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F1賽事一樣讓人噴火~盤點性感的賽道舉牌撐傘女郎

追求極速,充斥雄性荷爾蒙的賽道,可以與『美色』如此完美的結合。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名F1簽約女郎的年薪高達30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她們分『三六九等』且等級森嚴,最高端的賽道女郎精通賽車知識……,這些賽道邊的靚麗身影,絕不僅僅是鋼鐵猛獸的陪襯。

賽車女郎的前身『Race Queen』最早誕生於日本

據中新網報導,在早期的賽車運動中,幾乎見不到女性的身影。直到60年代末期,日本模特小川羅莎(小川ローザ)出現在日本國內摩托車賽的頒獎禮上,人們才猛然意識到:追求極速,充斥雄性荷爾蒙的賽道,可以與『美色』如此完美的結合。小川羅莎模仿瑪麗蓮‧夢露拍攝的宣傳海報風靡一時,『Race Queen』也成為一個由日本誕生的英語生造詞,在全世界範圍內開始流行。下圖為小川羅莎拍攝的海報。

 

但是在早期比賽中,賽道女郎僅是陪襯

而在80年代以前,女性對於賽車的意義還是侷限在頒獎禮儀、看台觀眾以及偶爾在車手拍照時作為陪襯的美麗『花瓶』而已。下圖為1977年5月22日,著名瑞典摩托車手Ronnie Peterson在一名女觀眾的胸部簽名,這張照片在當時引起轟動。

直到比基尼女郎的出現,才改變了賽道女郎的地

直到1983年,防曬乳業公司Hawaiian Tropic從美國空運了一批金髮碧眼的模特參加法國勒芒24小時耐力賽的開幕式。這群身著性感比基尼,掛著Hawaiian Tropic公司條幅的模特一出現在賽道上就引起了轟動。下圖為Hawaiian Tropic的比基尼女郎們。

 

日本人從比基尼女郎的成功中嗅到了商機

善於模仿的日本人立刻從Hawaiian Tropic公司的成功營銷中嗅到了商機,1984年,日本的『鈴木8小時』耐力賽開始大規模推廣『賽車女郎』。下圖為穿著性感的日本賽車女郎們。

日本大規模推廣賽道女郎吸引關注度

『鈴木8小時』耐力賽最初由日本四大工業巨頭:本田、川崎重工、鈴木和雅馬哈組車隊參加。自84年引入『賽道女郎』後,『鈴木8小時』關注度激增,當時一場比賽可以吸引超過13萬名觀眾到現場觀戰。而在賽道女郎廣泛普及的今天,『鈴木8小時』的觀眾人數已經降到場均8.5萬人左右,由此可見當時的轟動。下圖為『鈴木8小時』耐力賽穿著性感的女郎們。

賽道女郎又被稱為『Paddock girls』

賽道女郎在英語中又被稱為『Paddock girls』,『Paddock』是賽馬運動前,馬匹被安置上馬鞍和等待出發的區域,引申到賽車運動中,就是賽車出發前的準備區域。這些在準備區為車手們打傘的女孩,因此又被稱為『Paddock girls』。

賽道女郎都是青春美貌的年輕女子

賽道女郎的平均年齡在17、18歲到27、28歲之間,超過30歲幾乎不可能再從事這份工作。這是一份不折不扣的吃『青春飯』的工作。窈窕的身段、姣好的面容以及青春洋溢的年紀,缺一不可。下圖為2012年澳大利亞巴瑟斯特V8超級房車賽的靚麗女郎們。

 

為車手打傘是賽道女郎的主要工作

一項比賽從駛上起跑線到發車往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技師為賽車進行最後的調適、加油,車隊與車手溝通戰術等等。在車手等待的過程中,賽道女郎就要站在車邊,為車手們打傘。下圖為2007年F1澳大利亞站性感的舉牌女郎們。

這項工作其實很有實際意義

也許你會覺得『多此一舉』,花重金請一堆青春靚麗的女孩兒,就為了給一群大老爺們撐傘?賽道女郎的這項工作,其實非常重要。下圖為2012年DTM房車賽賓士車隊的舉牌女郎。

能保證車手不被烈日炙烤

以F1比賽為例,即便在天氣較為涼爽的歐洲站,車艙內行進中的溫度也高達50-60度。車手們身著厚重的比賽服,帶著頭盔手套在狹小的空間內等待,如果還要經受太陽的炙烤,恐怕不等發車就得『熱暈』。賽道女郎撐起的片刻陰涼,彌足珍貴。下圖為F1車手特魯利和他的舉牌女郎。

發車女郎是最頂尖的賽道女郎

雖然頂著烈日,穿著高跟鞋,保持職業笑容為車手們打傘,是一項十分辛苦的工作,然而,這些有幸近距離接觸車手的女孩兒們,已經是站在『賽道女郎』金字塔尖的幸運兒了。下圖為2009年F1日本站,賽道女郎們列隊歡迎車手。

