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堰塞湖!審計風暴下 萬億城投債風險隱現

大陸在資金成本居高不下和監管收緊的背景下,城投類企業債7月發行規模僅82億元人民幣,觸及年內單月發行量最低點,而政府性債務審計風暴更是引發對城投公司再融資受限及存量債務違約風險的擔心。機構資料顯示,城投債存量規模已達3.2兆元人民幣,形成巨大的債務「堰塞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在資金成本居高不下和監管收緊的背景下,城投類企業債7月發行規模僅82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觸及年內單月發行量最低點,而政府性債務審計風暴更是引發對城投公司再融資受限及存量債務違約風險的擔心。機構資料顯示,城投債存量規模已達3.2兆元,形成巨大的債務『堰塞湖』。

根據經濟參考報報導,作為銀行信貸之外的主要融資管道,由地方融資平台發行的城投債近幾年快速膨脹。去(2012)年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城投類債券達6367.9億元,比2011年增長148%。

在城投債快速擴容之際,一些地方融資平台反映出來的債務規模高企、結構不合理、抵押物估值虛高等問題也遭到詬病,其背後的信用風險也引起業內警惕。不過,隨著去年12月四部委下發《關於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融資行為的通知》和發改委加強企業債風險防範並進行核查,城投類企業債發行逐漸放緩,並在今年7月跌至谷底。Wind資料顯示,7月城投類企業債發行規模僅為82億元,相比上半年平均每月數百億規模出現大幅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8月1日在大陸全國鋪開的政府性債務審計將地方融資平台舉債納入審計範圍,並對其資產質量、財務狀況、盈利能力、償債風險變化情況等進行摸底。對此,業內認為,城投債因發行主體經營狀況參差不齊、資質分化嚴重,將率先面臨衝擊。

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地方政府性債務裡面的很大一塊是城投債。在審計政府性債務的背景下,城投債發行肯定會有所緊縮,可批可不批的,可能就不批了。』『從2011年審計政府性債務之後,發改委、銀監會、央行以及財政部等部門對融資平台公司負債的監管力度越來越大。目前地方負債情況非常不樂觀,必然影響城投債的發行。』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馮興元對記者說『城投債有發行計劃,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央不會讓地方大規模發債,會維持、收縮或只是少量增加債務規模。』

中誠信國際發布的資料顯示,截至7月底,城投債的存量規模約為3.2兆元,相對於地方政府性債務餘額,占比在22%至27%。從到期分布來看,城投債到期償付主要集中在2016至2020年,今明兩年到期償付規模分別為1149.8億元和2239.4億元,分別占城投債存量的3.56%和6.94%。

民生加銀基金高級分析師張旭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4月份以來城投債發行越來越少,審計風暴可能會使這種低發行量狀態時間延長。未來不排除出台相關限制政策,可能會使城投公司融資渠道收窄,影響存量債務償還。另一方面,市場對低評級城投債信用風險敏感性加強,一旦暴露出風險點,價格下行壓力將加大。

其實,就在7月下旬審計署將對政府性債務開展審計的消息傳出後的首個交易日,部分城投債價格便開始承壓,其中,主體評級和債項評級均為A A的『12海門債』價格大幅下挫4.08%,『12喀城投』下跌3.90%。中誠信國際則認為,中長期而言,此次審計有助於摸清政府性債務的真實狀況,有助於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透明化和防控城投企業風險。但短期來看,審計行動和國家發改委正在實施的企業債券自查行動,將在一定程度上減緩新增城投債的發行節奏和規模,加大平台企業資金壓力。

 

不難看出,在銀行信貸受到嚴格控制的同時,一旦發債融資管道受阻,體量巨大的城投債所面臨的償債壓力不容忽視。而此前經審計署審計的6576家融資平台公司中,有358家存在借新還舊問題,借新還舊率平均為55.20%;有148家存在逾期債務80.04億元,債務逾期率平均為16.26%;有1033家存在虛假出資、註冊資本未到位等問題,涉及金額2441.5億元。

一位不願具名的大型券商首席債券分析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坦言,城投債發行目前正陷入兩難困境。他分析稱『目前地方債務問題已經很嚴重,很多城投債都是靠滾動發行還錢的,如果不發,融資渠道就沒有,短期資金鏈斷裂後就有信用風險;如果繼續發,就意味著債務負擔和風險累積。這背後是一個短期壓力和長期壓力的問題。』

談及存量債務的風險,楊志勇告訴記者:『如果城投公司經營得好,自己能夠還錢自然沒有問題。如果經營不好,債務有可能會轉嫁給地方政府。關鍵還是看經濟運行狀況,如果經濟平穩,債務也就不成問題了。』馮興元還表示,城投債發行需要對外公布,有很強的傳遞效應和符號效應。如果不還城投債,會直接影響到地方政府形象。所以,如果地方政府能融到資,會先償還城投債。

對此,業內普遍認為,城投債出現大規模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不大,但個別財政實力較弱尤其是中西部地區的城投債不排除暴露信用風險的可能,最終或許還得靠政府『兜底』。上述券商首席分析師則表示,化解存量城投債風險最好的辦法就是有節奏地控制新增債務,再把老的債務清理掉『有真實還款來源的城投公司要規範好,沒有還款能力的該處置就處置。長期來看,應在經濟穩定增長前提下化解債務,僅靠控制規模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