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iPone神器!Moto X的全貌及背後故事是…

摩托羅拉發布的Moto X標誌著Google Phone的到來。新任摩托羅拉CEO Dennis Woodside 這樣表示,我們要做一款能最輕易地接入這些服務的設備。透過「touchless control(無接觸控制)」的辦法來啟用Google Now服務,就是該策略的最佳案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兩年前,Google出人意料地以125億美元鯨吞了摩托羅拉,成為Google史上最大手筆的收購案,遠超此前對YouTube (17億美元) 和DoubleClick (31億美元)的收購。對YouTube和DoubleClick的收購可謂極為成功,但一直以來,外界對Google收購摩托羅拉的舉動感到困惑。其時,被專利訴訟案困擾的Google似乎可借摩托羅拉豐富而寶貴的知識產權做防禦,但是,如果只計算專利的價值的話,它們還不及收購價的一半。Google同時還收獲了摩托羅拉位於芝加哥的硬體業務,Google的員工數量幾乎增加了一倍,但卻似乎未能給Google帶來太多價值——員工並不Googly,業務本身似乎也沒有向上發展的跡象。Google到底是怎麼想的?

終於,我們有了答案。今天發布的Moto X標誌著Google Phone的到來。根據36氪報導,在Google推出的系列硬體產品中,Moto X是首款充分利用了Google軟體和服務的產品。『你觀察一下就會知道,現在智慧手機被用到的最多的功能是地圖、郵件和搜索,而這都是Google的看家本領。』新任摩托羅拉CEO Dennis Woodside 這樣表示,他此前曾領導Google在美國本土的銷售運營。『因此,我們要做一款能最輕易地接入這些服務的設備。』而透過『touchless control(無接觸控制)』的辦法來啟用Google Now服務,就是該策略的最佳案例。用戶可不接觸手機,直接透過 『OK,Google Now』啟動手機,支援語音查詢天氣、導航、撥打電話等。

一起來了解一下Woodside的履歷:最開始時是一名律師,後成為麥肯錫的顧問;2003年加入Google,後到歐洲組建海外銷售機構;2009年回到美國,領導北美的相關業務。關於Google收購摩托羅拉的消息,Woodside也是在報紙上才看到的。幾個月後,CEO Larry Page問他是否願意接手領導摩托羅拉。Page為何會選中他?Woodside自己的猜測是:Page 看中的不僅是自己的管理才能,Google還看好自己在過去十年的經驗,尤其是自己敢於think big,又敢於推動技術發展去實現被認為不可能的事情的衝動。

接手摩托羅拉後,Dennis Woodside 驚訝於那裡有如此多的工程人才,而其中最為出色的卻又苦於被糟糕的公司管理所累而無法施展才華。在Woodside眼裡,摩托羅拉是一家落敗了的公司,而他要將其復興,改造成為一家創業公司型的企業。核心團隊的組建行動開始了,除了留下來的核心工程師外,Woodside還從母公司吸納了躍躍欲試的Googlers進來。Moto X專案啟動時,團隊有70名成員。

這款事關復興摩托羅拉的產品如何定位?此前為Google Local產品負責人、現為摩托羅拉負責產品管理的副總裁Lior Ron說:『我們發現,還有如此多的用戶需求沒能被滿足到。』他曾在一篇博文中稱,因為有如此多的來自不同廠商的不相容的硬體,Google很難把許多更創新的idea給實現出來,比如你走進一家餐廳時,手機就能給出提醒,自動向用戶提供功能表和點評資訊。『想要實現這些創新的idea,你就必須在硬體層面進行創新。這也是最初令我興奮不已的地方。』

以下就是該團隊琢磨出來並最終實現的『創新主題』:

無接觸控制:這是Moto X的最大亮點。Google 把你在不同設備上輸入的大量個人資訊整合到一起,變身成為一個無所不知的個人助理。用戶無需接觸手機,只需開口說『OK,Google Now』就可啟用Google Now服務,支援語音查詢天氣、導航、撥打電話等。同樣『無接觸控制』的還有動態顯示(Active Display)功能,無需用戶喚醒手機,螢幕會動態顯示時間和通知等重要資訊,是一個低功耗的解決方案。

