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奪印度僧人五百多夾梵文經 玄奘醜聞揭密

玄奘法師像。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小時候念的是佛教小學和佛教中學,佛學老師最愛用《西遊記》來喚起孩子的注意力,由孫悟空講起, 講到豬八戒和沙僧,再講到牛魔王和蜘蛛精,最後落到玄奘頭上,說他如何捨身求法,把大量經典帶回古代中國。虛擬與現實之間,小說與歷史之間, 這樣的一位精進的和尚, 深深吸引年少的我。

據人民網報導,當然我亦是於長大後才知道玄奘是個有血有肉的好傢伙。先讀季羨林, 再讀錢文忠,始知道玄奘真不簡單,懂得討好皇帝高官,懂得跟競爭對手爭奪資源, 懂得廣收門徒以展事業,亦唯有如此,始能成其大業。

季羨林曾經這樣描述玄奘:『一方面,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有道的高僧。另一方面, 他又周旋於皇帝大臣之間, 歌功頌德, 有時難免有點庸俗。』人在屋簷下, 縱是高僧大德,亦要低頭,關鍵是低頭求取的到底是個人利益還是佛法事功?於唐三藏, 很明顯, 是後者。

錢文忠亦提及玄奘的一樁『醜聞』。印度有一位僧人來華, 取名福生, 帶了五百多夾佛經, 打算在西安長居譯經。但不知何故, 『福生受到了玄奘的嚴厲壓制, 不僅翻譯工作無法進行, 而且最終還被逼離開了長安, 最後死在瘴氣之地, 而福生隨身帶來的五百多夾梵文經典卻被玄奘奪走了』。

現在,一些學者認為,這件事情被玄奘的對立面,有意誇張了,也有這種說法,但是我們明白,這件事情在歷史上,是存在過的,玄奘可能利用了,他當時的崇高的威望,和唐朝皇室的,非常接近的關係,打壓了宗派不同的,一位印度僧人,這在玄奘的一生當中,是非常罕見的一件,可以被人批評的事情。

玄奘大概出生於西元600年,俗姓陳,年幼出家,通曉西域文字。他西行求法, 一去十多年,九死一生。六十五歲圓寂, 去世前夢見蓮花白象, 弟子問他:『和尚決定得生勒內眾不?』 玄奘輕輕回答: 『得生。』

何等自信,何等自重。一輩子的努力功德, 足讓玄奘安詳閉目。而於千載之後, 如果當地以『發展』之名拆解興教寺的寶塔法殿, 實在對不起這位勇敢西行的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