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死得最冤?! 一脫成名的超級美女間諜…

一戰期間,瑪塔·哈麗(MATAHARI)是巴黎紅得發紫的脫衣舞女,但更是一位周旋在法、德兩國之間的「美女雙料間諜」,躋身歷史上「最著名的10大超級間諜」之列!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戰期間,瑪塔·哈麗(MATAHARI)是巴黎紅得發紫的脫衣舞女,但更是一位周旋在法、德兩國之間的『美女雙料間諜』,躋身歷史上『最著名的10大超級間諜』之列!然而,法國反間諜部門卻指控哈麗用『枕邊風』德國人竊取情報,並給法國帶來巨大損失,造成5萬名士兵身亡!1917年10月15 日,她被以『叛國罪』的名義處死在巴黎郊外。

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86年之後,法國歷史學家菲利普·考勒斯對這段歷史提出全新解釋,並於日前抖出『絕對內幕』──他的外曾祖父便是當年負責審理哈麗『間諜叛國』案的主審法官埃爾·波查頓。由於老婆婚後『紅杏出牆』,在波查頓眼裡女人一下子全成了『禍水』,作為當時混跡巴黎社交圈『花蝴蝶』哈麗便順理成章地成為波查頓的『報復首選』!於是哈麗曾經為法國方面貢獻眾多德軍情報的事實被刻意忽略,一紙判決令將她推上了刑場,一來為眾多陣亡法軍士兵報了『國仇』,二來也為法官波查頓報了對女人的『家恨』!

不名一文獨闖巴黎,一脫成名紅得發紫

據報道,瑪塔·哈麗原名叫瑪嘉蕾莎·吉爾特魯伊達·澤利,出生在距離荷蘭北部萊瓦頓市附近的一個小鎮。她父親是位荷蘭農場主,母親是個印度尼西亞爪哇人。東西方混血的澤利,既有光潔的皮膚又有一頭東方人的黑髮。然而童年並沒有給她帶來多少歡樂的記憶,父親在破產之後便與母親離婚,小澤利跟了父親生活。

360doc個人圖書館報導,隨著一天天長大,澤利出落得楚楚動人,既有東方的神秘風韻,又不乏白種女人傲人的身材。報上的一則徵婚啟事成就了她生命中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婚姻,丈夫是一名曾經離異的軍官。澤利嫁進門後才發現,原來丈夫時常酗酒,並在酒後毆打她,更不幸的是他們的兒子由於中毒意外身亡。後來,澤利與丈夫離婚並爭取到了女兒的監護權,可是不依不饒的前夫竟然不服法庭判決私下綁架了孩子。

1904年,孤身一人的澤利,不名一文地來到了花都巴黎。為了生計,她不惜在一位巴黎劇院經理面前表演起了脫衣豔舞。在那個年頭,很少有人的表演如此大膽出位,劇院經理立即被她這種『帶有神秘東方氣息的婆羅門藝術給震住了』,當即拍板將她錄用,並且還給她起了個藝名——『瑪塔·哈麗』,意即『馬來人的太陽』。成了職業舞娘的哈麗從此越跳越紅,成了當時巴黎紅得發紫的舞星。1905年的《巴黎人報》如此評價道:『只要她一出場,台下的觀眾便如癡如狂。』

一戰爆發,德軍重金拖她下水

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德軍統帥部的軍官巴龍·馮·米爾巴赫在看到哈麗為幾個工業巨頭作即興表演時,感到這是一塊難覓的間諜好料。於是,『惜材心急』的他派人私下出價2萬法郎誘她下水。一直以來,歷史上都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天資聰穎過人的瑪塔·哈麗很快將她的『表演』天才運用到間諜這一新行當裡,利用自己無堅不摧的『強大武器』──柔順的軀體,從那些貪圖歡樂、迷戀女色的大臣、將軍的口中源源不斷地套取情報。可是歷史學家菲利普·考勒斯經考證後卻認為,哈麗雖然收下了那2萬法郎,也曾多次引誘法國高級軍官上床,可是從未向德軍出賣過任何有價值的情報。

