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正在死去,而且不可救藥?! 賈伯斯說公司衰亡密碼

在放鬆的、隨性的訪談中,賈伯斯說出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公司衰亡密碼:蘋果正在死亡,而且不可救藥。蘋果為什麼生?蘋果為什麼死?被約翰·斯考利顛覆的痛苦經歷,讓賈伯斯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歷史有著驚人的重複。車庫裡兩個少年玩家異想天開的癡狂,開闢了一個生生不息的『一掌一世界』以及一度雄霸商界的蘋果公司。而隨著賈伯斯的離去,巨無霸蘋果卻在飛快地、不可救藥地下滑。這個嚴峻的現實,給許多做著百年企業夢的大陸企業家當頭一棒。於是,一股企業家退休風在神州狂飆。為什麼百年企業成了諷刺?年輕輕為什麼就退休?

根據上海證券報報導,賈伯斯16年前的電視訪談,無意間揭示了今天我們要思索的問題。那次訪談一年後,瀕臨倒閉的蘋果收購了賈伯斯創立的新公司NEXT,又過了半年,賈伯斯重新入主蘋果,開始了他的拯救大兵之旅。在命運的低潮,賈伯斯不做怨婦,他眼神篤定,神情坦然。生命價值、商業本位、產品靈魂、產品塑魂、頂級人才、市場密碼等主題,娓娓道來。在放鬆的、隨性的訪談中,賈伯斯說出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公司衰亡密碼:蘋果正在死亡,而且不可救藥。

蘋果為什麼生?蘋果為什麼死?被約翰·斯考利顛覆的痛苦經歷,讓賈伯斯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十年過去了,他已跳出了對斯考利人格的討伐與對自己選擇的悔恨,他開始從一個更廣闊的背景上思考:斯卡利行為背後的理性邏輯是什麼?他發現,斯考利以前供職的百事可樂,產品可以數十年不變,頂多更換一下可樂瓶子。在百事公司,營銷部門的人誰最有發言權,他們很容易升職從而掌管公司。對百事,這不是壞事。

對高科技公司,這卻是災難的降臨。 『一旦高科技公司形成壟斷,公司業績的提升,就不得不依靠營銷部門,於是他們逐漸控制公司,而產品部門的人被邊緣化,公司就喪失了打造優秀的產品熱情和能力。產品部門的功臣慢慢被不懂產品的人排擠,他們不只是缺少研發產品的技術和能力,而且也並非打心底願意替客戶解決問題。』高科技公司一旦失去靈魂,就成了行屍走肉,死亡是遲早的事。

被顛覆的經歷,讓賈伯斯發現,許多公司有個不可逆轉的怪圈。一過了草創期,重點就與開始階段不同了。公司規模擴大之後,就會變得因循守舊,他們覺得只要遵守流程,就能奇蹟般地繼續成功,於是開始推行嚴格流程制度,很快員工就把遵守流程和紀律當成了工作本身。此時,往往是銷售人員占據了公司主要位置,因為他們給股東創造著市場份額,而產品技術的魂魄則被外包裝給遮蔽了。銷售人員漸漸取得了主控權。公司如果鎖定的是股東利益,而不是最終客戶的福祉,那麼,由銷售掌控的市場,只能是表面上的,一時的風景。真正掌控市場命脈的,是獨一無二的產品優勢,是要有一批一心想著產品的人,他們才是產品的魂,才是公司的魂。可惜公司一大,匠心、匠魂就被剝奪了主控權。

一個人生命方向的確定,不是基於利益的考量。賈伯斯把他簡單歸結為兒童時的好奇心。有時,夢想一晃就無影無蹤了。許多人,長大了,就被那些世俗的鉤子拖拽著,去追求更重要的權力、財富、地位等堆積物,去追求更大的光環,到頭來卻是失去了自我。而賈伯斯的夢想卻能構成了一串串,一直延續到『死而不亡者壽』,為什麼?賈伯斯在19歲的那次印度之旅中,就認準了自己的天命:創造獨一無二的妙有來改變世界。他一直不離開自己的本位,這是他從小對彼岸思維苦苦求索的結果。這就是靈魂的本位。賈伯斯無中生有,開啟了眾妙之門。

那些把企業搞黃的企業家,還有那些年輕輕就退休的人,各自情況千差萬別,但都離不開一條,沒有他所摯愛的專業和技術。生命在本源的地方沒有找到過依託,只不過是跟隨大潮,撞上了大運,卻守不住天上掉下來的事業。

稻盛和夫之所以偉大,不僅在他白手起家創造了兩家世界級500強企業,不僅在他的稻盛哲學與阿米巴經營,也不僅在他只身拯救日航的壯舉,而在與他能憑藉功能陶瓷上的極致創造,引領出下一代的新材料革命。他所以能做到這一步,歸因非常簡單,就是他發起工匠的匠心,建構一個衝和自然生生不息的京瓷道場,激發、滋養、成就了一個個匠魂充盈的群體。他雖然不能再從事科研了,但他可以培養起生生不息的巨匠群體。他深知,需要把身心靈合一投入每天的工作中去,需要一刻接一刻地改善精進,百年企業需要這樣一波又一波生生不息。

 

