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頭媒體再度崛起?貝佐斯購華盛頓郵報 買的是過去

Jeff Bezos對華盛頓郵報的私人收購更加證實了大眾傳媒行業的一個趨勢,這個行業正在回歸早期的寡頭模式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Jeff Bezos對華盛頓郵報的私人收購更加證實了大眾傳媒行業的一個趨勢——這個行業正在回歸早期的寡頭模式,如果有人能摸索出一個符合數字化時代情境的寡頭模式的話,這個人或許就是Jeff Bezos了。

據飛訊網報導,很難想像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更稱得上是傳媒行業的重磅炸彈了——華盛頓郵報,這個有著136年歷史、歷經Graham四代的家族報業, 曾在美國新聞業版圖中占據著傳奇般的角色,今天被Jeff Bezos本人以2.5億美元現金收購了。從多方面講,Jeff Bezos的收購只是進一步印證了傳統媒體行業一個變化趨勢——上市新聞公司的衰落,以及寡頭媒體的再度崛起。

此收購案中的私人交易屬性更加突顯了傳媒業寡頭化的趨勢,整個收購與Jeff Bezos亞馬遜CEO的職位毫無關係。如果亞馬遜創始人不是出於個人信條,新聞事業的社會效益或者一種個人偏好而是出於賺錢的目的的話,他就會以整個亞馬遜的名義完成這項收購了。

媒體寡頭的回歸

這種趨勢變得越來越清晰了,Bezos是本周第二個收購業績虧損的報紙的非媒體行業億萬富翁:此前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波士頓紅襪隊的老板John Henry剛剛以7000萬美元完成了對Boston Globe的收購。

類似的收購案例不勝枚舉,不久前,曾經營一家賀卡公司的Aaron Kushner 買下了Orange County Register(橘郡記事報),當然億萬富翁巴菲特一直在收購一些小型的報紙(雖然不得不承認有些買賣確實很糟糕),還有Facebook創始人之一Chris Hughes於去(2012)年買下了New Republic(新共和周刊)。紐約時報作者David Carr還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過一些案例,如一伙商業人士收購了Philadelphia Media(費城媒體集團),一個富有的開發者買下了San Diego Union-Tribune(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等。

正如Carr等人說的那樣,傳媒行業正在回歸之前的發展模式——那時候報紙還不是以巨大的利潤實體的形式存在,還不是如KnightRidder傳媒集團那樣大型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在報紙發展史的早期,報紙的業主往往是一些在其他行業積累了財富的資本家,報紙于他們而言,一方面是表達政治、經濟訴求的通道,另一方面也是回報社會的一種手段,正如上流社會的人向交響樂隊和芭蕾舞事業提供捐助一樣。

Bezos深諳網路帶來的挑戰

這種回歸性發展的趨勢其實也反映了新聞行業在基本性質上變化 ——有些人可能認為包括報紙、雜誌和電視在內整個大眾傳媒也許是一種歷史偶然性,而非一種自然而然的發展產物。正如James Fallows在Atlantic的文章中提到的那樣,嚴肅的新聞業從來都不是一樁好生意,所以它始終需要依附一個有贏利能力的主體。

不僅人們接觸媒體的方式發生了變化,伴隨該變化而來的還有廣告模式的劇變,它早已不是一種面向大眾的傳播,而是呈現出了高度分眾化特點。後一種變化是報紙及其他傳統媒體非面對不可的,Jeff Bezos在寫給華盛頓郵報員工的信件中提到了這點。

網路正在改變新聞業的每一個元素:日益縮短的新聞生命周期、受到侵蝕的長期穩定的收入來源、新興的競爭方式,很多模式新聞採集上甚至是零成本。現在沒有一個共我們參考的行業範本,新聞業的前景也不明朗。我們需要去開創新的模式,這也意味著我們得不斷嘗試。』

Bezos表態說,他並不打算涉及報紙的日常經營,他對目前的管理團隊有十足的信心(不管正確於否,大部分收購者都喜歡這樣說),但他很清楚,改變勢在必行。就連華盛頓郵報董事長也這樣看,他說,即使不出售,這份報紙也能生存下來,但是我們想要的『不只是活下來』。

華盛頓郵報下一步將怎麼走?

除了數以十億計的個人資金外,Bezos能帶給華盛頓郵報哪些現有團隊所不能的呢?最明顯的一點就是,Bezos比任何其他人都深諳網路世界以及在線商業的特性——至少可以說,他比任何媒體負責人都更理解在線媒體(書籍、音樂等)的特點。

正如Om和我之前提到的那樣,Don Graham及時地認識到網路的變化確有過人之處,而且他與Facebook CEO扎克伯格的關係頗為緊密(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有這層關係,扎克伯格對收購華盛頓郵報並無興趣)。華盛頓是一家敢於大膽嘗試的媒體,它推出了Trove這樣的新聞推薦服務、基於Facebook的新聞閱讀器,更不用說其旗下的社交廣告創業公司SocialCode了。

也就是說,Jeff Bezos不僅擁有資金資源,同時還有足夠對社交網路的洞見得以帶領華盛頓郵報實現重大的變革——如果他有此意願的話,報業將會數字版圖中獲得新的地位。倘若能夠目睹Bezos 之輩對新聞業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的話,接下來幾年的新聞事業將會呈現大不一樣的光景。

註:本文作者Mathew Ingram,原載於Giga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