快速拍照:簡單地說,就是搖一搖迅速開啟相機,此外,整個拍照界面都被做成了快門,拍照時按螢幕任何地方都可以完成拍照,長按即連拍。摩托羅拉稱,從口袋掏出手機到完成拍照僅需1.5秒,比競品快了一倍多。

省電:手機隨時聽令啟用Google Now、或是等著你搖一搖,這些特性好是好,但免不了要耗電。為了盡可能地盡少這些功能的耗電量,Moto X 團隊利用了此前的一款智慧腕表Moto ACTV的現成節電技術。他們為Moto X設計了名為『X8 移動計算系統』的專門架構,其核心架構基於高通驍龍S4,另搭載了摩托羅拉自行研發的『自然語言處理器』和『語境計算處理器』的兩個關鍵部件,前者負責處理音頻、噪音預測以及降噪,後者負責傳感、演示和接觸交互。這一架構實現了非常低的功耗,要不然,按摩托羅拉工程設計高級副總裁Iqbal Arshad的說法,用戶一天得用上三塊電池才行。

 

免觸控的驗證:手機不設密碼讓人不放心,設了密碼的話,每天點個一兩百次密碼也足夠讓人頭疼。摩托羅拉準備了一塊能夾到衣服上去的NFC塑膠牌(另售),如果它距離手機為幾英尺的話,啟用手機就無需密碼驗證。

個性化和定製化的設計:Moto X 並沒有走拼參數、跑分數的路線,而是主打個性化和定製化。基本配色為黑白兩色,用戶可以定製包括前後面板、記憶體、手機壁紙、機身刻字等,搭配組合多達2000多項,做到『隨心而設』。

摩托羅拉的野心

你要是有機會和摩托羅拉的領導團隊交談的話,你有時很難分辨他們傳達出來的資訊是摩托羅拉的還是Google的。雙方肯定都意識到了連蘋果和三星這樣的勁敵近兩年來都缺乏跳躍式的創新,大都是增量式的發展。他們嗅到了機會。『對Google而言,三年並不長,十年才算長,』Arshad表示,『我們要創造認知計算的未來,這才是我們的目標。』

為此,摩托羅拉模仿DARPA的模式,創立了ATAP小組(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ducts,先進技術和產品),專門尋找、投資並開發能夠整合到摩托羅拉產品中的技術。此外,為了能有驚世的創新,摩托羅拉甚至還挖來了前DARPA的負責人Regina Dugan及其副手Ken Gabriel。『我們曾思考:是什麼元素讓DARPA如此成功?同樣的成功又能否在商業環境下實現?』Dugan這樣說。對她而言,成功的關鍵在於:在恰好能被商用的時候採用快速發展的技術。

和DARPA一樣,摩托羅拉的ATAP小組也以兩年為期雇佣研究人員——兩年足夠短,利於給研究人員形成壓力,高效工作;兩年又足夠長,研究成果可以進入demo階段。

在短期來看,Google正不惜代價地打造手機並推動技術進步,Android和Google的諸多服務也在過程中一並發展。摩托羅拉並沒打算在近期實現盈利。『當然了,我們肯定也不能總成為母公司的負擔,』Woodside說,『但在短期內,我們的目標並不是賺上很多的錢,未來還有更大的願景在等著我們。』儘管有觀點認為智慧手機市場已被三星和蘋果霸占了,但Woodside堅信,摩托羅拉一定能賺到錢。

他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年,一個資金充裕的摩托羅拉會採用新型材料和新的技術創造產品,比如,可彎曲但弄不破的螢幕。摩托羅拉還把目標瞄準了發展中國家,計劃推出低價的智慧手機。當然,還有ATAP目前不可為外人道的機密專案。Google高達125億美元的實驗從Moto X開始了。Woodside不願人們將其稱為Google Phone,儘管如此,但和Moto X最大亮點聯繫在一起的咒語卻是:『Okay, Google Now』。

備註:原文來自Wired.com,原作者為Steven Levy,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