賈伯斯是顆流星。他最早設計出個人電腦,卻被IBM與微軟的聯盟擠得無立錐之地;他最早弄動漫,動漫爛漫全球卻跟他沒關係;他最早推智慧手機,現在三星、華為等品牌虎視眈眈,一個勁想把蘋果iPhone甩在一邊,而蘋果公司卻捉襟見肘。為什麼?因為賈伯斯守住了『妙有』,卻沒有守住無為。他沒有把一個人的方向,幻化成千萬人的方向,沒有做到老子所強調的抱一為天下溪、天下式和天下谷。

稻盛和夫是個日本標竿,任正非是個大陸標竿。這兩個巨匠都可抱定未來發展方向這個一,都能自然無為締造場域,催生出一波一波巨匠的群體。存無守有,抱一為天下式,才能有百年企業的傳承。

蘋果手機市場份額跌至第六

日前,賽諾公布了4月份大陸國內3G手機市場份額排名,三星市場占比為18.8%,繼續領先。酷派以11.5%的占比僅次於三星,位居第二。聯想以11.2%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三,略微落後於酷派,華為(10.10%)、中興(6.40%)緊隨其後,蘋果份額跌至第六(5.40%).

『這是酷派繼華為、聯想之後,首次奪得大陸國產3G手機市場份額第一名。以中華酷聯為代表的本土手機廠商,正在對三星形成夾擊之勢』,一位不願具名的分析人士對《證券日報》表示。大陸國內巨大的3G智慧手機需求不僅吸引了三星、蘋果等巨頭高度重視大陸市場,也使得國內廠商的競爭日趨激烈。今(2013)年3月份,聯想還是國產3G智慧手機銷量的冠軍,短短一個月,便被酷派以微弱優勢趕超。

雖然與手機巨頭三星的差距依然很大,但是國產廠商的出貨量依然穩步增長。『酷派一直堅持產品差異化的策略,在市場上推出高配置、大尺寸旗艦產品的同時,瞄准國內千元定制手機市場,不斷推出高性價比的千元定製手機,其中酷派7295上市兩個月內銷量便超過百萬』。酷派副總裁蘇進對《證券日報》表示。

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國內手機廠商迅速占領國內智慧手機市場並取得較高市場份額,靠的是與運營商持續深入的合作和強大的傳統管道,但如何將這些先前確立的優勢進一步保持並擴大,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而在3G手機市場塵埃未定時,4G手機也已經開始登場。對於手機廠商而言,新的蛋糕正帶著『熱氣』出爐。

日前,中移動LTE 4G終端招標結果出爐,華為、中興、三星、酷派等4家廠商入圍。如果不出意外,年底前LTE 4G手機將會逐步替代目前的3G手機。據悉,此次採購的LTE 4G終端主要針對暑期市場,中移動計劃採購TD-LTE手機約1萬部。上述分析人士指出:『四家入圍廠商中三家來自大陸國內,表明國產手機廠商在4G大戰中搶得先機。雖然首次採購數量很小,但各大廠商看重的是未來LTE 4G手機的商機。』

大陸國內手機廠商,特別是中興、酷派,與運營商一直有著深入合作,對於成功入圍中移動LTE 4G手機採購計劃,酷派常務副總裁李旺表示,『LTE 4G手機將成為酷派未來產品戰略的核心。2013年,將以北美和歐洲為主要戰場,同時積極參與大陸國內運營商布局LTE 4G的招標採購活動,繼續鞏固國內市場地位』。

 

蘋果債券一月不到市值蒸發2.8億美元

美聯儲逐步縮小購債規模的預期,不僅迅速影響到了大宗商品及股票市場,對債券市場也造成了不小的衝擊。隨著收益率曲線的上升,投資者持有的債券市值也在不斷縮水,如蘋果公司的價值170億美元的企業債,自發行以來,其市值就已蒸發了2.806億美元。

4月最後一天,蘋果公司發行了6個不同類別、總價值為170億美元的企業債,成為美國債券發行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企業債券發行。據彭博社報導,截至5月22日這些債券的市值已經蒸發了2.806億美元。美國金融業監管局的債券報價系統顯示,截至5月22日,蘋果公司價值30億美元的30年期債券價格,從發行時的99.418美分下跌到了95.145美分,而收益率則從發行時的3.85%上升到了4.1%,30億美元市值淨虧1.282億美元。

該公司價值55億美元的十年期高級無擔保票據,則從發行時的99.867美分下跌到了97.377美分,收益率從發行時的2.4%上升到2.7%,市值虧損達1.37億美元。持有債券的投資者所要求的額外收益率也從發行時的75個基點擴大到了76.5個基點。

在蘋果公司上個月發行的所有類型的債券中,只有2018年5月到期的價值20億美元的浮動利率票據出現了上漲,該票據利率較同期的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上浮了25個基點,價格上升至100.3美分,市值增加了670萬美元。美國國債價格的下跌,拖累了以國債為基準的企業債券的價格,而蘋果公司的30年期債券,由於期限較長,對於國債收益率也更為敏感,因此價格下跌幅度最為明顯。

從蘋果債券發行之日至今,購買30年期債券的投資者,已經損失了近5%,而同期,該公司的股票大約下跌了1%,對此,美國著名財經網站MarketWatch有文章指出,『如果您非要衝著蘋果公司的招牌去投資,或許應該堅持購買蘋果公司的股票,而不是買蘋果公司的債券,儘管最近該公司的股票出現了下滑,但仍然可以基於公司的基本面進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