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二戰日軍為何運舊中國男人給日本女人配種?

這是日本人在有計劃地給自己國內的眾多寡婦女人集體召「男妓」嗎?還是在悄悄地實施集體借種的遺傳陰謀?但無論怎樣,二戰期間,選拔、教育、培養一些健康強壯英俊又懂日本話的後生小伙,為日本國內的女人提供性服務卻是鐵定的事實。

編按:這是新浪博客玩的是心跳的博客在遨遊歷史的長河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二戰日軍為何運中國男人給日本女人配種?」,由新浪文史轉載,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1b1245010134lq.html,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約在1998年,我們單位外聘了一位70多歲的老技師。老人儘管70多歲了,但是身體很硬朗,十幾公尺高的滑導線架桿,他爬上爬下,很是穩當。老人不是很善言談,但時間長了,也就慢慢聊得多了。特別是我,雖然年輕,卻很喜歡和老年人聊天,喜歡從中體味他們的人生經驗,老人也就似乎更願和我多聊些。

一次,我偶然發現老人對日語很是精通。問他是什麼時候學的,他說是日軍占領時期在學校裡學的。問是什麼學校,老人說是日本人開辦的專門學校。後來我就開玩笑說老人當年也是日本人教化下的皇民了。老人既沒有寬容地笑笑,也沒有激烈地反駁。他就那樣毫無表情地沉默了許久。然後,他突然說了句:其實我們當年是準備被送到日本的。我繼續開玩笑:那好呀,算出國了吧?老人猶豫了一會,又平靜地說道:日本人要把我們送到日本去下種。我一時半會竟然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老人繼續說:日本男人都到外國打仗去了,國內都剩下女人了。他們就在咱們舊中國選一些身體好、又長得好的年輕男人,教日本話,然後一批批送到日本去給日本女人下種。我驚詫得張口結舌,一時語塞:真、真的?老人笑了笑:真的。那個時候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後來聽高年級的人偷偷告訴我們。我的一個高年級的師兄長得精幹,身體又好,早早就被提前送走了。過了半年被送回來了。早瘦得不成人形了,腦袋卻腫得這麼大——老人用兩手比畫了一下。

我不知道在侵華罪行的資料裡有沒有這種記錄,在我,卻是生平第一次聽到這種無恥的罪行。這是日本人在有計劃地給自己國內的眾多寡婦女人集體召『男妓』嗎?還是在悄悄地實施集體借種的遺傳陰謀?但無論怎樣,選拔、教育、培養一些健康強壯英俊又懂日本話的後生小伙,為日本國內的女人提供性服務卻是鐵定的事實。

聽到老人的話,我不好再問下去。我知道,對他來說,能把這個事實說給我已經鼓了很大的勇氣。但這件事情從此卻一直盤縈在我的心裡,也想再找個合適的機會好好了解了解更具體的情況。可惜,老人幫助我們修好設備後就離開了我們單位。走前,我打聽好了老人家在哪裡住,準備有時間就去他那裡好好聊聊。但此後好幾年裡,卻因為這樣那樣的雜事一直沒有機會去他那裡拜訪。更遺憾的是,前兩年有次和人閒談,無意中得知老人去世了。

我為自己有意無意的耽誤而後悔,畢竟,這件日本人罪行的事情在我心裡翻騰了好幾年了啊。我很想把這個事情好好調查一番,因為我記得老人當年說過,現在他們那一批準備送日本的人現在在世的已經不多了。但耽於自己的俗務,卻一放再放。

幾年來,我留意過各種各樣關於日本人侵華罪行的報導資料。但涉及到把舊中國年輕男人培養成日本女人性奴隸的卻從來沒有看到過。由此,我越來越感到這個線索的彌足珍貴。我是個普通的大陸人。我感到自己調查這件事情的能力很有限。在這裡,我把這個線索提供給大家,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並參與到對這件事情的調查中去。

我們祖先所創造的榮耀,我們這些後人肯定有權利享受,但我們祖先所承受的恥辱,我們這些後人更有責任去了解、去銘記、去洗雪……。我經常看到現在的日本人很高大,就已經十分懷疑是否當年有舊中國人被借種,我就是不信人種的本身缺陷可以透過生活的習慣的改變而改善,真不知道當年的東北和山東有多少舊中國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鬼子偷走送到日本去,實在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