被法國情報部門招安,成為雙料間諜

最先發現哈麗與德軍『有染』的,是潛伏在巴黎的英國秘密情報人員,由於當時英法兩國同屬協約國陣營,因此英國方面立即將這一重要情報捅給巴黎當時負責法國情報工作的喬治·勞德克斯上尉。勞德克斯上尉當機立斷,招募哈麗為雙料間諜,以德國間諜的身份為掩護秘密為法國服務。

哈麗果然沒有讓勞德克斯失望,在不久之後她便引誘了一名德軍上校上鉤,並從後者口中偷到了重要情報,隨後又將其傳遞到了法國情報部門的手上。德軍在蒙受重大損失後,嚴肅處置了那名洩密上校,並順藤摸瓜地懷疑到與其有染的哈麗身上。

 

據報導,哈麗最終被推上刑場,全因她被捕後的主審法官埃爾·波查頓所賜。但讓人不解的是,法官波查頓歷來都被認為是一位秉公執法、受人尊敬的大法官,可是面對哈麗辯護律師據理力爭提交上來的哈麗曾為法國竊取德軍情報的事實卻視而不見!

菲利普·考勒斯詳細查閱了家庭檔案後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外曾祖父皮埃爾·波查頓發現外曾祖母 『紅杏紅牆』之後,在日記和私人信件中處處流露出對所有女人的憎恨,這種憎恨之情對於那些『行為放蕩的騷娘們』更是到了近乎病態的程度。在一張私人便條上,波查頓這樣咬牙切齒地寫道:『可以想像瑪塔·哈麗是如何成功竊取情報的,那些正襟危坐的高級軍官們甭管思想如何警惕,在這個女人的強大攻勢之下,防線將統統土崩瓦解。』

考勒斯據此推論,『現在,我們終於找到了當年我外曾祖父為何如此判決的真實原因了,瑪塔之所以「有罪」,就是因為身為性感尤物的她追求自由放縱、奢華享受,這便是她「冒犯」法官波查頓的全部原因。』

情報首腦『順水推舟』,美女間諜從容走上刑場

而當初將哈麗招進門的法國情報部門首腦勞德克斯上尉,一看哈麗被德國情報部門盯上,已經失去情報價值,為了挽救法國情報機構的名譽,也不惜犧牲哈麗。

在哈麗被捕受審期間,勞德克斯上尉刻意誇大這位紅舞星在一戰初期(1914 年)為德國充當間諜刺探法國情報的罪行,卻隻字不提1917年她反過來向法國提供德軍情報的真相。由於一戰開始的頭三年裡,在德軍的瘋狂進攻下法國軍隊節節敗退連打敗仗,法國政府面對國內輿論的巨大壓力,處死瑪塔·哈麗更好可以轉移公眾視線。

於是,曾經風光一時的絕色女諜瑪塔·哈麗被法國情報部門以『叛國罪』的罪名逮捕。1917年月10月15日,面對荷槍實彈的行刑隊,哈麗穿著心愛的紅舞鞋,若無其事地踏上了最後的死亡之旅。在巴黎郊外一塊叫做萬森的多邊形空地,劊子手們開始瞄準射擊。迎著呼嘯而來的11顆子彈,這位41歲女人的臉色沒有絲毫慌張,相反,她挺直了胸脯,從容地等待死神的降臨。

死後頭顱保存在博物館,3年前神秘被盜

瑪塔·哈里被處死後,她的頭顱一直被保存在巴黎阿納托密博物館,經過特殊的技術處理後仍保持了她生前的紅唇秀發,像活著時一樣。2000年,瑪塔·哈里的頭顱不翼而飛,據說是被她的崇拜者盜走了。2003年11月15日,根據考勒斯新書改編的歷史連續劇將由法國電視第三頻道首次熱播。據悉,素以挑剔刻薄著稱的法國評論家中許多事先已經觀摩過此劇,反映普遍良好。

需要指出的是,他們中其實絕大多數人原本並不贊同哈麗當年是被冤殺的。不過對於即將公演的片子,法國《巴黎人報》這樣評價道:『 任何指望能夠從劇中看到淫穢內容的觀眾最好還是別作這個指望,因為這部片子是為哈麗正名的。』瑪塔·哈麗到底是『叛國者』還是『愛國者』?是英雄還是叛徒?也許只有歷史可以解答這個問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