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擬禁黨和國家工作者做壽生子宴請 網友表贊同

大陸湖南省紀委7月25日下午透過門戶網站三湘風紀網開展《關於規範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暫行規定》(徵求意見稿)網上徵求意見的活動,引發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湖南省紀委7月25日下午透過門戶網站三湘風紀網開展《關於規範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暫行規定》(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規定》)網上徵求意見的活動,引發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據悉,截至29日上午8時,共有7361人次參與此次活動,收集到各類意見和建議共計239條。

三成網友家庭年禮金開支上萬元

根據長沙晚報報導,7月25日,在《暫行規定》徵求意見活動開展的同時,三湘風紀網還開展了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網路調查,調查問題包括廣大網民對當前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看法、對進一步嚴格規範的看法、家庭每年禮金的開支情況、負擔情況以及廣大群眾對政策出台的預期等。從省紀委了解到,截至29日上午8時,有88.79%的網友認為『非常有必要』或『有必要』對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進行規範,有31%網友的家庭平均每年參加婚喪喜慶事宜宴請的禮金開支達到1.2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以上。

來自學界的專家教授同樣也對該辦法表示了支持和肯定。長期致力於反腐敗理論研究的湖南商學院副院長、湖南省監察學會副會長王明高教授認為,一個沒有任何公權的工人或農民,大操大辦藉機受賄,會有很多人來嗎?黨和國家工作人員也擁有私權,但與普通群眾在身份上有區別,在有些情況下,一些私權必須讓渡。法學專家、湘潭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歐愛民認為,如此規定能端正黨風、政風,淨化社會風氣。

省紀委表示將吸納意見抓好落實

據悉,在《暫行規定》徵求意見活動結束後,省紀委調研法規室將對廣大網友的意見和建議進行梳理、分析,向省紀委常委會議全面真實地匯報好徵求意見的情況,在文件修改時盡量吸納廣大網友的合理建議,使決策更科學、更體現民意。

省紀委常委會議也已經安排有關內設機構開展調研、制訂方案,以進一步嚴格規範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以良好的黨風政風帶動社會風氣的根本好轉。省紀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歡迎廣大網友和社會各界人士,踊躍參與此次網上征集意見活動,並透過網路互動、郵寄信函和電子郵件等方式,向省紀委提出寶貴意見。

網友觀點摘要

網友『LXJ』:婚喪喜慶事宜背後隱含著深層原因,主要是權力與利益的交換,動機有三:一是感情投資,二是權力兌現,三是權力『期權』。治理此類隱性腐敗行為,除了『限宴規定』外,還應建立相應的配套措施,保持政策的持久性,加強廉政文化建設。

網友『清水魚』:細看規定,覺得條款有些不妥之處。首先是沒有細化,出台這個規定是為了規避行賄受賄,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藉助婚喪喜慶事宜斂財;二是人數限制很不合規矩,大家湊一起只為熱鬧,現在家庭又大多都是獨生子女,結婚等事一輩子就一次,親戚朋友都會參與,200人限制得太嚴,有些人主動到場了,是不是應該請他們走呢?三是考慮不全,徵求意見考慮的都是個別現象,沒有全面考慮。所以,出台新規定,應該明確主體,最好是從黨政一把手開始。

 

相關新聞

婚禮宴請規模為何要頂格限制
省紀委調研法規室負責人接受本報專訪

29日,本報記者就《關於規範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暫行規定》(徵求意見稿)的起草、群眾疑問和顧慮等,採訪了省紀委調研法規室主任張飛躍。

新情況新問題出現,12號文件極需修訂

記者:省紀委、省監察廳早在2005年9月就出台了規範婚喪喜慶事宜的文件,為什麼現在又要出台《暫行規定》,初衷是什麼?
張飛躍:早在2005年9月,省紀委、省監察廳就下發了《關於嚴禁領導幹部利用婚喪嫁娶喜慶事宜大操大辦藉機斂財的規定》(湘紀發〔2005〕12號)。但近年來,全省各地操辦婚喪喜慶事宜出現了不少新情況、新問題,12號文件因在規範對象、內容及程式等方面的侷限性,已不適應新的形勢,亟需修訂。

一是12號文件僅限於規範副科級以上領導幹部,沒有把所有黨和國家工作人員納入進來,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目前尚處於制度真空狀態;二是12號文件著重管理領導幹部廉潔自律和藉機斂財問題,但目前婚喪喜慶操辦過程中的問題除了藉機斂財問題外,還有其他幾個問題極需一並治理。操辦宴請的名目越來越多,除了婚禮、葬禮、祝壽、生日、滿月、喬遷、升學、升職等傳統專案以外,購房、購車、結婚多少年、夫妻加起來多少歲,甚至裝修一間客廳,也成為宴請名目,有的地方宴請之風已經陷入惡性迴圈。

『五個不准』+『報告制度』為核心內容

記者:《暫行規定》的核心內容包括哪些方面?
張飛躍:《規定》的核心條款是前6條,即『五個不准』+『報告制度』。

第一條規定可以宴請的種類只能是婚禮和葬禮兩種情況,其他事宜一律不准邀請和接受親戚以外的人員參加。對婚禮的宴請規模作了頂格限制,葬禮因考慮風俗及實際情況沒有作規模限制,但要求從嚴控制規模。這不是放寬尺度,而主要是從保證文件嚴謹易行的角度考慮的。在開展調研和座談中,大家對這一條的認同度較高。絕大部分參加座談的同志認為,只准操辦婚禮和葬禮,宴請頻率就會減少一大半。

第二條和第五條,是不准收受禮金和貴重禮品,也不准給親戚以外的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黨和國家工作人員送禮金和貴重禮品的規定。座談中對這兩條討論相對較多。雖有個別反對和少數質疑,但支持者占絕大多數。我們認為,這兩個『不准』,是整個文件價值所在。也有少數人提出,關係很好的同學、朋友、同事有喜慶事宜,不送禮太難了,希望省裡開個口子,定個200-600元的標準。我們認為,這個建議不能採納,因為給禮金定標準不僅沒有上位法依據,而且是違反法律和紀律的,更何況,全省各地經濟發展情況與風俗習俗不一,很難從全省角度定出標準。

禁止請客是利用公權干涉私權?

記者:有網友說,做壽、生子是人生大事,這都不准辦酒,是利用公權干涉私權,你怎麼看?
張飛躍:做壽、生子是人生大事,禁止請客是利用公權干涉私權?我不認同。為老人做壽、生孩子確實是家裡的大事喜事,應該慶祝。但這畢竟是自己家裡的事情,與別人有什麼關係?再說,你為老人做壽,自己生孩子是大事,那人家建房子、就業是不是大事?現在操辦喜慶事宜之所以五花八門,就是這樣攀比出來的。有了這個規定,對那些被迫送禮的人來說是一種解脫。黨有黨紀,國有國法。你是黨和國家工作人員,就應當遵守黨紀政紀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