滅陳時隋文帝將一大群陳朝公主進行了歡樂大派送:賞幾個給功臣做妾,賞幾個去伺候自己的兒子,再留幾個伺候自己,李淵也有樣學樣,處理了這些前朝公主。

這群公主淪為了亡國女,曾經好歹也算是皇宮的半個主人,如今卻只能給皇宮新的主人三跪九叩,只能低眉順眼隨波逐流,只能任人宰割自己的命運,甚至連正妻也做不了只能淪為小妾。比如李世民的秦王府中,就有這樣一位隋煬帝女出身的小妾。這位公主的前半生雖然不得父親的寵愛,但好歹也是金枝玉葉的出身,原本怎麼說也能下嫁給朝中某個大臣子弟作為正妻,但隨著楊廣的死去,卻只能頂著亡國女的身份伏低做小。

 

宮殿還是那座宮殿,身份卻一夜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楊妃的內心是否煎熬過,是否掙扎過,是否憎恨過命運的不公,我們已經不得而知,畢竟身為曾經的皇宮女主人,如今卻只能給新的女主人下跪請安,會感到心理不平衡完全是人之常情。但面對殘酷的現實,楊妃只能認清現實甘願為妾,從此除了因為生子而被記載了一筆外再無更多的記錄。當然,不會有人因此苛責楊妃不夠有南陽公主那樣的氣節,也不會有人指責楊妃為什麼沒有像南陽公主那樣大義凜然後名垂千古,畢竟楊妃只是做了當時絕大部分人都會做的選擇,在歷史的洪流面前,這些小人物們為了苟活下來只能隨波逐流。

這些如同歷史塵埃般的公主們,一生當中沒有享受過被人疼愛的滋味,已是可悲,最終只能淪為兒子傳記中的寥寥數字,想想更是令人心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