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比不上太平間?! 學生求空調定義:生不如死

大陸多地從6月中旬開始已出現35℃以上甚至40℃的高溫。高溫天氣來得越來越早,各大學卻還沒到放暑假的時候,於是,大學生們又開啟「求空調」模式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多地從6月中旬開始已出現35℃以上甚至40℃的高溫。高溫天氣來得越來越早,各大學卻還沒到放暑假的時候,於是,大學生們又開啟『求空調』模式了。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一張600名學生在學校體育館地板上借宿避暑的照片,一個重慶某大學學生在操場上摔跤導致三級燙傷的段子,一首被填上各個大學和校長名字的《江城子·求空調》,一則則以空調作為『硬指標』的招生宣傳廣告,在各大貼吧和社交網站上廣為流傳。

今(2013)年出產湖北省文理科狀元的襄陽五中,取得好成績的原因也被網友戲謔為學校在空調等硬體上的優勢:『教室配備前後雙空調防暑神器,寢室空調月附送30度電量,太陽能衛浴,住宿費只少不多,加量不加價,秒殺所有大學配置。』

與以往的『吐槽』不同的是,大學的領導和教師都發現,學生們一年比一年更加『難搞』,90後、95後向校方『開火』的方式也越來越猛烈:他們不但熟練地使用論壇、社交網路進行意見表達,還將抗議行為從網路延伸到了現實生活中。

作為學校的負責人和管理者,大學的校長是首當其衝的受攻擊、被調侃的對象,學生不僅用改編的古詩詞、公開信對校長隔空喊話,更有南京、廣州、武漢等地大學學生,用砸熱水瓶、燒棉被、半夜在校園裡集會和遊行等方式表示抗議。一名江西農業大學的學生甚至提出花1000元人民幣『約睡』大學後勤集團老總,請他來寢室體驗一晚。網上流傳的一則段子有些誇張:醫學院的學生給予了『生不如死』最新的定義太平間有空調,而寢室沒有。

而在眼下的高考志願填報季,學生也已經學會了用腳投票,空調成為不少高中畢業生在選擇大學時考慮的一項不可或缺的因素。有網友表示:『那些985、211都是浮雲,宿舍有空調的才是實實在在的好大學。』

給寢室裝空調到底有多難

學生對空調的呼聲一年高過一年,給寢室裝空調到底有多難?對許多大學,特別是百年老校來說,首先面臨的是硬體上的考核:一所大學,動輒有上萬學生、幾千間學生宿舍,其電路系統一般都是專線,難以承擔巨大的用電負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不少大學的負責人都解釋道,學生寢室在原先的電路設計中沒有考慮過裝空調,如果要大面積安裝空調,電力增容和線路改造將會是一項浩大的工程,還容易出現電壓超載的危險。

除了硬體上的掣肘,學校還要考慮的是,到底應不應該裝空調,怎麼平衡因裝空調而可能產生的矛盾?一些學校領導和後勤集團的負責人都談到,學生的家庭條件不同,對空調的需求也不同。如果統一安裝空調,可能會增加一些學生的負擔,空調的購買或租賃費以及電費,對於來自農村和貧困地區的學生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的確,在一些大學寢室裡,空調也成了學生之間貧富差距的觸點,『不差錢』的學生恨不得24小時開著空調,家境困難的學生卻想節約一些,由此引起的宿舍內部糾紛也不少。

於是,在種種矛盾和障礙下,很多大學仍然面臨著暫時無法安裝空調的局面,校方只得『曲線救國』,比如開放食堂、體育館、圖書館供學生借宿。學生也想出了各種各樣的降溫方式:水池、冬瓜、礦泉水瓶之類的『解暑神器』被紛紛仿效,還有達人用紗布、吊瓶、風扇製作成簡易空調。

 

不過這些都不是長久之計,學生對於空調的訴求,已經成為一道擺在學校管理者面前、無法視而不見的考題。因為寢室沒有空調,校長們不得不一次次經受學生、家長和媒體的質問,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中南大學校長張堯學都曾因沒有給宿舍裝空調,而向全體學生公開道歉。

在學生的呼聲面前,一些校長和負責人體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態度。四川大學校長謝和平在給江安校區宿舍全部裝上空調後,就贏得了學生的掌聲。早在2009年,武漢大學的新生家長見面會上,就有一名家長對校長顧海良哭訴『我女兒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需要空調』。當時,儘管顧海良仍然強調『孩子應該鍛煉獨立生活的能力』,但在第二年暑期,學校就啟動了『空調進學生宿舍計劃』,逐步為宿舍安裝空調和熱水器,這成為很多武大學生對這位校長在任期間印象最深的『政績』。空調甚至成為了一些學生對學校管理者認同度的直接評價指標:裝空調的校長就是好校長。

家裡窮,有了好東西,是自己吃還是先給孩子吃?

『裝空調一是認識問題,一是能力問題。認識方面就是該不該裝?能力方面就是有沒有錢裝?只要提升裝空調這件事的優先級,錢自然不在話下。我認為空調早就不是奢侈品,而應成為宿舍標準配置,憑什麼校長辦公室裡冷氣嗖嗖,學生宿舍就得像蒸籠一樣?』一所985大學的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老師說。

一台小小的空調折射出的矛盾,可以為大學管理者與教育者的思維定勢敲敲警鐘:我們的大學教育一直倡導『以學生為本』,這個『本』到底體現在哪裡呢?

空調揭示出的重重矛盾並不可怕,校長面臨的考驗也並不可怕,藉空調之機,改變大學領導和行政人員的觀念,讓教師審視與學生的關係和相處方式,使學生與校方之間的有效溝通成為常態,就能起到正向的效果。無論是否具備馬上安裝空調的條件,學校都應該向學生說明情況,給學生發聲的平台,共同探討可能的解決方案,與他們的溝通越多,他們就會越理解學校,越能站在學校的立場上考慮。

事實上,儘管最近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言論和事件,這些被質疑的90後學生們,在『求空調』的過程中也並沒有完全陷入謾罵與無理取鬧。在一些倡議書、公開信中都可以看到,學生不僅要求裝空調,還要求參與到學校民主決策的過程中,他們認為,空調裝不裝,以怎樣的形式安裝和使用,應該由學生和校方協商決定,並由學生參與到空調購買、租賃的招投標過程中去。

一名中國科技大學的老師還記得一個『先給孩子吃』的故事:上世紀80年代,中科大籌措經費準備安裝暖氣,由於鍋爐容量有限,只能先安裝一部分,學校經過討論,決定首先滿足學生宿舍。有老師提意見,校領導解釋說:『家裡窮,如果有一點錢可以買點好東西,你是自己吃還是先給孩子吃?當然是先給孩子吃。在學校,學生就是我們的孩子。』從此,該校學生宿舍有了暖氣,而教師宿舍和辦公場所的暖氣,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全部裝上。他認為,『這一做法體現出一個核心理念,那就是大學應該充分尊重學生的主體地位,政策制定、資源分配、經費使用等都必須以育人為本,真心實意幫助學生解決學習、生活困難問題。』

以育人為本,以學生為本,當從對待空調的態度上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