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 不會輕易步入「6」時代

高盛集團投資管理部投資策略組日前發表報告認為,展望大陸經濟增速或辭八迎六。支撐高盛得出這種結論的理由之一是,作為經濟失衡的一個標準,投資在GDP中的比重長期過高,需要調整至更加合理的水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高盛集團投資管理部投資策略組日前發表報告認為,展望大陸經濟增速或辭八迎六。支撐高盛得出這種結論的理由之一是,作為經濟失衡的一個標準,投資在GDP中的比重長期過高,需要調整至更加合理的水平。而調整的結果,必然使經濟增速放慢。

根據經濟參考報報導,大陸經濟不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進入『6』時代。一方面,經濟總量世界第二與人均水平不高的矛盾依然存在。從人均的角度分析,大陸必須保持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才能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才能真正實現國強民富的目標。如果從現在開始,大陸的經濟增長速度就快速進入『6』時代,甚至『5』時代、『4』時代。

那麼,大陸要想趕上發達國家的水平,難度將越來越大,時間也會越來越長;另一方面,大陸經濟出現的結構失衡、增長質量不高、投資對GDP的『貢獻』過高等問題,並不能對大陸經濟構成致命影響。其中,投資在GDP中的比重過高,並不是投資單向形成的,而與大陸國內消費需求沒有得到有效啟動有著密切的關係。一旦消費啟動,並對GDP產生積極的作用與影響,投資在GDP中的比重也就會下降。

大陸經濟出現的問題,需要從眼前和長遠兩個層面來分析。就眼前而言,投資拉動政策脫離了大陸經濟實際,貨幣發行超過了經濟社會可承受能力。一旦政策調整適當,貨幣超發帶來的信貸結構失衡問題得到解決,經濟就將步入正常復甦軌道。因此,經濟復甦效果不佳,並不會導致大陸經濟很快步入『6』時代。

而從長遠來看,雖然經濟結構失衡和投資占GDP比重過高的問題,會影響到大陸經濟的增長速度與效率,但不會在短時間內對大陸經濟增長構成嚴重影響。投資對經濟的拉動作用,會因為長期占GDP的比重過高而下降,也不至於出現沒有作用與效率的現象。只要有消費做支撐,投資對經濟的拉動作用還是能夠得到發揮的。

眼下急需解決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產能過剩問題,二是政府投資衝動問題。前者將直接影響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的效果,後者則直接影響經濟結構調整的效率。產能過剩的問題不解決,將對資源配置構成嚴重影響,使社會資源很難得到合理配置。而政府投資衝動問題不解決,將對民間投資構成嚴重威脅。

解決產能過剩問題,有賴於用市場機制替代行政管控,迫使企業淘汰落後產能,形成良性迴圈。需要我們在經濟領域加大改革力度,建立符合市場規律的經濟運行機制;解決政府投資衝動問題,則要理順政府與企業的關係,政府不要再做細心大媽,不要再扮演投資主角,而要放手企業,放手民間投資者。

如果能夠做到這些,未來三十年,大陸經濟仍將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即便不能繼續維持『8』時代,也不會步入『6』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