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吸毒女產子後「送」給他人 嬰兒竟被放豬圈餵養

只因自己的父母是吸毒人員,剛剛出生、尚在襁褓之中的男嬰浩浩竟被當作「貨物」一般被幾番轉賣,命運之坎坷令人唏噓。而在抱得孩子回家後,胡強並沒有時間照顧孩子,他竟然將這個剛出生的男嬰放在自家蓋的豬圈裡面餵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只因自己的父母是吸毒人員,剛剛出生、尚在襁褓之中的男嬰浩浩竟被當作『貨物』一般被幾番轉賣,命運之坎坷令人唏噓。直到3年之後,男嬰才被警方解救回了上海。近日,此案的相關涉案人員均已被奉賢檢察院批准逮捕。

吸毒父母無奈『送』走骨肉

根據新聞晚報報導,來滬多年的沈雲麗一直有吸毒史。 2007年9月,沈雲麗因為吸毒被處勞動教養一年九個月,2009年4月解除勞教後就和同為吸毒人員的奉賢本地人郭烽結識,兩人之後一直處於同居狀態。2010年6月18日,沈雲麗產下一名男嬰。 『那天我在奉賢西渡的暫住地羊水都破了,而當時我和郭烽都在吸毒,對眼前的情況手足無措,所以電話聯繫了周丹輝。 』到案後沈雲麗對檢查官供述。

1970年生的周丹輝也是外地來滬人員,2000年時來奉賢打工。 2003年底他開了個飯館,結識了郭烽,之後也結識了沈雲麗,三人經常待在一起,漸漸熟悉起來。當天接到郭峰的『求助電話』之後,他當即打車送他們去了奉賢中心醫院。到了醫院之後,周丹輝還墊付了30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住院押金。沈雲麗產下男嬰後,醫生對其表示:『你是吸毒人員,小孩可能會受到影響。 』這讓沈雲麗頗為惴惴不安。

第二天,周丹輝到醫院看望沈、郭二人。二人憂心忡忡地問周丹輝,孩子要怎麼辦?周丹輝告訴他們:『你們兩個人都是吸毒的,孩子也無力養活,不如送人。 』周丹輝告訴沈雲麗,正好奉賢當地有一對四十多歲的夫妻沒有子女,可以收養孩子。經過商量,沈雲麗和郭烽同意把孩子送給別人撫養。當天下午,周丹輝就去醫院抱走了孩子,給了郭烽近8000元錢,稱是對方給的『營養費』。郭峰用這筆錢出院結帳之後,正好還剩餘3000多元,就把欠周丹輝的3000元住院押金還清了。

生母想見兒子卻被搪塞

而實際上,周丹輝並沒有把這個嬰兒交給當地人撫養,而是以18000元的價格賣給了山東人李進。李進是1982年生人,初中文化程度,1997年來滬在奉賢區西渡鎮做水果生意。因為聽老家的大舅子胡強說起過想要『在外面抱一個孩子』,跟周丹輝熟識的他便留了個心眼。在獲知周丹輝『手上』有一個男嬰時,他便和周丹輝取得了聯繫。在周丹輝從醫院將男嬰抱走的時候,李進就等在醫院的西門口時刻準備『接應』。在得到男嬰之後,李進給了周丹輝18000元。當天晚上,接到李進電話後的胡強便從山東趕到了上海,看了一下男嬰之後就把18000元給了李進,之後就把男嬰帶回了山東。

可憐的沈雲麗和郭烽初為人父、人母沒幾天,就不得不將自己的親生骨肉拱手『送』給了別人。過了幾個月之後,沈雲麗遇到周丹輝,向其詢問『孩子怎麼樣了』,並表示希望見見孩子。周丹輝心虛之下信口開河,謊稱『孩子身體有問題,對方還要找你們算帳呢。我和他們說你們是外地人,已經回老家了,對方這才罷休。你們以後不要再提這個孩子的事了。 』果然,之後沈雲麗再未提過此事。更可憐的是這個男嬰,出生已經頗為坎坷,而剛出生兩天便被人賣到了遠離自己生父母的山東,等待他的是更進一步的艱難險阻。

嬰兒被放在豬圈中餵養

胡強是山東一個農村的村會計。他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女兒已經上高二,兒子如今9歲。而在當地農村有『買嬰兒』的習慣,因為當地人普遍認為身邊兒女多可以養老。在抱得孩子回家之後,胡強並沒有時間照顧孩子,他竟然將這個剛出生的男嬰放在自家蓋的豬圈裡面餵養。夏天天氣炎熱,豬圈裡臭味撲鼻,男嬰又熱又餓又難受,經常哇哇大哭。沒過幾天,孩子的啼哭聲就被前去胡強家幫忙種玉米的張芬芳聽見了。張芬芳循聲找去,在胡強家的豬圈裡發現了這個剛出生的男嬰,震驚不已。

張芬芳和胡強也有親戚關係,胡強是張芬芳老公的舅舅。張芬芳知道這個男嬰不是胡強親生的,便向胡強詢問緣由。胡強告訴她,孩子是從上海抱養來的,孩子的生母是個『還沒結婚的大姑娘』,小孩沒法跟在生母身邊,所以才把孩子買回來。『胡強自己工作很忙,平時還要種地、養豬,那段時間他家裡還正巧在造房子,根本無暇顧及這個男嬰。我覺得這個男嬰挺可憐的,就向胡強提出要買這個孩子,回去自己撫養。 』張芬芳向檢查官如是供述。

