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日應構建互信重塑亞洲 不應求美國默許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後,兩國共同構建了「72年體制」。這個體制經歷40年的風霜,根基雖在,結構卻嚴重受損。這40年歷程,前半期盡管存在摩擦、衝突,但基調是友好、協調。進入後半期,挑戰體制事件增多,烈度升級、動蕩,直到2012年「購島」事件,導致中日關係降至40年來最低點。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後,兩國共同構建了『72年體制』。這個體制經歷40年的風霜,根基雖在,結構卻嚴重受損。這40年歷程,前半期盡管存在摩擦、衝突,但基調是友好、協調。進入後半期,挑戰體制事件增多,烈度升級、動蕩,直到去(2012)年『購島』事件,導致中日關係降至40年來最低點。

根據環球時報報導,為何『72年體制』遭受如此重創?筆者以為,最根本原因在於中日關係性質的『他者』特性。『72年體制』的建立,最重要的是美蘇對抗的一個組成部分。美中接近,盡管彼此互有需求,但美國是雙邊關係的主導者。而中日關係改善,也是美國世界戰略的一環。為了對抗蘇聯,美國等西方陣營接納大陸為准盟國。這是中日關係改善的最大背景。這就是說,『72年體制』的誕生必然帶有這種世界對抗框架的投影。對當時的美國來說,不論大陸還是日本,都不過是確定世界霸權的一個工具。

我們不能否定日本國民強大的恢復中日邦交正常化運動的存在,但當時如果沒有美國默許,中日關係很難走得那麼快。當然,『越頂外交』造成日本統治集團內部混亂。從美日關係看,中日邦交正常化先於美中邦交正常化,這個體制從誕生之初,就讓美國產生巨大懷疑。田中角榮此後身陷醜聞,有人認為這是美國殺一儆百。從中日關係來看,為追求邦交正常化的成果,回避、擱置了很多最為嚴峻的問題。

從上述角度看,『72年體制』存在權宜性。這種『權宜性』,最大的原因是中日關係在美國對抗蘇聯這種國際關係中,處於一種被動從屬的地位。因此,中日兩國建立的這種關係隨著美蘇霸權對抗的結束而逐漸削弱。大陸有句老話,叫『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那個造成『72年體制』的主體框架已發生根本變化,今天,中日如果還想尋求修復『72年體制』,無疑刻舟求劍。

冷戰結束後,美國曾形成短暫的單極世界。但是反恐及美國經濟衰退,以及同一時期新興國家的躍進,改變了美國的單極世界霸權。近數年,美國利用其軍事強勢、價值觀強勢,『重返亞太』。恰恰在這個期間,撞船事件、『購島』事件發生。問題十分清楚,中日關係存在的『他者』性質,是『72年體制』崩潰的根本原因。對中日雙方來說,今天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種主體關係,而不是作為某個主體的附屬品或伴生物。這是擺在中日兩國政府面前的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

只有中日兩國政府真正認識到彼此聯繫的基礎已不存在,才能真正審視自己行為的意義。安倍價值觀外交,其實就是一種『他者』目光的行動。今天,重構中日關係,不論中日,都必須放棄域外力量,運用新的材料,構築兩國關係這個主體。此外,今天中日重新構建亞洲傳統非常重要。重構互信關係,不應建立在美國的默許之下,而應建立在新的基礎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