 

以F1為例,賽道女郎分『三六九等』

以F1為例,賽道女郎的級別、從事的工作是有嚴格的區分的。在賽道上,身份不同則待遇和活動區域天差地別。下圖為2008年F1土耳其站上列隊入場的賽道女郎們。

最高級別的發車女郎『才貌兼備』

級別最高的就是在正式開賽前站在車手前,為他們撐傘以及舉著發車牌的女郎,統稱為『發車女郎』。她們不僅外表出眾、身材窈窕,還必須有一定的氣質和修養,並且要有一定的賽車專業知識,能用外語溝通。下圖為2009年F1新加坡站中,列隊走向起點的舉牌女郎們。

發車女郎能獲得與偶像親密接觸的機會

因為她們是與車手最近距離的女孩兒,與心目中偶像『親密接觸』的幸運兒就不乏其人。下圖為2008年F1新加坡站開始前,阿隆索與舉牌女郎握手。

也能獲得更多的出鏡機會

2009年8月30日,印第安納波利斯,『小飛俠』羅西在比賽開始前,為給他撐傘的女郎貼心地戴上帽子。

這對於以模特作為職業的姑娘們來說,有極重要的意義

2012年9月2日,維特爾在F1比利時站奪冠後,『調戲』舉牌女郎,對著她們噴灑香檳。

姑娘們會因此獲得更多的機會

1998年3月8日,F1澳大利亞站,舉牌女郎們圍著『雙冠王』麥可‧舒馬赫合影留念。

 

車隊女郎的關注度僅次於發車女郎

與『發車女郎』同樣受人關注的還有車隊重金請來的車隊女郎。她們在比賽期間遊走於賽場的各個角落,參加各種與車隊有關的商業活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加深公眾對她們所代表車隊的影響。下圖中的比基尼女郎們,是本田車隊請來的。

很多車隊女郎都是職業模特

這些人往往都是職業或是半職業的模特,到賽車場走穴只是她們打的另一份工而已。下圖為1999年F1澳大利亞站,澳洲本土超模Jodie Meares在威廉姆斯車隊車房內拍攝宣傳寫真。

車隊女郎往往外形條件優越

這些女郎往往自身條件較好,『魔鬼身材天使臉蛋』,絲毫不遜於發車女郎。下圖為喬丹車隊請到的女郎。

最低端的是各公司的廣告小姐

其他的賽車女郎只是代表各個公司的廣告小姐而已。不過這就要看這家公司的贊助額以及財力了,越大的贊助商,越有錢的公司,請到的模特就越亮眼,她們在賽道的活動範圍也越大。下圖是石油巨頭殼牌公司的女郎們,是不是很令人心動?

廣告小姐的外形代表公司的實力

從模特的外表和活動範圍,就能大致判斷其所代表公司的實力了。下圖為2009年澳門F3賽事中一家公司的女郎們,看背影難敵殼牌女郎。

廣告女郎往往穿著誇張暴露

如何區分發車女郎和車隊女郎呢?最明顯的,發車女郎都是統一著裝,身上一般不帶有贊助商的LOGO,而且在大部分頂級比賽中,發車女郎一般穿著端莊,不過分暴露。而車隊和贊助商女郎,她們需要穿著緊身衣、超短裙、高跟鞋,身上顯示出贊助商的LOGO,很多廣告女郎都會穿著誇張暴露,以此吸引眼球,達到宣傳效果。下圖中的廣告女郎穿上『輪胎文胸』以吸引眼球。

靠出位的裝扮吸睛

下圖中這些形形色色的廣告女郎,出位的裝扮和靚麗的外形,讓她們即使只能在外場遊走,也吸引大把關注。

F1坐擁全球6億收視率

賽車與網球、高爾夫並稱世界三大貴族運動,而F1更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賽車運動,每站F1比賽,除了現場數以萬記的觀眾外,更可吸引全球超過6億的觀眾守在螢幕前感受發動機的轟鳴。下圖為2007年F1匈牙利站,賽道女郎們吸引眼球。

F1女郎和頂尖車手一樣受人關注

成為F1女郎,就可以和世界上最頂尖的20多個車手一樣,成為鏡頭捕捉的焦點。也因此,F1女郎的選拔,極其苛刻,每一個有幸成為F1女郎的女孩兒,都擁有令人心跳的外表。下圖為2011年F1新加坡站,一名賽道女郎擺POSE被圍拍。

上賽道的66名女郎從數萬競爭者中選出

2004年,F1落戶中國,在數以萬計的報名者中,最終產生了66名幸運兒,她們在上賽道靚麗登場,展現出別具一格的東方美。下圖為2012年F1大陸站,身穿旗袍的賽道女郎們。

