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回歸經典設計! iOS7隱藏新奧妙…

iOS7看似簡單,其中卻融合了包括字體、圖示等設計的諸多經典元素,並帶給用戶不一樣的奧妙體驗。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國外媒體報導,iOS7看似簡單,其中卻融合了包括字體、圖示等設計的諸多經典元素,並帶給用戶不一樣的奧妙體驗。報導稱,在抖了幾個自嘲的包袱之後,蘋果推出喬納森·艾夫(Jony Ive)全新設計的行動軟體。經過數月猜測後,我們終於見證了答案:iOS的未來充斥著維度、背景等新元素,這是件好事。

根據騰訊科技報導,關於蘇珊·凱爾(Susan Kare)經典黑白版系統設計獲得重生的猜測未能成真。實際上,我們不要用單調去形容iOS7。我們看到的iOS7包含喬納森所說的『各種新奧妙』。除了霓虹燈般柔和的色調外,圖示、應用程式以及iOS7主界面充斥各種疊層和維度,而且其中還穿插很多類型的動畫,無論是可以調節的界面,還是動態天氣圖示。毫無疑問,喬納森放棄很多蘋果一貫堅持的方形設計,但是他也帶來各種有趣的新東西。

對環境敏感的介面

發布會的焦點之一顯然是應用程式及圖示的簡潔化設計。不過,新用戶界面最顯著的特色還是它對外部環境複雜的適應能力。比如iOS7利用加速器依據用戶視差角度調整界面,用喬納森的話說就是『增添新的奧妙』;利用手機內置的測光儀,新圖示及背景能夠自動適應不同的光線強度,方便用戶辨識螢幕。更有趣的是,控制面板的文本及色彩能夠按照主題背景圖片的色彩自動調整。

分層及深度

圖示和應用的細節雖被簡化,但它們所在的整個生態系統卻愈加複雜。究其原因,首先,圖示和文本不再擠進單一的圖示按鈕內,iOS7採納的Helvetica Neue Ultra Light字體會直接顯示在螢幕上。雖然看上去更加簡潔直觀,但在圖形設計方面面臨更大挑戰。因為它要幫助用戶定位漂浮在空間的文本,而無法以按鈕作為基準位置。螢幕本身也呈現密集的多層化圖像效果。從分解的三位投影角度去理解,我們看到一個非常清晰的背景作為底層,應用程式是中間層,而頂層是模糊的面板,作為控制中心的背景。喬納森表示,多層結合帶給用戶一種新質感。

字體

Helvetica Neue Ultra Light字體是iOS標準字體Helvetica Neue的瘦身版,而Neue字體是Helvetica字體出現30年後的改進版。之所以被重新設計,是因為它最初被翻譯成像素時留給人太多遺憾。例如,斜體字版本只是簡單地將原版字體歪斜,字距調整和寬度調整也非常不協調。

因此,1983年Linotype公司提交該字體的升級版,使其更好地適應數字時代。字體的各種細節得到標準化後,Helvetica Neue字體以及變體Ultra Light成為電腦時代的經典字體。在iOS系統中,Neue字體顯得乾淨、優雅。但Ultra Light的使用也帶來風險。在很多背景下,Ultra Light字體難以辨識。如果iOS沒有了字體曾經放置的邊框和背景,字體很容易暗淡。雖然這種字體在模糊背景下很漂亮,但是如果用戶換了背景,麻煩可能就來了。

 

應用程式煥然一新

新的圖示就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拋棄很多原有的設計理念。界面本身的輪廓也做了改進:一個彩虹般的調色板以及為新圖示所設計的黑白背景。在鎖屏的模糊背景下,還有一些類似線框的圖示。如同字體一樣,這些圖示借鑑於標誌與字體設計的黃金時代:20世紀30年代。當時一個名為奧圖·紐拉特(Otto Neurath)的澳大利亞設計師發明一種名為Isotype的象形文字語言。他的語言旨在利用圖形文字符號跨越傳統的語言交流障礙。

這和iOS7有什麼關係呢?最初的iOS借鑑了這種語言的圓角設計和簡單圖示。透過迴避仿形設計,蘋果再次回歸圖形語言和Isotype設計的根基。我們可以把這理解成,喬納森將圖形設計豐富歷史融合到蘋果的設計語言中。

蘋果的設計和Android以及Windows Phone有相似之處,但是考慮到使用統計資料和客戶忠誠度,iOS的問題和解決方案也算獨一無二的。他們並未重新設計整個系統,而是小心翼翼地引入新的視覺效果。如果最初的iOS為45歲的網路新手設計,那麼iOS7更靠攏年輕人。功能雖趨於完善,但主題帶有青春氣息。

喬納森在演講時提到:『設計不僅僅關乎外表,要囊括一切,包括工作的方式等多個層面。設計會決定我們的客觀體驗,我認為簡潔中體現了深邃、恆久的魅力。它為複雜的系統引入了秩序。』當然,這個秩序通常也是很複雜的東西。

iOS7隱藏新奧妙:回歸經典設計

iOS7隱藏新奧妙:回歸經典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