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養生/跨國婚姻不易 女方:靠看A片磨合夫妻生活

跨國婚姻的夫妻雙方是如何相互磨合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本來婚姻就不是簡單的事情,又是跨國的,充滿了文化、風俗、認知、習慣等各種小糾結。這裡採訪了數對跨國伴侶,最初他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困難,但至今仍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們是如何將差異和衝突轉化為愛的語言的?

1、語言:『謝謝』和『我愛你』

環球新軍事網報導,佳子是個大大咧咧的北京女孩,說話帶著京腔直來直去。此外因為成長在故宮邊胡同小院裡,所以她非常熱愛歷史文化,《雍正王朝》等清宮戲是她的最愛。但她頗具北京特色的說話方式和愛好,卻是她與西班牙老公Victor之間最難調和的問題。

語言可以說是異國戀人之間第一道鴻溝,即使任何一方完全熟練掌握對方語言,也比不上母語溝通。平時佳子和Victor說第三方語言英語,談情說愛吵架都不是問題,看影視劇卻是個大問題。『因為我不懂西班牙語,他中文不成,所以我們看所有的電影,都是英語字幕,或者有時候選中文的,有時候選西文的,看得我倆暈頭轉向。』

而Victor在語言方面,也有他的苦惱:『我老婆老是用命令的口氣讓我幹這幹那,我真的很疑惑,為什麼無論我給她做什麼,她從來不說謝謝?』其實佳子並非沒有禮貌,而是用北方人慣有的大嗓門告訴老公『給我拿杯水』、『電視小點兒聲』──『咱大陸人越是一家越不見外,哪有那麼多客套話!』可就算是來自熱情、外向的國家西班牙,Victor也從小習慣了用商量的口吻說話,尤其是面對最親近的人更是溫柔:『你盡量安靜一點可以嗎?』、『請給我拿杯水好嗎?』

此外兩個人不同的語言表達習慣,也經常產生碰撞。熱情的Victor每天從起床開始,就用西班牙人特有的方式對妻子進行讚美,即使老婆臉也沒洗牙也沒刷。『我愛你』這幾個字,Victor更是可以用不同語調加以表達。佳子則很少把『愛』掛在嘴上,她寧願把愛表現在偷偷地把老公喜歡卻沒捨得買的復古公事包上。可Victor在拿到神秘禮物後對佳子說的第說一句話卻是:『親愛的,你能對我一句我愛你嗎?』

解決方式:在很多次吵架溝通後,佳子越來越理解了Victor所習慣的語境裡還包含了一層含義是:『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就應該為你做這做那,所以語言在任何時刻要帶著感激和愛。』所以現在佳子開始習慣了說謝謝和表達愛,不是客套,而是發自真心,而Victor也開始和佳子組成中文、西文互動小組。

專家解讀:在具有語言差異的配偶當中,『有效溝通』難度是更大的,很容易丟失資訊和潛在的情感。關心的話語在翻譯後,可能變成指責。遇到這種問題,應該盡力地去解釋自己的潛台詞,用肢體語言,或者索性先用自己本國的語言說一次,然後再進行翻譯,這樣就不會因語言差異而丟失原有的含義。

 

2、吃:豬蹄子和松露大戰

來自重慶的珊珊和美國加州的Eric新婚一年,兩人爭吵最多的地點,就是在自家的廚房和飯廳裡。『你又吃雞的腳!太恐怖了,看你吃成這個樣子我真的吃不下飯!』ERIC看著捧著泡椒鳳爪吃得正香的老婆感到很無奈。雞腳在美國是做肥料用的,可這個肥料卻隔三差五被端到他家的飯桌上。好吃辣的珊珊還喜歡吃魚頭,吃魚時會吸魚頭和魚鰭。這些普通的大陸飲食愛好,都被ERIC視為野蠻。

ERIC也沒好到那裡去,熱愛油炸食品、喝冰水的他總被珊珊斥責飲食習慣不健康,珊珊最受不了ERIC請她在外面吃飯,最愛點的是松露,這個美國人眼中高雅的天價美食,珊珊的鼻子聞起來,簡直和汽車排放的廢氣一個味道!這對恩愛的新婚夫妻,甚至曾經在廚房裡對著豬蹄子吵架說過離婚,珊珊認為ERIC不懂得包容,認為他這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小題大作,一定是不愛她了。ERIC則斥責珊珊來了美國卻不會適應當地環境,如何繼續兩人的婚姻?

