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精選/過的還不如小姐:北京野模爆菜鳥生存故事

野模特生存故事

編按:這是李巍醫生的博客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北京職業女模口述菜鳥生存故事」,由中新網社區轉載,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6b05f20101kkh2.html?tj=1,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小嬌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孩,瘦瘦高高的她是那種讓人過目不忘的女孩,所以當她到診所來的時候我一眼就認出她大概三年前就來過一次,而且做了一個比較大的整形專案。當初因為她太瘦,而且堅持要做隆胸手術,我們勸阻了很久最終也沒能說服她,所以對她有比較深的印象,不過也沒有多想這個年紀輕輕而又漂亮的女孩為什麼要做不太必要的手術。

小嬌再次到來已經是三年之後的今天,她更成熟了,但精神狀態看上去不那麼好。我猜想她可能是再次來做胸部整形的,但我想錯了,小嬌並不像三年前那樣張揚,多了一份成熟帶來的內斂和穩重,還有點害羞,說自己想做個生殖整形。

通常年輕女孩來就診我們會專門女諮詢師,但小嬌不願和諮詢師會面,因為是非常簡單的治療,她覺得沒必要諮詢,而且之所以專門上這裡來做這個在任何醫院都能完成的小專案,小嬌說是因為三年前的那次治療讓她覺得我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我沒有多交代關於這次治療的事,因為生殖整形的確很簡單,而且做這項治療的幾乎全都是年輕女孩,我猜想小嬌對它非常了解。手術安排在幾天後,小嬌臨走前忽然問我,生殖整形的效果是不是足夠好。我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她似乎放心了。我看了一下她填寫的患者資料,儘管我明白那裡面很可能填寫的是個虛構的名字。她在職業一欄裡填了兩個字——菜鳥。我覺得很奇怪,真覺得這是個玩世不恭的女孩。

小嬌大概看出了我的奇怪,說:『不奇怪,我天天吃穀果蔬菜,不沾葷腥,真的是純純粹粹的一隻菜鳥。』我說只吃瓜果蔬菜是減肥誤區,對身體不好。小嬌說她不是為了矯情才減肥,而是因為她的工作要求她必須如此,否則她寧可被人看做吃貨也不願當個菜鳥。她是個模特。這下我才明白了她為什麼在職業欄裡填寫菜鳥——她為了保持苗條身材一年到頭支援素菜,被困在職業圈子裡就如同一隻沒有自由的鳥。

如果不是小嬌自己說起,我不會問及。過去的工作中曾遇到好幾個身為職業模特的女孩來做各種整形,但她們似乎總在保持著高高在上的姿態,頗以自己的職業為榮,小嬌是非常不一樣的一個。我已經理解了三年前她的固執,也很欣賞三年後她的醒悟。她說自己不是做模特的料,這三年的寒苦非人所想,她要在做完這次治療後回家鄉去。小嬌說當初是奔著模特高昂的收入和在舞臺上的榮耀去的,只有親身經歷過了,才明白能夠變成天鵝的終究只是極少數的醜小鴨,大片大片的女孩子和她一樣,能活下來就算是最勇敢的小鴨,做天鵝只能是個夢,不會成為現實。

我的一個朋友正在做一個關於模特行業的劇本,剛好前些天跟我聊過這個話題,所以我邀請小嬌在願意的前提下和我聊聊,說說她所處的行業。小嬌爽快地答應了。我們坐在北京飯店寬敞的大廳裡,午後並不明媚的陽光從玻璃窗照進來,小嬌坐在陽光裡顯得又文靜又漂亮。很難想像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孩竟然會在一個做了好幾年的行業裡混不下去要離開北京。

 

小嬌說模特行業看著光鮮,其實那不是人幹的工作,是比最底層還不如的底層。車展上T臺上看著光鮮亮麗的女孩子們,私底下沒有幾個能租得起房子,沒有幾個能買得起車,甚至沒有幾個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朝不保夕是她們最普遍的生存狀態。

我說也許因為她涉足這個行業才三年,還需要時間來歷練。小嬌忽然用老道而成熟的語氣對我說:『三年還短?一個女孩子能做模特的時間加起來都到不了兩個三年!她說她周圍的女孩子中能堅持做五六年模特的算是有能耐,大部分在三五年之內就徹底敗北,要嘛找個合適的人嫁了,要嘛轉行做了別的工作。

小嬌說模特們成天與有錢人、攝影師和造型師打交道,遊走於社會邊緣,吃的是青春飯,靠的是臉蛋和身材,當然還有厚臉皮——如果不肯一次又一次把自己賣給所謂的朋友和經紀人,她們連吃飯的錢都掙不夠,所以才會有前幾年沸沸揚揚的模特裸照事件。做這個行業想要潔身自好根本不可能,能做到隨意讓人拍照而不被迫陪侍已經算難得,被人揩油是隨時都可能遇到的事。有些小女孩陪男人出去玩一個禮拜,陪玩陪睡,為的只是得到一個月的房租或者換得一部廉價手機。

『找個小姐半個鐘頭還得花幾百塊(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那些女孩陪一個禮拜,有時候掙不到兩千塊,還經常被人虐得青一塊紫一塊。跟外人說是模特,其實活得還不如小姐。』小嬌說。我聽說過這個行業裡的一些規則,也見過幾個吃這碗青春飯的女孩,但聽小嬌這麼說出來還是覺得很震驚。我問她既然這個行業這麼不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女孩子會忍受委屈混跡其中,而且都是些年輕漂亮的女孩。

『這就叫心比天高。總想著能有一天可以出人頭地,可以大把掙錢,可以風光無限。有首歌叫做《追夢人》,在北京飄著的這些女孩子,就是追夢的人,只不過傻傻的根本不去想虛無縹緲的夢又怎麼能夠抓在手裡呢……』小嬌說。

小嬌說北京可能生活著幾萬個號稱是模特的人,但真正能被人知道名字的用兩只手的手指頭就能數過來,能成為所謂超級模特的更是鳳毛麟角,無數女孩子揣著單純的夢想來到大城市圓夢,到頭來大多數都在做了幾年野模特之後傷痕累累地離開,她就是其中一個。『也許您不會相信。幾年前我做隆胸手術的錢是借來的,這三年節衣縮食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那筆錢還清了,除了這個,顆粒無收。如果當初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又何必受那份罪花那份冤枉錢呢……。』

我們只聊了不到一個小時,大部分時間是小嬌再說,點的東西她幾乎一口沒吃。走出北京飯店,長安街上人來人往,我在有點溽熱的空氣中看著小嬌離去,心裡怪怪的,不知道是惆悵還是心疼,只有祝福她以後的人生路上平安順利,哪怕生活平淡一點,也不要那麼辛苦,只是不知道一顆跑累了的心還能不能安靜下來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