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樣審美:中世紀露大腿 屬於男人特權

古希臘男人戰鬥裝束(源自《斯巴達300勇士》)資料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如今這個眼花繚亂的社會,露大腿是女人經常使用的手段,大多都有出其不意的成效。女人光滑圓潤的大腿也是很多廣告吸引目光眼球的獨門暗器,幾乎百試不爽。但是,秀大腿這個來自西方的文化傳統,在西方歷史上,其實並不是這樣,而恰好倒過來。在西方歷史上,露大腿是男人的權利,是男人顯示姿色魅力的手段。在14、15世紀歐洲的文學中,讚美男人大腿的文字不少,讚美女人大腿幾乎沒有。這不是假正經的虛偽,而是當時的風氣和時尚。

據東北網報導,歐洲歷史上,從古希臘到中世紀,秀大腿都是男人的權利。古希臘男人的下身衣著大都很短,大腿基本上外露。奧林匹克比賽時,男人還光著身子,但是,不允許女人進入。我們現在能看到的一些古希臘的繪畫中,女人都穿著長裙子,因此,即便在古希臘時期,露大腿也是男人的特權。這可能也是導致古希臘短袖風氣頗盛的原因。

男人穿短衣露大腿的習慣,到歐洲中世紀依然流行,女人則發生一些變化。古希臘時期的女人雖然穿長裙,但是,質料比較薄。到古羅馬時代,歐洲人透過阿拉伯世界輾轉得到了古代中國的絲綢,成為男人和女人最高級的衣料。然而到中世紀教會統治時期,歐洲女人的裙子不只是長,而且很厚,還不貼身。要用裙撐把寬大的裙子撐起來,連勞動婦女也這樣。因此,歐洲歷史上,女人在很長時間是不能露出大腿的,至少對於有地位的女人是必然的。所以,不是歐洲中世紀文學不讚美女人的大腿,而是在那個年代,人們在公開場合幾乎見不到女人的大腿。

一些特殊身份的女人,例如妓女,也只能在特殊場合露大腿,不像男人可以在任何場合露大腿。歐洲芭蕾舞的前身叫作『腳尖舞』,最初的時候,芭蕾舞的裙子雖然比一般人的裙子短一些,但還是不露大腿。不像現在這樣,用硬撐將短裙子支起來,純粹是個裝飾,屁股看得清清楚楚。芭蕾舞早期的表現魅力主要來自腳尖,而非大腿,所以才被稱為『腳尖舞』。對於普通婦女來說,公開露大腿是一種罪過。

法國女英雄聖女貞德被宗教法庭判處死刑,用火刑燒死,其中一條罪名是:女人穿男人的衣服,這條罪名實際上就是說聖女貞德穿男式的緊身褲,而不是像女人的本份那樣穿裙子。聖女貞德穿男式的褲子,還不是直接露出光大腿,只是因緊身褲露出女人大腿的外形,都是一條莫大的罪名。當然,聖女貞德有自己的理由。她要在男人的軍隊中,指揮男人作戰,穿裙子自然不方便,尤其是,那時候歐洲女人是沒有貼身內褲的。這也是中世紀歐洲女性必須穿長裙的原因,但是,在教會看來,女人穿男人的衣服露出大腿,就是魔鬼的化身。

現在的女人為了露出大腿,大腿兩側高開叉已經不過癮,超短裙是常備的衣物。然而,超短裙並非專為現代女人而專門設計,其源頭也來自歐洲歷史上的貴族男性。中世紀的歐洲男子,除了穿緊身褲露出大腿外,與其搭配的上衣,成為現代超短裙的鼻祖。為了讓男人大腿的誘惑充分展現,上衣便越來越短,其中一種形式就是現在的緊身夾克。然而,有錢有地位的貴族男子,一般都會在短上衣的下擺弄出一圈裝飾,這便成為現代超短裙的前身。在一些中世紀的繪畫中還能看到,莎士比亞時代的人物很多都如此。

穿緊身褲、短上衣這種衣服在當時屬於貴族特權,普通人不能穿。當時教會規定,普通人若穿這種衣服要罰款。而且,即便貴族穿這種衣服,上衣也不能太短,因為,如果太短,後面會露出屁股,前面會露出生殖器外形,顯然很不雅觀。然而,教會的禁令並不都有效,尤其到文藝復興以後。因此,有人就發明了隨身佩掛或背挎的小包,類似中國古人掛在腰間的荷包,目的是遮擋一下前面凸出的生殖器外形。

挎小包、掛荷包的習慣一般都是有閒人的喜好,勞動者沒有這個必要,也不方便勞動。勞動者如果要隨身攜帶一些東西,放在寬大的口袋裡就行了。只有有閒人才會把小包、荷包掛在外面炫耀。在歐洲,由於教會對奇裝異服不雅觀的限制,導致男人開始挎小包,成為一種時髦和身份的象徵。後來也慢慢延伸到女人那裡,同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一樣,歐洲貴族男子在『發明』了荷包後,包便越來越大,法國作家拉伯雷曾經對此有過諷刺。但是,現在女人的挎包好像也越來越大了。從露大腿、緊身褲到超短裙、帶挎包,時尚的風氣發生了陰陽倒轉。不知道未來是否還會再顛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