F1簽約女郎年薪超300萬人民幣

這些美麗的女孩,她們的薪酬同樣配得上『F1女郎』的金字招牌。如果被賽事組委會相中成為簽約女郎,則年薪高達人民幣300萬元,這筆薪水由賽事組委會支付。下圖為2012年歐洲站中一位巧笑嫣然的舉牌女郎。

商業活動出場費高達萬元

一旦成為F1簽約女郎,除了履行比賽合同外,還有眾多的機會參加車展、品牌活動等等,這些活動的出場費一場就高達萬元。因此,F1女郎,是不折不扣的『財貌雙全』的『白富美』。下圖為新加坡站女郎參加商業活動。

F1女郎的著裝帶有濃重的舉辦國文化特色

F1轉戰全球,每一個國家的F1女郎,都帶有濃重的當地文化特色:譬如馬來西亞的傳統服飾、上賽道的旗袍、卡塔爾的『頭巾裝』等等。下圖為2011年F1馬來西亞站,身穿傳統裙裝的賽道女郎們。

日本是全球最推崇賽道女郎的國家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日本這般推崇『賽道女郎』這個職業,或許因為日本是『賽道女郎』文化的發源地,這個國家的賽道女郎甚至有機會成為『國民偶像』。

歐洲的賽道女郎境遇就『淒慘』地多

而在賽車運動極為普及的歐洲,低級別的賽車比賽當中,賽道女郎並不是一份光鮮的工作。除了站台的幸苦所得,女郎們走出賽場就是一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像在日本,人氣女郎不僅有可能出版寫真,更有機會轉型為職業模特或是進軍演藝圈。下圖為捷克,女孩兒們參加Moto GP賽道女郎的選拔面試。

開放的美國卻不怎麼待見賽道女郎

與日本的備受推崇和歐洲的習以為常相比,另一個賽車大戶:美國對賽道女郎的態度則極為『奇怪』。因為在美國,很多賽車比賽禁止出現賽車女郎,甚至用男人替代性感美女,這是為什麼呢?下圖為美國極為流行的印第安500賽中紅牛車隊的賽道女郎。

保險公司和車手的另一半都不歡迎賽道女郎

原來,因為賽道女郎過火的著裝,惹惱了不少車手的妻子以及女性賽車組織,每年,美國的司法機構都會接到因為賽道女郎而引起的訴訟。加之在保險業發達的美國,保險公司也認為賽道上時不時出現一個性感女郎,對安全駕駛十分有害。

美國甚至有法令禁止賽道女郎著裝暴露

這一現象被Kimberly Lopez-Johnson注意到,他是全美汽車比賽協會的『三朝元老』。綜合以上原因,Kimberly Lopez-Johnson索性出台規定,禁止在美國的大小賽車比賽中出現著裝暴露的女郎。在紐澤西州,甚至直接立法規定賽車比賽中嚴禁出現身著超短裙的模特。下圖中的男子是F1紅牛車隊經理Christian Horner,顯然,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性感的賽道女郎吸引了。

德國房車賽開始招募男模特為女車手服務

而在大眾和寶馬的『老家』德國,嚴謹的德國人也不是很買賽道女郎的帳。在德國房車大師賽中,組委會已經開始招募男模特,為參賽的女車手們服務。

亞洲地區對賽道女郎依賴度最高

從世界範圍看,亞洲地區國家對賽道女郎的依賴度是最高的。除了日本,南韓、大陸、泰國等賽車新興國家都很流行使用賽道女郎。下圖為F1南韓站的長腿女郎們。

以F1南韓站為例,性感女郎令該站聲名大噪

在F1南韓站中,一水兒纖腰長腿美胸的職業模特擔當賽道女郎,令『南韓女郎』聲名大噪,『南韓站』也立刻躋身『最養眼』的F1分站賽之一。

成為職業車模是很多賽道女郎的夢想

在賽車比賽中贏得關注的女郎,就有機會被車企聘用,成為職業車模,在各大車展中拋頭露面,即可以免去風吹日曬的辛苦,還能極大提高曝光率,成為職業車模,成了許多賽道女郎的夢想。

如今這條通道正變得越來越窄

然而,成為車企簽約車模的通道正變得越來越窄。南韓車企『現代』和『起亞』已開始考慮削減車展中的模特數量,起亞發言人表示:『我們希望觀展者將注意力從車模身上轉移到車子本身』。

無論如何,女郎已成為賽道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

從『花瓶』到賽車文化的一部分,賽道女郎的美麗身影已經走過半個世紀。在刺激的比賽之餘,欣賞年輕女孩兒們身著各色服飾,裙擺飛揚搖曳生姿,是車迷們在極速之外,最愜意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