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首破6.16 專家:警惕資本撤出風險

大陸的匯率政策正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矛盾。人民幣對美元匯率17日中間價報6.1598,相比上一個交易日微漲9個基點,史上首次升破6.16關口,並創下匯改以來新高,從6月7日以來已連續四個交易日創下新高。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的匯率政策正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矛盾。人民幣對美元匯率17日中間價報6.1598,相比上一個交易日微漲9個基點,史上首次升破6.16關口,並創下匯改以來新高,從6月7日以來已連續四個交易日創下新高。

但這種單邊升值走勢如今面臨著新的情況,人民幣對熱錢的吸引力正在逐步減弱。17日,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的資料顯示,5月大陸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172億美元,順差額相較4月份出現『腰斬』。5月份的新增外匯占款環比4月大幅下降了77%。股市自6月初以來也經歷了一輪快速下跌調整行情。

根據新京報報導,熱錢流入速度明顯減緩,這甚至已經影響到了大陸國內的流動性。自6月5日以來,大陸銀行間市場維持了近10天的『錢荒』,債券交易員『跪求』資金,上周五因資金短缺國債罕見流標。與此同時,實體經濟利潤下滑、叫苦連天。一位經濟學家表示,升值,大陸國內實體經濟受不了,貶值,熱錢加速流出。匯率政策考驗著大陸央行的調控能力。

人民幣今年累計升值2% 熱錢撤離或帶動人民幣貶值

資料顯示,從4月1日至6月17日的48個交易日中,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22次創出了2005年匯改以來新高。今(2013)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已累計升值1262個基點,累計升值幅度逾2%,而去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累計升值僅154個基點。

『並不是說央行非常願意人民幣升值,而是相比較「熱錢」撤離可能帶動人民幣貶值,央行更希望人民幣保持一個穩定的趨勢。』第一創業證券分析師王皓宇稱。昨(17)天公布的資料顯示,5月大陸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172億美元,自去年9月份以來連續第9個月出現順差,但順差額相較4月份出現『腰斬』。大陸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人民幣匯率持續大幅升值的可能性並不大,未來總體上可能會維持『雙向波動』態勢。

法國興業銀行在研究報告中表示,大陸經濟長久以來是亞洲地區增長的主導,但這將逐漸成為『過去』,因為大陸正在經歷結構性調整。日本和美國經濟的復甦,將會對全球經濟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美聯儲退出QE將刺激資本回流,給人民幣匯率帶來貶值壓力。

新興市場熱錢現撤離跡象
亞太股市近期大跌,資金面緊張

在境外資金的集中大量流入衝擊下,人民幣短期升值幅度明顯,但在經濟增長速度明顯放緩的情況下,對境外資金的吸引力下降。新興市場國家近期都面臨著境外資金撤出的風險。6月以來,新興市場國家都呈現熱錢撤離的跡象。如亞太股市,6月11日,泰國股市暴跌5%,菲律賓股市暴跌4.6%,印尼股市暴跌3.9%。大陸股市也在端午節之後的6月13日遭遇2.83%的大幅下跌。

全球資金追蹤機構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研究公司的資料顯示,在截至6月5日的一周內,有超過40億美元的資金從新興市場股票基金中撤出。與此同時,從大陸股票基金中撤出的資金量達到了近五年以來的最大規模,從香港股票基金撤出的資金則達到了近十年最高。

 

在大陸,進入6月份,資金面持續惡化,市場分析這正是資金撤離的一個表現。6月7日,隔夜同業拆借利率大漲231.2個基點至8.294%,各期限同業拆放利率全線上漲,資金面超常緊張,端午節前隔夜利率一度飆升至9.58%的歷史新高。昨日,資金面緊張稍事緩解,隔夜拆借利率回落至5%附近。經濟學家余豐慧認為,銀行間市場已出現資金莫名其妙的緊缺,隔夜拆借利率甚至攀升到9%的高位,這也許就是金融風險徵兆。

專家稱應警惕資本撤出風險
樓市和地方投資專案對熱錢吸引力最大

目前,不論是存款利率還是貸款利率,人民幣與美元、日元、歐元以及港元的利率都存在幾個百分點的差異。目前美聯儲基準利率為0至0.25%,而大陸一年期存款基本利率為3%,大部分銀行都上浮10%至3.3%,2個月理財產品利率能達到4%。資金僅放在銀行就至少有3至4個點的收益。『熱錢』僅僅是趴在帳面上,以存款、銀行理財和機構債券的形式就能穩賺利差和匯差。

此外,樓市股市也是熱錢熱衷的投資方向。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也指出,樓市和地方一些投資專案對熱錢的吸引力最大。今年相關部門控制信貸規模,但各地方政府在推進城鎮化的過程中產生了巨大的資金需求,境外資本成為解決這些需求的重要途徑。

大陸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認為,當前美聯儲結束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可能性在上升,另一方面,市場對大陸經濟前景出現疑慮,在這種情況下,『熱錢』流出的風險是存在的。應警惕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逆轉後國際資本集中撤出的風險。

觀點:人民日報稱大陸受熱錢撤出影響不大

國際熱錢在資本市場上一般表現為快進快出,隨著西方經濟的好轉,熱錢近期開始撤離包括大陸在內的新興經濟體。有市場人士擔心,熱錢流出可能導致大陸資產價格泡沫破裂加劇金融風險。對此,人民日報海外版6月17日在其第二版的熱點聚焦單元中刊登了題為《熱錢離境不會導致市場失血》的報導。

人民日報在報導中引用專家的觀點稱,熱錢撤出對大陸經濟會有影響,但掀不起大風大浪。因為大陸經濟基本面尚好,對外商直接投資仍具吸引力;同時,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相比,大陸經濟規模大,熱錢出逃不會動搖大陸經濟的穩定性。機構最新的資料顯示,在截至6月5日的一周內,有超過40億美元的資金從新興市場股票基金中撤出。

經濟學家余豐慧和暨南大學國際商學院教授孫華妤接受人民日報海外版採訪時稱,面對全球金融危機與歐債危機,發達經濟體實施量化寬鬆和超低利率貨幣政策,在發達經濟體經濟不景氣的狀況下,這些流動性貨幣大舉進入新興市場。而隨著西方國家經濟向好趨勢明顯以及新興市場國家發展潛力不高,熱錢『見好就收』。

與此同時,經濟日報亦在6月17日第2版的經濟時評中刊登了題為《新興市場需提早防範熱錢流出》的國際觀察。評論稱,近期熱錢加速流出新興市場應屬階段性現象。但長遠看,發達經濟體退出量化寬松勢在必行,新興市場國家必須做好應對可能出現大規模資金撤離的準備。

 

鏈結

香港金管局總裁:尚未見熱錢大規模撤離

多家香港媒體6月17日引述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Norman Chan)的話稱,自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之後至今,流入香港銀行體系的熱錢已達千億美元規模。『這筆資金,不會永遠存於我們的系統』,但相信熱錢不會一下子都撤離,會『慢慢地走』。

陳德霖是近日在紐約接受採訪時做出上述表述的,他表示,市場近期有很多關於美國何時退市、在什麼時候開始減少買債規模的討論聲音。他認為,這個問題存在很大不確定性,量化寬鬆規模愈大、時間愈長,退市難度及風險也愈高。陳德霖認為,投資者對退市加息的預期,已足以令資產價格波動,若本港按息倍增至5厘的長期正常水平,勢必影響本港樓市發展,唯目前未見資金大規模撤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