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在網路「表白牆」上 找共鳴

「深夜趕論文的時候想起你,不知你是否已安然入夢……你就是我的精神動力,即使只能遠遠看著你,也希望你能永遠在我身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深夜趕論文的時候想起你,不知你是否已安然入夢……你就是我的精神動力,即使只能遠遠看著你,也希望你能永遠在我身邊!』『你是別人眼中力能扛鼎威武雄壯的大爺,但我心中你溫柔嬌羞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類似這樣的表白資訊,最近大量出現在網路『表白牆』上,成為高校校園社交網路上奇特的風景。

自4月萌芽至今,表白牆主頁的數量與日俱增,學校版、院系版遍地開花。對比去(2012)年同樣火爆的『幫舍友找物件』現象,社會人士不禁疑惑為何此類公共主頁在高校如此流行?微博網友Mechonly調侃說:現在什麼『表白牆』、『分手牆』的一大堆,搞的跟婚介所似的。

功能專一的『表白牆』的出現,可以說是前一段高校流行的『樹洞』的延續。『宣洩你的秘密,傾聽你的心聲』是『廈大樹洞』的主頁分享語。除廈大之外,華科、中財、北理、人大、復旦 上交等百餘『樹洞』主頁均擁有數千的好友,這些『樹洞』中匿名發布各類與學生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鬱悶的發洩、對學校管理的建議、表達欣賞、訴說自我感受以及呼籲關注某事等。『樹洞』剛開始躥紅時,大量的傾訴內容是自我感情,表白牆的出現則將這一功能分流開來。

『「樹洞」的作用更傾向於尋找共鳴者。』廈門大學物理與機電工程學院2010級的劉同學認為,『有人用它來表白,有人用它吐槽,更多人,不想在人人、微博空間朋友圈說的話,在「樹洞」裡發出,想引發純粹的、只因觀點相同而碰撞出的共鳴。』

但也有學生認為公共主頁互動的繁榮並不是一件好事。上海交通大學密西根聯合學院的楊同學表示:『大量時間用來關注社交網路本身就是空虛的表現,而偶爾需要社交網路聯繫同學的人,每次登錄都會被各地表白牆和「樹洞」刷屏,其實內容都差不多,不外乎表白、朋友間互黑的玩笑和吐槽,感覺資訊擁擠,成了一種困擾。』

與一些人工管理的官方公共主頁相比,多數高校的『樹洞』和『表白牆』採取自動轉發方式,因此更新頻繁。加上相關人員的幾何遞增式轉發,交際圈內的其他用戶經常抱怨不堪其擾。

北京大學中文系2011級的陳同學表達了自己的擔憂:『這也許是一個好的發洩渠道,我看到很多同學在「樹洞」發布一些在個人社交媒體賬號上不便發聲的鬱悶。傾訴如果得到回應當然最好,如果沒有反而會加重這種負面情緒。倒不如敞開心扉,和現實中的朋友家人談一談,或者出去走走、散散心。』

廈門大學人文學院的蔡輔導員認為,『大量依靠公共主頁的表白無疑是一條示愛新途徑,但是青春一晃就過去了,愛還是要親口去說才不會有遺憾,公共主頁帶來的圍觀效應可能反而會給被表白者帶來困擾。』

雖然反響褒貶不一,但無論是『表白牆』還是『樹洞』,大量的關注和參與已經讓這種自發建立的校園公共主頁成為高校社交的一個新工具。正如廈門大學人類學系的小董同學所說:『這些平台內容相似,其實本質也是相同的,有的不僅是來自各地的青年者心聲寫照,更是一種訴求:繁雜的資訊時代中,我們的共鳴亟須回應,我們更需要一份陌生而善意的傾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