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黃鴨」游進北京! 霍夫曼:我也沒想到會這麼火

在「轟轟烈烈」的香港維多利亞之行後,風靡全球的「大黃鴨」要來到北京了。「大黃鴨之父」——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正式與北京設計周組委會簽約,9月,「大黃鴨」將「游」進北京,北京將成為大陸獲得「大黃鴨」正版授權的第一座城市。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轟轟烈烈』的香港維多利亞之行後,風靡全球的『大黃鴨』要來到北京了。『大黃鴨之父』——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正式與北京設計周組委會簽約,9月,『大黃鴨』將『游』進北京,北京將成為內地獲得『大黃鴨』正版授權的第一座城市。借由在北京短暫逗留的時間,霍夫曼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我就是一個大孩子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身高超過190cm,穿一身藍綠條紋T恤,深色休閒褲,腳踏一雙運動鞋,『70後』的霍夫曼就這樣第一次在北京亮相。

『我的性格就是個大孩子。』他笑著對記者說,手裡把玩著小黃鴨,盡管剛下飛機略顯疲倦,但是對所有記者的問題來者不拒。

十幾年前,當他受到荷蘭博物館一幅風景畫的啟發,萌生了『大黃鴨』的概念時,他就拿著世界地圖,用貼紙標記出了大黃鴨巡游的路線圖,其中也包括大陸。

『你看,我的夢想實現了。』回顧過去的創作歷程,霍夫曼認為對於計者來說,有夢想很重要,但是說出來更重要,『如果藏起來,就永遠不會實現。』

也許是懷揣著一顆童心的緣故,他的作品總和童年有關,充滿童趣。黃色兔子、鼻涕蟲、大猴子……雖然形象不一,但這些作品和大黃鴨一樣,全是又高又大的家伙。用巨型的玩具和玩偶,來微縮現實世界,是霍夫曼的創作理念之一:『我想要告訴人們,我們是多麼渺小,也想提醒人們去關注平日裡被我們忽視的空間。』

大黃鴨何以如此受寵

2007年從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起航,大黃鴨已經遊歷了11個國家共13個城市。今(2013)年5月,大黃鴨在維多利亞港亮相後,掀起了全港乃至全大陸的『追鴨風潮』,維多利亞港商場的日均客流量比平時翻了一番,有許多人從內地專程趕去看望這隻巨鴨,一個多月時間共吸引了800萬市民及遊客。

很多人不明白大黃鴨為什麼會這麼火,連霍夫曼也一樣:『我也沒想到大黃鴨在香港會這麼火,看到大家跑到香港圍觀它,我還以為是一場大型演唱會呢。』

大黃鴨的原型是浴缸裡的橡皮黃鴨,屬於西方人的童年記憶,而在大陸,大多數人並不熟悉它,何以如此受寵?在霍夫曼看來,原因可以歸結為兩點:一是身處快節奏時代的人們,渴求簡單、快樂;二是近年來大陸流行的『萌文化』,喜歡『卡哇伊』的事物。由於大家太喜歡大黃鴨,大陸內地許多城市出現了山寨品,霍夫曼很無奈。此次北京之行,他也將與設計周組委會就版權保護進行商討,制定一系列版權保護措施。

 

在北京選址會是個驚喜

第一次來北京,霍夫曼覺得很新鮮。和『大黃鴨』去過的其他城市不同,北京沒有臨海的寬闊水域,為這個可愛的大家伙找個合適的住處成為一個不小的難題。

據了解,大黃鴨的展覽地點可能會設在城市中心,方便遊客前去觀看。包括北海、後海、玉淵潭、頤和園、奧林匹克公園等地都被列為備選,不過霍夫曼還未確定最終地點,但他確保到時候會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至於北京版的大黃鴨會有什麼特別之處,霍夫曼說,這次會在尺寸上有所變化,此前香港展出的大黃鴨高16.5公尺,而在北京展出的大黃鴨預計高10公尺左右,具體尺寸還要結合水域面積、風力、漂浮穩定性、觀看視角等綜合環境因素。其他方面跟此前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大黃鴨會給北京帶來什麼樣的效應,霍夫曼也頗為期待,他也想知道大黃鴨對每個人意味著什麼,對北京來說又意味著什麼。有人把大黃鴨評為2013年上半年最引人關注的公共文化事件之一,霍夫曼樂見其成:『你們不覺得成為公共事件本身就是藝術嗎?』 


霍夫曼第一次來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