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大陸三四線城市造城應謹慎 有些只見樓盤不見人

有專家提醒說,大陸三四線城市由於對周圍的輻射和吸附能力比較有限,在新區建設上應更加謹慎,不能搞「大躍進」,應該注意效益和質量。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有專家提醒說,三四線城市由於對周圍的輻射和吸附能力比較有限,在新區建設上應更加謹慎,不能搞『大躍進』,應該注意效益和質量。

根據鳯凰財經報導,在城鎮化的大潮下,不少城市的新區建設也加快了腳步。不過,有專家提醒說,三四線城市由於對周圍的輻射和吸附能力比較有限,在新區建設上應更加謹慎,不能搞『大躍進』,應該注意效益和質量。

多城新區提速

廣東省政府辦公廳印發的《韶關芙蓉新區建設工作方案》提出,相關部門要抓緊編制韶關芙蓉新區發展規劃,包括總體規劃和專項規劃。2013年9月底前廣東省發改委要將總體規劃按程式報省政府審批。2013年年底前韶關市政府要將產業發展專項規劃、基礎設施建設專項規劃等按程式報省發改委審批。

芙蓉新區位於坐擁武廣高鐵和京珠高速出口的西聯鎮一帶,是韶關市規劃打造的集新行政中心、高檔商業住宅區和商貿城為一體的粵北未來新中心。當地一位政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多年前就開始提出要打造芙蓉新區,但至今進展不是很大。此次方案出台,將有望提速該區域的發展。『今年土地出讓中心都在那邊。』

與芙蓉新區一同印發的還有湛江海東新區的建設工作方案。該方案提出,今年10月底前,廣東省發改委要將發展總體規劃按程式報省政府審批;2013年12月底前湛江市政府要將產業發展專項規劃、基礎設施建設專項規劃等按程式報該省發改委審批。

除了韶關芙蓉新區和湛江海東新區外,自去(2012)年以來,廣東已有多個城市的新區建設方案出爐。例如,今年5月底,惠州環大亞灣新區的工作方案印發;今年3月,雲浮新區建設方案印發;去年11月,汕頭海灣新區工作方案印發;此外像肇慶新區、茂名濱海新區、中山翠亨新區等新區的方案也先後出爐。

以今年3月份掛牌成立的中山翠亨新區為例,該區規劃範圍包括東部的南朗鎮、橫門島及臨海區域,總規劃面積約230平方公里。翠亨新區管委會總經濟師張義強告訴本報記者,翠亨新區規劃將於7月全面完成,起步區面積調整到20平方公里,規劃人口為26萬。現在整個新區的建設已經啟動,一些局部的交通專案已經開始上馬建設。

而除了這些普通地級市的新區,廣州著力打造的南沙新區去年9月已上升為國家級新區,珠海橫琴新區也成為粵港澳合作的重要平台。

 

三四線城市造城應謹慎

廣東之外,其他省份不少城市也都在打造城市新區。其中一二線城市大多在爭取國家級新區。例如在去(2012)年9月廣州南沙新區成為全國第六個國家級新區之後,目前包括西部的西咸新區、成都天府新區、貴安新區,中部的鄭州鄭東新區、武漢新區,東北的大連金州新區、瀋陽沈北新區等地方都在努力衝刺國家級新區。

一些三四線城市也在努力打造自己的新區。例如湖北宜昌正全力打造規劃面積200平方公里、建設用地100平方公里的宜昌新區。福建南平正在打造的武夷新區,總占地面積4132平方公里,其中新城占地面積380平方公里。

『大陸的城鎮化仍處於加速的過程中。』大陸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本報說,新區建設是城市化擴張過程中的一個重要形式,新區可以集中規劃、建設,節省了城市化擴張的成本,迅速形成規模和集聚效應。

他認為,新區建設規模應該因地制宜,不能一味求大,『應該根據具體條件,比如產業布局、功能定位來做。有些新區本身就是按照新城去做,很多老城都比較擁擠,要開發又面臨著老城文物保護問題,所以建新區更好。』

在貴州省社科院城市經濟研究所所長胡曉登教授看來,適度地發展城市新區是對的,而且新區建設也是城市化的有效途徑,但不同城市新區建設應作具體分析。一二線城市由於城市輻射帶動功能比較大,相對社會需求比較旺盛,而三四線城市由於對周圍的輻射和吸附能力比較有限,因此在新區建設上應更加謹慎,不能搞『大躍進』,應該注意效益和質量。

例如去年以來,大陸國內相繼有鄂爾多斯[2.09% 資金 研報]、營口、常州、惠州等城市爆出嚴重樓市泡沫,『鬼城』現象在不少三四線城市蔓延。以營口為例,根據媒體年初報導,營口市一些樓盤在開盤兩年後,銷售面積依然只有20%左右;而正在開發的遼寧(營口)沿海產業基地,更是一片荒地,只見樓盤不見人,一些在建專案甚至已停工。

胡曉登認為,一方面,城市新區建設要防止空洞化,要有相應的產業支撐,不能搞平面移植,『新瓶應該裝新酒,但現在很多城市新區建設就是「新瓶裝舊酒」,就是一拆一建,把原來的廢了,搬到新區裡面去。過去三十年城市建設基本上都是這一套。』

『其次,就是防止新區變成鋼筋水泥的城鎮化,而非人的城鎮化。沒有人口的城鎮化就形成不了產業,整個新區的產業空洞化又會重演。』胡曉登說,必須明確新區建設的宗旨、核心內容、模式和方向、質量等問題,『否則各種名目的新區建設會演變成房地產開發,最終可能變成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