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 揭密美國CIA醜聞…

位於美國維吉尼亞州蘭利的中央情報局總部喬治·布希中心。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儘管眾多的好萊塢電影都涉及到中央情報局及其特務的情節,但仍然有很多人並不清楚這個機構到底是做什麼的。本文中,我們將回顧一下中央情報局的歷史,以及幾十年來它所捲入的醜聞。我們將了解它目前的組織構成,由誰監督,及其監察制衡系統。我們還將了解到特務是怎樣工作的換句話說,我們將會明白好萊塢的素材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實的。

根據美中文摘報導,CIA是中央情報局的縮寫。其首要的常規任務就是收集、評估和傳播國外情報,以協助總統和美國政府的高級決策者就國家安全問題做出決策。有時,中央情報局在總統的授權下也可以參與秘密行動,不過它並不制定政策。中央情報局既不能刺探美國人在國內的活動,也不能參與暗殺,儘管它曾經因為違反這兩點規定而受到指控。與美國政府的其他部門一樣,中央情報局也有一套彼此相互制衡的系統。中央情報局向行政和立法兩個機構匯報工作。在中央情報局的歷史上,疏漏發生的次數是時高時低的。在行政機構方面,中央情報局需要向三個單位匯報工作國家安全委員會、總統國外情報諮詢委員會以及情報監督委員會。

中央情報局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總統、副總統、國務卿和國防部長組成。根據中央情報局網站的介紹,『國家安全委員會就國內、國際和軍事事務中與國家安全有關內容向總統提出建議,並為中央情報局收集情報提供指導、評價和方向。』總統國外情報諮詢委員會由私營機構的人員組成,他們對中央情報局的工作及其結構的有效性有所研究。情報監督委員會則是確保情報收集的正確性及所有情報收集的合法性。

在立法機構方面,中央情報局主要為眾議院情報常設特別委員會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服務。這兩個委員會連同外交、外國事務和軍事委員會,批准中央情報局的計劃並對其進行監督。撥款委員會向中央情報局和所有的美國政府行動撥款。

說到資金,中央情報局的預算是保密的。根據1949年通過的法律,中央情報局的人員配置、組織結構、薪資和雇員數量都是保密的。以下是我們知道的一些情況:1997年,包括中央情報局在內的美國政府情報和情報相關活動的預算是266億美元,這是該資料第一次公布於眾。1998年,該預算是267 億美元,而其他年份的情報預算仍然還是機密。中央情報局的雇員大約有2萬人左右。

中央情報局的歷史

美國政府經常捲入外國的情報活動中,秘密行動就曾幫助愛國者贏得了美國革命戰爭。不過直到19世紀80年代它才建立起來正規、有組織的情報機構,當時成立的是海軍和陸軍情報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調查局(聯邦調查局的前身)接管了情報收集的任務。在此期間情報組織的設置發生過多次反覆。例如,被稱為OSS的戰略事務辦公室,就是1942年成立、1945年撤銷的機構。

二戰以後,美國領導人困擾於怎樣提高國家情報水平。此前將美國拖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珍珠港轟炸,被認為是美國情報史上的一次嚴重失誤。1947年,杜魯門總統簽署了《國家安全法案》,由此產生了中央情報局。該法案還設立了中央情報局局長,他同時負有三項職責:總統在安全事務方面的首席顧問、美國整個情報機構的負責人和中央情報局(中央情報局是整個情報機構的一部分)的負責人。直至2004年,根據情報改革及恐怖主義預防法設立了國家情報局局長監督情報機構後,這種機構設置才有所改變。現在,中央情報局的局長要向國家情報局局長匯報。

兩年以後,國會通過《中央情報局法》,允許它就其預算和人員配置進行保密。在冷戰期間,中央情報局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美國,與共產主義和蘇聯對抗。而今,中央情報局肩負了更艱巨的任務——保護美國免受來自全球的恐怖主義襲擊。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
珍珠港被炸後美國海軍亞利桑納號戰列艦火光衝天。這次襲擊被認為是一次嚴重的情報失誤,直接促成了中央情報局的建立。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
美國空軍上將邁克爾·海登,2006年5月30日就任中央情報局局長。

 

中央情報局的組織結構

中央情報局可分為四個不同的部分,分別擁有各自的職責:

國家保密局:也就是所謂的特務工作的地方。國家保密局的雇員秘密出國收集國外情報,他們招募代理人來收集所謂『人際情報』,即哪種人在為國家保密局工作?國家保密局的雇員通常都是受過良好教育、通曉外語、喜歡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並能適應任何情況,包括危險處境、包括朋友和家人在內的絕大多數人都永遠不會準確知道國家保密局的雇員在做什麼。稍後我們將了解特工們是怎樣秘密隱藏起來,並認識一下他們的一些先進小工具。

科技司:該司人員收集公眾的或公開管道的情報。公眾情報包括出現在電視、廣播、雜誌或報紙上的資訊,他們也使用電子設備和衛星拍照。該司招募對科學和工程感興趣的人。

情報司:前兩個部門收集的所有情報都要轉到情報司,該司人員要翻譯這些情報並寫出報告。情報司的雇員必需要有出眾的寫作和分析技能,樂於在眾人面前說明情況並能夠頂住最後期限的壓力。

後勤司:該司為中央情報局其他部門提供後勤支援,處理諸如雇佣和培訓之類的事情。『後勤司吸收在某個領域有專長的人,如藝術家或財務主管,或有多種不同才能的多面手。』

以上資料皆源自中央情報局網站。接下來,讓我們來看一下中央情報局的醜聞,加深對特務的了解。

醜聞和間諜工具

在中央情報局50多年的歷史中,它被批評參與(或未參與)多起有爭議的事件。讓我們來看看其中的幾件。

伊朗:1953年,一場中央情報局暗中支援的政變推翻了民選總理,將權利交還給了伊朗國王。很多歷史學家現在認為這是個錯誤,因為伊朗國王的壓迫統治最終導致20世紀70年代的革命。革命之後,反美領導人上台。

