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水刑折磨認罪… 北韓三位美女特務的不同結局

每一個國家都有以竊密為主的各種非法諜報活動的特務人員,這些特務的主要任務,就是採取非法或合法手段、透過秘密或公開途徑竊取情報,也進行顛覆、暗殺、綁架、爆炸、心戰、破壞等隱蔽行為。每一位特務都有不同結局,有人被抓,有人死亡,有人安全退出等等,現在來看看北韓三位著名美女特務的結局。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每一個國家都有以竊密為主的各種非法諜報活動的特務人員,這些特務的主要任務,就是採取非法或合法手段、透過秘密或公開途徑竊取情報,也進行顛覆、暗殺、綁架、爆炸、心戰、破壞等隱蔽行為。每一位特務都有不同結局,有人被抓,有人死亡,有人安全退出等等,現在來看看北韓三位著名美女特務的結局。

金秀琳:『時代的犧牲品』

根據21CN報導,南韓和美國重複一個故事:金秀琳勾引一個美國軍官,竊取了重要軍事情報給北韓,是挑起南北韓戰爭的罪魁禍首。隨著美國國家檔案館的資料一一解密,人們發現,金秀琳並非間諜,她只是一個『時代的犧牲品』,甚至是受害者,美聯社的報導對此進行了獨家披露。

1950年7月下旬,北韓軍隊逼近漢城(今首爾),南韓軍方下令處死交際花金秀琳,稱她是『非常惡毒的國際間諜』。此後,金秀琳更加聲名狼藉。美國《皇冠》雜誌評價說,金秀琳是『背叛美國的南韓狐狸精』。後來成為美國總統的隆納·雷根,當時還在好萊塢打拼,他主持引進了一部電視劇,把金秀琳描述成亞洲版的瑪塔·哈莉——西方世界最著名的十大間諜之一。美國政治家德魯·皮爾森甚至認為,金秀琳『挑起了南北韓戰爭』。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金秀琳和她複雜的感情生活、『間諜生涯』被歷史封存。近日,美國國家檔案館一份標註著『絕密』的文件被打開,金秀琳的名字再次出現在人們面前。這份文件講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金秀琳被控從美國一名上校那裡取得了情報,通報給北韓軍方,而事實是,這名美國上校本人都不知道這個情報,金秀琳根本沒有情報可以洩露;金秀琳的情人、在她之後被處死的李強國,實際上是服務於美國的間諜。 真相來得太晚了,金秀琳的生命被永遠定格在35歲。

這份解密的文件長達1000多頁,其中有一張發黃的照片,照片上的金秀琳身穿絲綢長袍,微笑著。金秀琳對愛情並不專一,她和已有家室的美國陸軍貝爾德上校有了一個孩子沃尼爾·金,但如果說她是間諜,從現在可以搜集到的資料來看,則是胡編亂造。美聯社記者仔細研究了史料,並找到了金秀琳的兒子,還原了一個真實的金秀琳。

和美國上校有『私情』

金秀琳出生在一個動蕩的年代。1910年朝鮮半島被日本占領,1911年金秀琳出生。和同時代的很多人一樣,因為戰爭,她成了孤兒,在美國的慈善機構裡接受教育。金秀琳天資聰穎,考進了漢城久負盛名的『愛華』女子學院。畢業後,金秀琳進入北韓政府機關,成為那個時代少有的女性公務人員。1936年,金秀琳接受一家雜誌的採訪,被塑造為獨立、自由的新時代女性的代表。她聰明、時尚,在夜總會的舞池裡跳著優雅的狐步舞,結交了一群身居高位的政界要人。金秀琳的好友毛允淑,後來成為南韓歷史上里程碑式的女詩人。

1941年,金秀琳遇到了李強國,一個已有家室的男人,兩人迅速墜入愛河。李強國曾在德國接受教育,回到朝鮮半島後成為左翼地下組織的成員。後來,李強國成為『中央人民委員會』的重要領導人。1945年9月,日本戰敗投降後,『中央人民委員會』日益活躍,呼籲人民結成統一戰線,要求朝鮮半島脫離日本獨立。活動遭到美國駐軍的壓制,李強國面臨被捕的危險,於是逃到北韓北部。 同一時期,金秀琳成為美軍駐南韓的憲兵司令約翰·貝爾德的助手,她會講流利的英語,這一點對美國駐軍非常重要。貝爾德當時56歲,是愛爾蘭移民的後裔,他的工作是安插線人,監控黑市,防止有人偷盜美國的軍用物資。貝爾德為金秀琳指定了住宅,並不時在那裡過夜。1949年,貝爾德成為南韓警察局的顧問,他在美國的妻子來到南韓。此時,金秀琳的舊情人李強國已在北韓身居高位。

