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扁平風格的原因 蘋果首席設計師談iOS 7

多虧了蘋果的設計總監喬納森·艾維 (Jonathan Ive),iOS7將變得扁平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skeuomorphism(軟體界面設計模仿實物紋理被稱為Skeuomorphism的概念)有一大部分的用戶不是很喜歡,這是因為skeuomorphism糟糕體驗讓人所『討厭』,多虧了蘋果的設計總監喬納森·艾維 (Jonathan Ive),iOS7將變得扁平化,skeuomorphism會被掃地出門。

據網易報導,但是,諸位請不要忘記史蒂夫·價伯斯說過的一句名言:設計『不只是看上去的樣子和感覺,設計的關鍵在於它如何發揮作用。』當然,艾維非常討厭skeuomorphic,這是有據可查的事情,但艾維不是時裝設計師,如果skeuomorphism被掃地出門,這跟艾維的個人偏好關係不大。真正的原因——這個原因才符合艾維這種級別的產品設計師的身份——簡單來說是這樣:skeuomorphism曾經是某個問題的解決方案,但iOS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問題了。

iOS最初的skeuomorphism用戶界面教會了世界人民如何使用觸摸螢幕行動設備。如何讓一種只在科幻電影中才能見到的輸入法顯得既正常又友好呢?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而skeuomorphism則是一個精明的,效果奇佳的解決方案。 Skeuomorphism是一種教學方法,使本來模棱兩可的東西變得一清二楚,而且也讓未來主義者們感覺很面熟。但是六年後,大家已經不再需要這種教學工具了。

Skeuomorphism飽受詬病的原因並不是它『俗里俗氣』或者『華而不實』等等。 iOS的播客用戶界面很失敗,並不是因為它採用了skeuomorphic界面,而是因為磁帶機的形象讓人覺得不知所謂。你都不知道你看到的是個什麼東西,所以skeuomorphism也無法讓你馬上明白這個應用有什麼功能。換句話說,它很難懂。

這種情況,可能就是艾維說skeuomorphic界面常常『經不起時間考驗』的原因,但其實,並非所有skeuomorphs界面都難懂。它們中的大多數反而都很好懂,比如Notes應用,它用黃色線條表示的『頁』就讓人一目了然。當然,你可能覺得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數字設備的進化,人們想不懂這些最基本的skeuomorphic界面 (紙、書架 )也不容易。那麼,你最近有沒有使用過iTunes呢?它扁平極了——簡直就是高深莫測的一團糟。

借用設計師布雷·維克多(Bret Victor)的話來說,數字界面是一種常常顯得很笨拙的頁面和機器的混搭:『印在虛擬紙張上的虛擬機械可供性(affordance)。』我們必須像對待文本一樣閱讀它們,同時像對待物件那樣操作它們。往一個方向走太遠,就會像iCal和遊戲中心那樣『過度skeuomorphic』,不過它也給你提供了大量熟悉的感知細節,讓你知道自己的方位(前蘋果UI設計師路易·布迪語);而往另一個方向走得太遠,就會變得像微軟的Metro那麼抽象——它太重視 『純資訊』了,用戶界面幾乎就是純粹的印刷品排版,但是它也讓人覺得冷漠、沒有生趣。

 

艾維操刀的iOS 7將處在這兩個極端之間的某個地方。它會保留『人們需要視覺指示標,來明白某個東西是可以點擊的』——這是iOS品牌的核心要素——但它會被扁平化到一個適當的,符合2013年時代精神的水平。這其實算不上新東西。正如設計師提姆·格林(Tim Green)所說,iOS這種讓skeuomorphic『淡化』的做法其實幾年前就開始了,甚至在艾維接手iOS之前,斯科特·福斯戴爾(Scott Forstall)仍然執掌iOS的時候就開始了。

艾維感興趣的事情,當然不是在『扁平化』和『不扁平化』之間做選擇,而是讓iOS的設計不斷進化,讓它用起來更爽更輕鬆。iOS 7會比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更加扁平!Skeuomorphism不是Comic Sans,而是更類似過渡型(Transitional)字體,這種字體在基於筆劃的老式(Old Style)字體和機械化的現代(Modern)字體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至於skeuomorphic是否可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其實就像所有的設計選擇一樣,都取決於情景。我們今天仍然在使用一些過渡型字體(比如Baskerville),因此,skeuomorphism也仍然有它的用武之地。出色的設計知道該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巧妙地利用它。

蘋果首席設計師談iOS7選擇扁平風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