豬灣事件:1961年,由中央情報局暗中支援的一支古巴流亡者的準軍事組織襲擊了古巴的豬灣。古巴軍隊粉碎了入侵,迅速結束了戰鬥。

水門事件:1972年,尼克松總統連任競選班底中的前中央情報局官員與闖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事件有所牽連。

家族珠寶:在水門事件之後,中央情報局局長James Schlesinger發誓要找出中央情報局歷史中是否還有其他危險的秘密,致使調查牽扯出很多秘雲。但是,在編輯報告時,Schlesinger升職改任國防部長,中央情報局的新領導William Colby接手了這份名為『家族珠寶』的693頁文件。報告中提到,中央情報局曾策劃要殺害菲德爾·卡斯特羅和其他外國領導人、監視美國人、竊聽他們的電話線並閱讀其納稅申報單、在不知情的人類受試者身上進行LSD試驗。Colby最終移交了這份報告,據他後來的說法是為了努力挽救該機構。

伊朗叛軍事件:雷根政府的部分官員違反禁運規定,幫助向伊朗出售武器。收入用於向尼加拉瓜一個右翼的叛軍游擊隊組織提供資金。1986年,雷根總統承認防禦武器已經轉移到伊朗。後來,有證據表明中央情報局局長威廉·凱西卷入該醜聞。

奧爾德里奇·艾姆斯這位中央情報局官員為蘇聯克格勃工作了9年。他洩漏了很多在蘇聯工作的美國特務的名字。克格勃向艾姆斯支付了200多萬美元,並在莫斯科銀行又為其撥付了200萬美元,使其成為世界上報酬最高的特務。最終,艾姆斯在1994年被捕,將終生在獄中服刑。

恐怖分子在美國本土實施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恐怖襲擊,中央情報局(和其他美國情報機構)被指責沒能阻止這次襲擊。批評家認為,問題可以部分歸結為各個情報機構沒有協同工作。從那以後,中央情報局加強了它的特工計劃,培訓了很多新的官員。整個情報機構都已經進行了結構調整,以確保部門之間的合作。

瓦勒里·普拉姆·威爾森中央情報局秘密官員。瓦勒里·普拉姆·威爾森是在2003年被公開身份的,從而引爆了一起重大的華盛頓醜聞。保守派作家羅伯特·諾瓦克在一篇新聞專欄中暴露了她,隨後的調查集中在誰將她的名字洩露給了諾瓦克。因為故意曝光美國情報人員的行為是有罪的。2003年9月,聯邦政府開始調查,前副總統辦公室主任劉易斯·利比被控說謊和妨礙調查。至2006年5月,尚無人被指控確實洩露。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
中央情報局的安全意識海報畫的是在監獄服刑的奧爾德里奇·艾姆斯。

 

特務素材大頭釘

洛杉磯時報的一篇報導深入研究了中央情報局雇員如何隱藏自己,指出中央情報局的2萬名雇員中約三分之一正在或者在其中央情報局職業生涯中的某段時間內從事秘密活動。

中央情報局的多數海外官員都有官方身份掩護,意味著他們表面看上去是另外一個政府機構,比如其他政府部門的職員。只有少數人是使用非官方掩飾身份,即NOC(讀做『Knock』),這意味著他們常見的身份是真實的國際公司的雇員、偽造的公司的雇員或者學生。Valerie Plame就是一個NOC,她的掩飾身份是波士頓一家叫Brewster-Jennings的貝殼公司的雇員。事實上,NOC比官方身份危險的多,因為如果NOC一旦被外國情報機構抓獲,他們不具備免於被該國法律指控的外交豁免權。

在一篇報紙採訪中,一位匿名人士講述了他十幾年來以一家跨國公司中層領導的身份為掩護,收集國外情報的經歷。在加入中央情報局前,他已經做過幾年的商業諮詢,這為他的NOC計劃增添了很多資本。在為他提供掩飾身份的公司中,只有高層管理人員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而那些朝夕相處的同事卻並不知情。他會履行掩飾工作的正常職責,有一次甚至做成了一筆200萬美元的生意。但是,他也經常一周花費3至4個晚上舉行秘密集會。

特務所過的間諜生活有很多學問,其中一些正是確確實實的學問。另一方面,特務在多年工作生涯中用到很多小工具和技術來協助其完成工作,其中一些已經進了中央情報局博物館。博物館中最重要的工具包括:用於秘密傳遞情報的釘狀工具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用於藏匿錢、地圖、文件、微型膠片和其他物品的隱藏工具。這種釘狀工具是防水的,可以把它按入地下或嵌入較淺的水流中,以便以後取出。Mark IV 微點照相機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用於在東、西柏林的特務之間傳遞文件。代理人拍攝出只有針頭大小的照片,並將其黏貼在列印的信件上。收到信的代理人可以在顯微鏡下看到圖像。空心銀幣盒至今仍在使用,它看起來像一個銀幣,可用於隱藏資訊或軟片。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
微點照相機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
空心銀幣盒

在海灣戰爭中拋灑的傳單

中央情報局印製的傳單,在海灣戰爭中廣為散布,警告平民會有轟炸,並給軍事機構一個投降的機會。儘管中央情報局曾身陷失誤和醜聞,但政府仍倚重中央情報局提供情報並協助維持國家安全。儘管恐怖主義的情報是當前中央情報局工作的重點,但美國仍需要反情報、間諜和秘密行動。

美國中情局醜聞揭秘:被雙面間諜耍得團團轉(組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