張芬芳與丈夫已經結婚6年,但由於她有習慣性流產,所以兩人一直都沒有孩子。胡強同意了張芬芳的請求,最終以36000元的價格將孩子賣給了張芬芳。此時,男嬰已經在豬圈裡生活了一個星期。買來孩子後,張芬芳夫妻倆對孩子疼愛有加,給他取名為浩浩。而由於浩浩沒有出生證明,所以一直都沒能報上戶口。

 

生母想『買回』孩子卻困難重重

2011年4月時,沈雲麗根據各種資訊分析,自己的孩子可能並未如周丹輝所說『被本地人收養了』,而是被拐賣了。因為念子心切,沈雲麗四處託人打聽自己孩子的下落,最終打聽下來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經被賣到了山東。得知孩子下落之後,沈雲麗和郭烽的哥哥以及其他知情人一起迫不及待地開車去了山東,透過知情人的老鄉終於找到了張芬芳的住處。 『我遠遠看到了這個男孩,當時心裡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 』沈雲麗說。激動之下,沈雲麗當時就提出想把孩子買回來,但知情人的老鄉卻把沈雲麗攔住了,表示當地的風俗是『誰家買下的小孩就是誰家的』,要再買回來幾乎不可能。無奈之下,沈雲麗一行人只好先回上海。 『我們想再想想辦法。 』沈雲麗說。

但沈雲麗一直都沒有想出『辦法』來。直到2013年4月28日,有知情人舉報稱:2010年6月期間,有人從沈雲麗處以欺騙手段購買一男嬰,之後又將男嬰專賣到了山東,從中獲利。接報後,民警立即展開調查,隨後發現周丹輝、李進二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此時,周、李二人都已經不在上海。2013年6月17日和6月25日,警方分別在吉林、江蘇將犯罪嫌疑人周丹輝、李進抓獲。根據兩人的交代,民警也趕到了山東將已經3歲的浩浩帶回了上海。 6月29日,透過警方的工作,胡強以及張芬芳夫婦也來到了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拐賣兒童者終被批捕

目前,周丹輝、李進因涉嫌拐賣兒童罪已被奉賢檢察院批准逮捕,胡強因有自首情節且態度良好被取保候審,張芬芳夫妻雖涉嫌收買被拐賣兒童,但因態度良好,積極配合,也被取保候審。奉賢檢察院將依法對他們提起公訴。記者了解到,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凡是拐賣兒童的,不論是哪個環節,只要是以出賣為目的的,有拐騙、綁架、收買、販賣、接送、中轉、窩藏行為之一的,不論拐賣人數多少、是否獲利,均應以拐賣兒童罪追究刑事責任。

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生活就如此不幸,讓人辛酸。而同時讓人欣慰的是,浩浩如今身體健康,目前仍和處於取保候審中的養父母待在一起。對於浩浩今後的成長,檢察機關建議社區民警、政府有關部門關心並處理好被拐賣兒童浩浩的心理開導事宜,並關心浩浩的生活和成長。鑑於浩浩的親生父母有吸毒史,如果其親生父母無能力撫養,可在徵求其意見的情況下,聯繫浩浩的養父母張芬芳夫婦辦理領養手續,由其養父母負責養育,防止發生不利於兒童成長的事情。(文中所涉人物皆為化名)

記者調查:他騙社工說,孩子流產了

上海奉賢思齊禁毒社工沈玲英介紹,今(2013)年40歲出頭的郭烽是奉賢本地人,在1990年的時候因為盜竊罪,曾被判有期徒刑15年。在他服刑期間,妻子帶走了家裡的財物,離開了家。雖然兩人並沒有辦理離婚手續,但關係一直不好。出獄後,郭烽認識了與他年齡相仿的沈雲麗,後者從外地來滬,生活幾經波折,兩個人確定了戀愛關係,並同居在一起。 2008年,郭烽開始吸食海洛因,同年11月被發現。也是從那時起,沈玲英開始與他接觸。

跟很多吸毒人員不同的是,郭烽對社工的工作很配合。剛開始戒毒,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尿檢,只要接到社工的通知,無論自己身在何處,他都會盡快趕回去檢查。在此後相當一段時間裡,郭烽戒毒情況良好。

2010年春節前後,在一次會談中沈玲英發現,沈雲麗頻頻作嘔,腹部也是有凸起的跡象。看到沈玲英關切的眼神,郭烽很得意地說:『我老婆懷孕啦,我要做爸爸啦。 』到了當年6月,沈玲英估算著日子,給郭烽打去電話,詢問沈雲麗生產的事情。電話那頭郭烽沉默片刻,告訴她,孩子查出來不好,已經流產了。沈玲英說,『只是沒想到,他們竟是轉手將孩子賣掉了。』因為吸毒,郭烽兩人的生活狀況一直都不是很好。去年11月,郭烽在工作中又認識了一名吸毒的朋友,直接導致了復吸。在當月的尿檢中,他的檢測結果呈陽性。隨後,郭烽就脫離了禁毒社工的監管。沒有經濟來源,又要支付兩個人的吸毒費用,他最終走上了很多吸毒者的老路——以販養吸。今年4月,郭烽因為販毒,被警方刑拘。

『事實上,吸毒人員並沒有被剝奪對子女的監護權,而目前針對吸毒子女的社會救助機構正日益健全。 』上海市禁毒辦工作人員說。例如,長寧區華陽街道針對吸毒人員家庭特殊情況,組織有相同經歷的青少年們開展『成長之旅』小組活動,通過小組來改善組員某些不良的情緒、認知、行為,改變他們的價值觀念、精神心理狀態和生活方式。再如,虹口區嘉興路街道每年設立專項資金10萬元,用於涉毒家庭青少年子女的獎學、助學,並先後開展了『春風送溫暖』和『秋季送關懷』活動,給孩子們發放學習用品或生活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