『人們在等待殺死她的機會』

南韓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統李承晚,推行政治高壓政策,下令血洗監獄,殺害了近30萬『左傾主義』的南韓人,其中大部分是工人、作家、教師和不識字的農民。1950年3月1日,已經不是美軍雇員的金秀琳被南韓政府逮捕,面臨大堆指控。當年6月14日,即貝爾德上校離開南韓後的第9天,南韓軍方的5名法官組成審判團,開始審判金秀琳。 她受到的指控很多:占有貝爾德上校的汽車,租賃、出售給『共產主義者』朋友;私自持槍,1946年用美軍的吉普車將情人李強國送到當時的北韓等。

 

其中最嚴重的罪名是從貝爾德上校那裡竊取美軍將於1949撤軍的計劃,並透露給北韓。 根據法庭指定給金秀琳的律師記錄,控方沒有出示任何證據。金秀琳的『間諜罪行』引發了南韓媒體的瘋狂炒作。在審判的第3天,金秀琳承認自己曾向貝爾德上校問起美軍的撤軍計劃,然後告訴了朋友,只是因為他們很擔心美軍撤退後會被辭退。最後,法庭判處金秀琳死刑。南韓研究這一案件的歷史學家鄭丙俊說:『這完全是政治迫害。南韓的警察都恨她,因為她是李強國的情人,又投靠了貝爾德上校。他們一直在等待殺她的機會。』

她承認了自己從未犯下的罪行

貝爾德和他的同僚完全可以為金秀琳辯護,但他們選擇了逃離南韓,金秀琳承認了自己從未犯下的罪行。金秀琳的一個朋友南希·金說:『她和貝爾德上校有一個兒子,我們都知道,貝爾德上校是金秀琳唯一的男性朋友。貝爾德上校經常在她那裡過夜。』南希提到的這個孩子如今59歲,名叫沃尼爾·金,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拉西拉大學的神學教授。

金秀琳被處死後,沃尼爾·金被一個教堂管理員收養,這位管理員的妻子剛好是金秀琳生子醫院的護士長。1970年,管理員一家人移民美國,沃尼爾·金在美國的大學取得了基督教學博士學位。十幾歲的時候,家人告訴了沃尼爾·金他母親的故事,隨後他也知道了父親是誰。沃尼爾·金走上漫漫尋母路。幸運的是,他找到了一個伙伴——南韓導演趙明華,一個同樣對金秀琳的故事傾注熱情的人。 趙明華說:『貝爾德上校背叛了金秀琳。他的官職很高,也有足夠的能力救她,卻選擇了逃避。』

水刑折磨使她認罪?

1980年,90歲高齡的貝爾德上校去世。此前不久,沃尼爾·金來到羅德島州的療養院,找到了他的親生父親。貝爾德上校不肯承認自己有私生子,稱呼他自己的兒子為『史密斯先生』。貝爾德上校死後,他的家人接受了沃尼爾·金。 沃尼爾·金說,貝爾德上校『絕對沒有盡力去救我的母親』,這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但他同時也提到,母親生前的好友毛允淑在隨後的隨筆集裡提到,貝爾德上校曾經找到她,求她救救金秀琳。

在金秀琳被執行死刑後不久,美國軍方也開始對貝爾德上校進行審問。他否認自己曾經向金秀琳出借吉普車、陸軍卡車、軍方專車和其他向『共產主義者』提供的物品。一個月後,『案件完結』。1950年五角大樓的文件顯示,負責調查此事的調查人員認為,『根本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撐南韓法庭的判決。對金秀琳間諜罪的判決更加荒謬,因為貝爾德當時根本沒有可能接觸美軍的撤軍計劃表,而大致的撤軍計劃早就在軍方的雜誌《星條》上發表,軍方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美軍的調查結論認為,金秀琳利用貝爾德上校獲得某種情報『只有極小的可能性』。當時駐南韓的美國專家顧問團團長威廉姆·賴特上校表示,很可能是『不折不扣的折磨』使金秀琳認罪,她遭受的刑罰可能包括水刑——這是最近才被世界所知的虐囚手法,南韓可能在半個世紀以前就投入使用了。賴特說:『水刑、電擊和老虎鉗都是當時南韓監獄裡常用的刑罰。』2005年,首爾一家電視台的播音員吳在和稱,審判的最後一天,金秀琳在被帶上法庭之前,已經在監獄裡遭受了很多折磨。沃尼爾·金回憶說:『這些話震撼了我。』他一直認為,母親承認了沒有犯下的罪行,是因為如果不承認,『他們將把她送回刑罰室』。