解決方式:柴米油鹽這原本幸福的事,很多跨國夫妻卻無法享受到這簡單的快樂。『吃不到一起去』,其實是件很嚴重的事兒。『豬蹄子』事件後,兩個人平和地交換了想法:『我們來自兩個不同的世界,跨了半個地球要死要活地住在同一屋簷下,所以一定要相互理解,求同存異,不能讓廚房的戰火繼續蔓延。』於是戀人一起制定出了『家庭廚房計劃』──珊珊會盡量不在ERIC在家的時候吃那些『奇怪』的食品;買一套電子設備烹飪減少油煙,ERIC減少吃油炸垃圾食品的次數,每周中餐、美餐搭配上。

專家解讀:表面上是吃的問題,實際對應的心理因素是『感受』。由於飲食習慣的不同,大陸的配偶會在心理上感到一種被否定,所以自然就無法用正常的心態去理解另一方的感受。在這類問題上,其實更多的應該記住『感受』這兩個字,不否定他人的合理感受,就不會給自己和對方帶來困擾。

3、生活習慣:他不讓我做月子

剛生完孩子的小曼眼下正在英國和先生Steve以及婆婆輪番過招。『之前我可以忍他喜歡早上沖涼,晚上不洗澡不洗腳就睡覺,我也可以忍他衣服穿了一次就要洗的臭毛病,但我現在真的受不了他和他媽讓我生孩子3天就出門遛彎,你知道我剛生完我老公給我遞上來的是什麼嗎?一杯加滿冰塊的冰水!』大陸的孕婦做月子的傳統,在英國人Steve以及他當醫生出身的母親看來,是完全不科學的:『不洗澡就是製造細菌,剛生完寶寶就喝雞湯這些油膩的食物對孩子和母體都不利,待在家裡一個月不見光那簡直就是虐待!』

這場架還沒拉扯完,小寶寶的一場小病,更多的矛盾出來了──寶寶發燒,小曼給孩子蓋很多被子,拿涼毛巾敷額頭,可老公竟然立馬脫光寶寶用涼水降溫,睡覺不讓蓋被子,還堅決不讓小曼給孩子吃任何藥物,他們認為藥物對小孩子都是傷害,硬扛是能扛過去的!

 

解決方式:坐月子對大陸人是個大事兒,小曼最終還是打贏了這場仗,畢竟,身體是自己的。生活習慣的不同,在彼此互相理解的同時,必要的時候也需要有自己的堅持和保留。

專家解讀:『文化差異』和『環境』是異國情侶要面臨的的問題。因為人很容易按照自己成長的環境中約定俗成的習慣去做事,遇到這類的衝突,應該做的是從了解當地文化和環境開始。

4、父母:我和父母一起住她認為我有問題

大陸男孩張弛在法國留學時認識了Ana,性格外向而又前衛的張弛和歐洲男孩沒有太大區別,所以讓Ana非常放鬆。問題發生在張弛回國發展之後,而且還是大陸人眼中最要命的『孝道』。

『我父母這麼多年,守一個大大的房子等我,好不容易我回來了,自然要和他們住在一起。』女友Ana不久便追隨而來,一下飛機張弛把她拉回了父母家裡,Ana以為是禮儀要先見父母,沒想到一大家子在外面吃飯後,又回到了同一個家裡,這下Ana質疑了:『以後我們也要這個樣子嗎?難道你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嗎?』張弛試圖跟法國女友解釋這是大陸人的孝道,『孝道就是對父母的愛嗎?可是你和父母道晚安的時候,我都沒有見到你親吻他們!』這一問,張弛愣了,『我怎麼好意思啊!即使我好意思,我爸媽也會臉紅的!』張弛繼續反駁,『那你愛你父母嗎?你父母真的愛你嗎?我們每年去你父母的海邊別墅度假,還要支付房租!這是什麼愛啊!』

解決方式:張弛最終在父母居住的小區租下了另一間公寓,經常帶著法國女友回家吃晚飯或帶著父母出游,Ana也漸漸開始感受到中國式父母的悉心關懷,不再認為中國男友親近父母是一種不獨立的表現。

專家解讀:這是關於『潛文化』的問題。個人成長和『潛文化』直接相關,因此而產生的衝突,雙方應該發散思維,走出去,去看一看對方所處環境中大多數人的生活和相處方式,從而發現衝突的原因是『潛文化』的不同,而非對方的個人化問題。

5、性生活:A片幫助了我們的性生活

55歲的琴姐3年前透過網路仲介與同齡的美國丈夫Tony結婚。兩人婚前主要透過翻譯工具交流,同時琴姐也奮力補習英語,Tony先後從美國分3次看望琴姐,第三次時正式登記結婚,開始為琴姐申請赴美簽證。他們正式的婚姻生活從1年前琴姐拿到簽證抵達美國開始,從網路到現實,兩位都經歷過婚姻的人,對彼此的感情非常滿意,也很珍惜。

但是琴姐卻有一個難言之隱──雖然經歷過戀愛和婚姻,也曾經在80年代是一代時髦女郎,但是琴姐仍然是一個傳統而保守的中國女人。當美國丈夫Tony第一次與她同房時,她充滿了震驚、羞愧和尷尬。『他的一些行為和他要求我的做法,都是我過去在大陸的伴侶沒有出現過的,在我看來非常醜陋,甚至是一種折磨,可他認為是我的做愛技巧不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琴姐和丈夫的性生活極為不和諧,甚至影響到了感情。

