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武/防禦防線與美俄有差距 陸預警系統面臨多重挑戰

隨著資訊化戰爭的到來,武器裝備的精確度和突防能力大大提高,使得戰爭的突然性空前增加。預警監視系統作為國家空天攻防作戰最主要的資訊源,地位作用日益凸顯。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隨著資訊化戰爭的到來,武器裝備的精確度和突防能力大大提高,使得戰爭的突然性空前增加。預警監視系統作為國家空天攻防作戰最主要的資訊源,地位作用日益凸顯。那麼,大陸的預警監視能力近年來取得了怎樣的進步?還面臨哪些挑戰?在此專訪了空軍預警學院某預警實驗室主任閆世強教授。

問:預警監視系統一般由哪幾部分組成?
閆世強:按目標所處的空間位置,預警監視一般由防空預警、防天預警和對地(海)預警三部分組成。其中,防空預警主要是針對3萬公尺以下各類目標的警戒偵察,既包括作戰飛機、空地導彈等戰術性目標,也包括戰略轟炸機、巡航導彈等戰略性目標。隨著飛機和巡航導彈等目標高度上升至臨近空間,即飛行高度達30~100公里之間,對其預警的範圍也隨之拓展。

防天預警就是對高度100公里以上的彈道導彈和空間目標警戒偵察。其中,對彈道導彈目標的預警也稱為反導預警,對空間目標的預警也稱為空間目標監視。對地(海)預警是對地面、水面、水下目標的警戒偵察,包括導彈發射井(車)和潛艇等。

問:在未來戰爭中,怎樣看待預警監視系統的地位和作用?
閆世強:預警監視系統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屏障。它作為戰略預警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對空天來襲目標進行全時域、大區域的預警監視,及時準確地提供來襲目標的情報,為進行有效抗擊和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創造條件,是有效防禦突然襲擊的『第一道防線』。

預警監視系統是國家戰略威懾的重要力量。進入資訊化戰爭時代,威懾理論和方式由『核武器傘』發展為『資訊傘』。有了先進的預警監視系統,就能隨時掌握敵方的戰略動向特別是外太空的戰略態勢,削弱敵方取勝的能力和信心,使其不敢輕舉妄動,達到威懾的目的,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全勝戰略。

預警監視系統在整個作戰體系中起著支撐作用。未來戰爭強調系統對系統、體系對體系的整體對抗。武器裝備整體效能的發揮,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資訊的獲取、傳輸、精度以及效率。預警監視系統是資訊化戰爭中奪取資訊優勢的關鍵。作為各類武器系統的重要資訊源,它為精確武器等攔截打擊系統提供情報資訊和足夠多的預警時間,為指揮控制系統提供精確的戰場態勢,是未來戰爭中奪取戰略主動權的重要保障。

問:基於預警監視系統的重要性,有人說,雷達兵從作戰保障力量轉變為資訊作戰的主戰力量?
閆世強:是的。最近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有一個共同點,獲勝者都是憑藉戰場資訊優勢,主導了戰爭的樣式、進程和結局。資訊化戰爭中,資訊在作戰體系中的地位異軍突起,使得雷達兵由此從傳統保障型兵種上升為空軍乃至全軍資訊化作戰主體力量。

問:近年來,大陸軍預警監視體系取得了怎樣的進步?
閆世強:大陸軍預警監視裝備體系已形成了以雷達組網技術支撐下的聯合空情預警網,並正在加速構建空天海地一體化反導預警網。系統建設成效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雷達裝備技戰術性能明顯提高,第三代和三代半雷達裝備所占比例大大提升。二是雷達裝備結構得到顯著改善。除傳統體制雷達外,無源雷達、天波超視距雷達、高機動雷達等新型雷達陸續裝備部隊並擔負戰備值班任務。三是空基預警探測系統初具規模。氣球載雷達、空警200/2000預警機的投入使用,有效解決了低空預警探測的『瓶頸』問題,延伸與拓展了預警監視系統的整體功能。

 

總之,大陸軍預警監視系統對傳統的、常規空中目標具備較強的預警探測能力,基本能適應國土防空安全要求。但相對於美、俄等世界主要軍事強國,大陸預警監視系統建設相對滯後,與系統擔負的使命任務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

一是『一體化』建設相對滯後。『一體化』概念主要是在『體系對抗』戰爭軍事需求的牽引下產生的,『一體化』主要體現在多類型、多平台預警監視系統各自成體系且又能相互協同、有機結合,形成全天候、全空域、遠距離的多層防空防天預警帶。

