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精選/古代少女內衣 隱藏了多少秘密?!

古代廣泛流傳的春宮畫顯示少女們即使在性愛活動時,仍然常常會著一種胸衣。即所謂「抹胸」。用寬布條或繡花的綢片,上抵腋下,下至肚臍,用一根繞過乳房的絹帶繫緊,絹帶下不過胸。也有的抹胸式樣稍有變化,前面緊扣。有如一抹微雲掩住山峰,慾望半張著眼睛,迷朦之中透露出澀骨的春情。

編按:這是鳳凰博報楚國農夫李奉先的博客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古代少女內褲裡隱藏了多少秘密?」,由中新網社區轉載,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ifeng.com/article/28489265.html,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古代廣泛流傳的春宮畫顯示少女們即使在性愛活動時,仍然常常會著一種胸衣。即所謂『抹胸』。用寬布條或繡花的綢片,上抵腋下,下至肚臍,用一根繞過乳房的絹帶繫緊,絹帶下不過胸。也有的抹胸式樣稍有變化,前面緊扣。有如一抹微雲掩住山峰,慾望半張著眼睛,迷朦之中透露出澀骨的春情。

一抹微雲

抹胸的顏色,多半是妖媚的桃紅、水紅或蔥綠色。『這尤三姐鬆鬆挽著頭發,大紅襖子半掩半開,露著蔥綠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綠褲紅鞋,一對金蓮或翹或並,沒半刻斯文……』(《紅樓夢》第六十五回)被作為慾望對象的尤三姐『以彼之身,還施彼道』,竟是『他嫖了男人,並非男人淫了他』。臥室之外,閨閣小姐們要在胸衣外面加上層層寬大的短衫或長衣。在一個勃起的陰莖中也能讀出良心的美好的道德社會,女子們被迫煽起慾望然後抵制慾望,為火熱披上冰衣。

兩痕雪脯

然而少女內衣最早的功能不過是取暖。是一種稱作『襦』的短衣,不加絮,不用帛,不外露,齊腰身。後來出現了『裹肚』。《老學庵筆記》說:『裹肚則紫地皂繡』。即在紫色的底子上加黑色的刺繡。裹肚又叫『兜肚』,用一塊菱形狀的布護住胸腹,用帶子套在脖子上,左右兩角釘上帶子系在背後。正宗的兜肚繪製有『蛙』圖案。因為蛙的圖騰是女媧氏部落的標誌。

關中人迎娶新娘的花轎前,常掛著一對高挑的花肚兜,繡著大蛤蟆的花肚兜是新嫁娘的『開路神』。過毒氣甚重的端午節時,娘家人送給女兒的禮物裡也有手繡蛤蟆紋的兜肚。物質的遮蔽最終讓位於揭開遮蔽的歡愉。對隱藏在衣服背後的身體銷聲匿跡的恐懼,男人們比女人更不能容忍。蔥綠抹胸下的兩痕雪脯是男人們進入肉體世界的邊境之地。唯一例外的是唐代女性的『袒裝』。穿著及胸錦花長裙的嬪妃宮娥,上身不著內衣,只披著一件透明的大袖紗羅衫,從盛唐畫家周昉的《簪花仕女圖》款款而出。那是女性服飾史上最剛健自由的時代!

三點江山

據說有政協委員提議,不僅立法保護女性免於『性騷擾』,也要保護男人不被女人『性騷擾』。報導這條新聞的同時,電視畫面頻頻出現穿吊帶衫的街頭美女。該委員的意思好像是說,女人們的這一點點裸露不僅騷擾了男性,也可能激發男人的性本能而使之演變為騷擾者,男人成為雙重受害者。既然全球氣候越來越熱,女人們決不會舍棄穿吊帶衫的自由,男人們就只能冒成為『性騷擾者』的危險。因為如果他們不能自控的話,在不僅不穿內衣還要著透視裝的唐代,也許會犯下更嚴重的罪行,比如強姦罪。

男人們的解釋本身也許只是一層遮蓋,想掩藏一個赤裸裸的真相:內衣或貼身小衣不過是行頭,三番五次被用以重現上台表演窺視時刻的快樂。內衣從無到有,忽大忽小,時掩時露,永遠是在顯山露水,給人一個意義曖昧的教訓,或者是原始本性衝破了文明束縛,或者是原始本性的爆發受到了壓制。

西式文胸傳入中國,是在上個世紀的事,尤其是在西化較早的上海。20年代的月份牌美女的胸部從無到有,姿態挺拔而優美。流落上海的白俄在熱鬧的霞飛路上開出一家專門的女子內衣商店、也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古今胸罩公司,西式文胸完全打敗了自祖母們傳下來的繡花肚兜。這一次西風東漸的過程,正與旗袍的興起和繁榮同時。

1930年代的女子們,男女平權教育來自於《家》、《莎菲女士的日記》這樣的小說,醉心於高調而不切實際的羅曼蒂克。文胸和旗袍相得益彰,烘雲托月般忠實地勾勒出人體的輪廓曲線,仿佛也同時勾出了她們被壓抑千年的女性根性。至此,內衣的三點式格局基本確定,此後的變化也是在大一號小一號、加一點減一點上做文章。

四掩經期

時尚界不斷推出內衣外穿,丁字褲等新的內衣流行風尚,不過是在反覆證明一個道理:對於每一個衣裳齊整的文明人來說,這種程式化的變化或者反常已經成為一種豔情的表達符碼。男人們仍然在教導女人何時以及以何種方式穿衣和脫衣——據說最成功的內衣廣告詞都出自男人之手。

如果現在的時髦姑娘重新回到古代社會的農村,她們一定要叫苦連天。最痛苦的可能就是沒有內衣穿。那以前的鄉民們,無論男女,都是穿大襠褲的。大襠褲有三大:褲腰大,褲襠大,褲腿大。褲腰是另上的,捲一捲,用腰帶束起來,或是透過拉緊寬鬆的上圍和捲起折縫間留出的襯頭束在腰部,幹起農活來才方便。

女人們的大襠褲,唯一區別於男人的是顏色。少女多為紅綠,徐娘的則是黑和藍。我們不大能想像過去的衣裝。雖然符合極簡主義,卻極不合乎衛生需要。大褲腰裡是虱子安眠過冬的好居所,女人們也不過是在褲襠上縫上一塊布,經期弄髒了,拆下來洗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