看著丈夫失望的表情,琴姐甚至擔心他會不會去找小姐、小三,最後拋棄她。琴姐匿名在跨國戀情論壇裡發求助帖,沒想到得到了不一樣的答覆──原來,讓琴姐所尷尬的種種體位,的確是現代社會都已經被習慣的方式,一些年輕的跨國戀女孩,甚至建議琴姐租來一些A片和丈夫一起欣賞。而與琴姐同齡、有過類似掙扎經歷的女士們,則告訴琴姐完全可以大膽接受和嘗試,如果實在忍受不了再與丈夫溝通。看到這些回覆,琴姐的壓力減少了很多,但是仍然深深地感到,嫁個外國丈夫,即使是晚年生活,也不可能僅僅是柴米油鹽。

 

解決方式:當琴姐向丈夫提出希望他租回一些情趣電影一起欣賞時,Tony感到非常高興,雖然兩個人還需要慢慢磨合,但Tony已經看到了琴姐為愛情所做出的努力,也更加珍惜她。

專家解讀:在異國婚戀中,性衝突主要體現在『性文化』的差異以及『對新鮮事物的接受度』──這裡所指的新鮮事物,並非新的事物,而是你所不熟悉、沒有嘗試過的事物。我的建議是在個人生理可以接受的情況下,盡可能地與對方溝通,更寬容地更開放地接納對方提出的性要求。

Peter 『我愛我的老婆,但我的家人認為我是個沒地位的男人』

在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曾經看過一場來自大陸的文藝演出,從那個時候我就非常欣賞大陸女孩,她們不包頭,很漂亮、大方,但同時也像穆斯林女人一樣很傳統、文靜。所以當我長大成人後,我來到大陸生活,找老婆。我是在青島的街頭遇到馮程的。她那時候還是個女大學生,很文靜、很傳統,當我問她電話號碼的時候,她沒有直接告訴我,而是問我是不是有女朋友。

當時我覺得她就是我要找的媳婦兒,所以我很誠實地告訴她,我有女朋友,但我認識你是想找媳婦兒,而不是交朋友。和馮程在一起,我沒有要求她要包頭,只要衣服不是太暴露就可以,我願意看她打扮得很漂亮。剛開始在一起,我用巴基斯坦男人的方法要求她不要工作,在家裡照顧我就可以。但後來她父母跟我說:『我們辛苦培養的女兒,不是希望她待在家里做一個沒用的人。』這點醒了我。我邀請馮程跟我一起做公司,她很得體的中國式的公關方法,讓我們的事業越做越好。她也為我做出了很多改變,我沒有要求她吃素,但是她和她的家人都開始和我一起吃素,她也會按時和我一起把齋。

我的家人曾誤會我是一個在家裡完全沒有地位的男人。為了扭轉這個看法,我不得不背著我老婆偷偷回到巴基斯坦,買了一塊地,後來讓馮程知道了還跟我大吵一架,不過後來她還是理解了。我讓她的父母放心,她也要讓我的家人不擔心。

馮程『能不能幸福跟他是哪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Peter是我的初戀,從我們開始交往,我就沒有覺得我們和其他普通情侶有什麼大的差別,我們甚至更普通。剛開始在一起時,他身上就幾百美金,我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但我們在一起即使是一人一口吃一串糖葫蘆,都覺得很幸福。他很照顧我,即使身上就一點錢,也會買水果給我吃,買花給我,哪怕是一朵。

他讓我最感動的一件事,是我們一起面對我家人的反對。2005年春節,我們到了家,我的爸爸和兩個姑姑,在家門口坐成了一排,不讓我們進門,我姑姑特別大聲地對Peter說『我們家不歡迎外國人,你回去吧!』我都快哭了,沒想到Peter竟然慢悠悠地蹲下去,跟我爸爸說:『你們不歡迎我,沒關係,那你們就當我是你女兒的一個朋友,和她一起來過春節,可以嗎?』我姑姑們還是繼續發火,最後Peter大聲對她們嚷:『你們誰敢保證她跟別的大陸男人在一起就能一輩子幸福?如果有人敢保證這個,我就走!』最後家人讓Peter進了門,他甚至陪我爸爸喝了酒──穆斯林是不能沾酒的。

我們在一起生活也磨合了很久,生活習慣方面我遷就他多一些,性格上他比較讓著我,他在大陸生活時間長了,像『妻管嚴』、『不吃醋』這些詞,他用得很熟。他的宗教信仰對我的影響也很大,我本來是個很容易焦慮的人,也和大部分大陸人一樣很在意錢財、得失,但現在我真的覺得那些都是身外物,有很好,沒有一樣很開心。所以我覺得,大陸丈夫,外國丈夫,有幸福的,有不幸福的,看你自己是什麼人,你愛的人是什麼人,看你們是不是可以一起努力在一起,幸不幸福和他是哪國人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