美、俄等國為應對日益嚴峻的空天一體化威脅,構建了空天海地一體化的預警監視系統。如以北方預警系統、E-3機載預警與控制雷達系統和超視距雷達系統為主構成的美國防空預警系統,可對來襲轟炸機提供3小時的預警時間,對低空巡航導彈的最大探測距離達270公里,後向散射超視距雷達可對來襲的轟炸機和巡航導彈實施遠端、大空域的戰略預警。

俄羅斯防空預警系統以地面防空預警系統為主體,採取要地和區域相結合的防空布勢。地面防空預警監視系統的中近距雷達主要以全國各大城市為中心,沿邊境一線展開和梯次交錯配置相結合部署,構成一個綿密多層的對空警戒系統。其特點是規模和覆蓋面積大,各雷達站重疊覆蓋,並依靠空中預警機彌補地面雷達探測低空目標能力的不足。

二是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建設相對滯後。早在20世紀60年代,美蘇就開始著手彈道導彈預警系統的建設,如今美俄已建立了先進的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如美國構建了由北方彈道導彈預警系統、潛射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和天基預警衛星組成的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可對從北部、東北部和西北方向攻擊北美大陸的洲際彈道導彈,以及從大西洋和太平洋水下的潛艇上發射的彈道導彈進行早期預警。俄羅斯構建了由地面預警雷達系統和天基預警衛星系統構成的彈道導彈預警系統,重點保障以莫斯科為核心的重要目標。

問:大陸軍預警能力建設還面臨哪些挑戰?
閆世強:主要面臨作戰環境的深刻變化所帶來的嚴峻挑戰。在未來資訊化戰爭中,預警監視系統所面臨的作戰環境的主要特點體現在:一是預警空間廣闊。未來作戰,對手可能從水下、地(海)面、超低空、低空、中高空、臨近空間直到外太空發起遠端火力打擊,預警監視系統必須具備全方向、全高度、遠距離的預警探測能力。

二是目標多元、特性複雜。空中目標向隱身化、快速化發展的趨勢日益凸顯,極大地增加了預警系統對其探測的難度。透過外形優化、機身表面採用吸波材料、優化垂直尾翼和發動機噴口等技術手段,先進戰略轟炸機、戰機和巡航導彈的雷達散射截面積顯著降低。同時,第四代戰機不開加力即可超音速巡航,難以穩定探測和連續跟蹤。

現代空天威脅目標的種類大大增加,目標特性差異極大,尤其是空間目標和臨近空間目標的出現,使未來防空預警的重難點不僅侷限於『低、慢、小』目標,也包括了『高、快、隱』目標。如X-37B空天飛機、HTV-2高超聲速飛行器和X-51A高超聲速巡航導彈等『快速全球打擊』武器,其雷達反射面積僅為0.01平方公尺米量級,但速度高達5至20馬赫,飛行和作戰高度跨越空中、臨近空間及外大氣層空間。

 

三是電磁環境複雜。預警監視系統將面臨全頻域、全時域、全空域的電子偵察環境和寬頻帶、高強度、自適應能力強的綜合性電子干擾環境。如偵察干擾頻率覆蓋系統全部工作頻段,干擾功率可達每兆赫幾千瓦甚至上兆瓦,偵察干擾平台包括電子偵察衛星、電子戰飛機等。複雜的電磁環境將使預警監視系統的穩定性和可靠性大大降低,甚至癱瘓,探測威力與工作效能大打折扣。

四是生存環境嚴峻。預警監視系統不僅將面臨電子干擾等『軟』殺傷手段的威脅,還將面臨反輻射導彈、反輻射無人機等遠端精確打擊武器『硬』摧毀的威脅。此外,電腦病毒和網路攻擊等資訊攻擊技術與戰法日臻成熟,電磁脈衝彈、高功率微波武器等各種新機理武器湧現。其必須採取機動作戰、多手段防護、結構調整和自適應重組等綜合措施,以保證預警監視能力穩定可靠。

問:原空軍雷達學院更名為空軍預警學院,如何看待這與空軍戰略轉型的關係?
閆世強:從空軍戰略攻防作戰需求看,這符合從戰術向戰略、防空向空天一體、兵種向聯合、單一向體系的轉型需求,是基於資訊系統聯合作戰的重要基礎和必要條件,是現代化空軍建設發展的起步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