解密文件『解放』了另一個人

本次解密的文件還『解放』了另一個人——金秀琳的第一個情人李強國。1956年美國陸軍部門的一份文件顯示,李強國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韓朝聯合行動委員會』的一名特務。在南北韓戰爭結束後,1953年,北韓政府以『美國間諜』的罪名處死了李強國。 現在,金秀琳間諜案的絕大多數當事人都已經離世。當年審理這個案件的5名法官之一、已經88歲高齡的律師金泰程,仍然為半個世紀前的這次審判辯解,但也表示:『在我看來,金秀琳不是個壞人。』 沃尼爾·金問金泰程:『金秀琳當時被虐待了嗎?』金泰程回答:『我只知道法庭上發生的事情,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沃尼爾·金說,他找到這位老律師,不是要質問他。他說這位老律師『有一顆溫文爾雅的靈魂,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詮釋忠誠,他是一個保守的基督徒,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我只是需要一個和母親同在一個法庭上的人,以便在這段歷史永遠進入墳墓之前,整理好對母親的記憶。母親是一個對生活充滿熱情的女人,她有堅強的意志,在歷史洪流中,她落水了。』這位59歲的神學教授說。

 

金賢姬

金賢姬,作為朝鮮勞動黨的『工作員』的名字是『金玉花』、『金花玉』,1964年1月生於平壤,生就一副美人坯子。其父是北韓外交部官員,曾作為外交官攜眷常駐古巴,妹妹賢玉和弟弟賢洙就出生在哈瓦那。

金賢姬1980年3月,被朝鮮勞動黨『調查部』選中,遠離家庭,在若干『特殊機構』裡長年接受包括外國語能力在內的旨在培養一流『工作員』的各種訓練,可以熟練使用日語和中文(包括廣東話)。策動了1987年漢城奧運前夕的大韓航空的空難事件,原本想服毒自殺,卻失敗被捕。後來在南韓接受審問時,一直用標準的日本語與南韓溝通,並捏造了可憐的身世,企圖掩蓋她是北韓人的身分。直到她在電視上看到南韓人的生活,並不如她在北韓時的水深火熱,得知她以前根本就是被洗腦時,終於突破她的心防,承認了一切。

1990年3月27日,金賢姬被漢城地方法院判處死刑。後蒙盧泰愚總統『特赦』,於一年後被釋放。後在安企部的保護下從事著述和講演。其後來出版的題為《現在,作為女人》的手記,在韓日兩國都成為暢銷書,後又被拍成電影,據說僅版稅一項就高達10億韓元。據悉,金賢姬是首次見到日本綁架受害者家屬。這也是金賢姬在1997年12月結婚之後首次在公開場合露面。飯塚繁雄一行在會面後舉行了記者會。由於雙方都希望會面,經日韓兩國政府共同努力,此事終於得以實現。


金賢姬首次見到日本綁架受害者家屬。


金賢姬首次見到日本綁架受害者家屬。

 

袁正華

袁正華1974年出生,1989年—1992年間,她在北韓接受對韓間諜訓練,因訓練途中受傷而退役。之後,她因偷盜百貨商店,在6年中輾轉各地。1998年,袁正華在親戚的幫助下了結了盜竊事件,並成為北韓保衛部的成員,然後被派往大陸,在吉林等地經商。

在1999年—2001年期間,袁正華先後參與了對100多名『脫北者』及南韓商人的綁架活動。2001年10月,袁正華接到『上級』潛入南韓的指令,遂偽裝成朝鮮族與南韓男子崔某結婚,之後前往南韓定居,並獲得南韓國籍。袁正華在進入南韓後又偽裝成『脫北者』,並於2001年11月向南韓國家情報院自首。在這一身份的『掩護』下,袁正華往返於大陸、南韓、北韓和日本,開展間諜活動。

2002年10月—2006年12月,袁正華先後14次向北韓保衛部報告南韓國內情況並進一步接受指令。2003年,袁正華掌握了南韓對朝情報人員的活動細節,還收買了同南韓情報機關有聯繫的企業家。2004年,袁正華還接到暗殺對北韓情報人員李某和金某等的指令,並以毒藥和毒針進行事前準備工作。

韓聯社稱,2006年,袁正華與『脫北者』團體的幹部和軍隊情報人員接觸,搞到了前朝鮮勞動黨書記黃長燁等人的居所。黃長燁原是朝鮮勞動黨書記和金日成綜合大學校長,1997年在北京進入南韓領事館要求政治庇護,後來逃亡到南韓。在此過程中,袁正華透過婚介公司接近管理軍事機密和『脫北者』資訊的陸軍大尉黃某等三四名政訓軍官。

韓聯社報導稱,袁正華以美色進行引誘,同黃某同居,從中獲取軍事機密。黃某於2007年9月得知袁正華是間諜後,非但沒有舉報,還幫她隱瞞事實,幫助袁正華銷毀了向北韓保衛部報告的傳真文件。2008年5月,黃某向袁正華提供了『脫北者』出身的軍隊安保講師名單。

韓國聯合調查本部表示,根據《國家保安法》於2008年7月15日拘捕了袁正華。聯合調查本部還逮捕並拘禁了指使袁正華從事間諜工作和轉送情報至北韓的間諜金某(63歲)。據報導,金某是袁正華的養父,他與北韓保衛部間諜進行緊密接觸,並向袁正華提供間諜活動所需的資金,同時操縱袁正華的間諜工作。北韓女間諜袁正華2008年10月在首爾被判入獄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