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專家:大陸崛起對日本震撼如原子彈!

日本神話破滅、國力持續衰退、經濟長期低迷,使支撐日本和平發展的戰略理念和社會心態嚴重失衡,引發政局長期動蕩。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報導,8月15日可能成為日本戰後內閣成員參拜靖國神社最多的一次。當下解讀日本,最有價值的當屬日趨猖獗的右翼勢力。可以說,右翼基因深深根植於日本民族的骨髓裡。大陸濟南軍區某部正軍職教授楊運忠對此發表文章評論,以下為內容。

美國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菊與刀》中,這樣描述日本民族:他們既溫和又殘忍,既禮貌又野蠻,既溫文爾雅、謙恭有禮,又嗜血好鬥、殺戮無常,他們既喜歡溫柔的花道和茶道,又鐘愛冷酷無情的劍道和武士道,他們關鍵時候酷愛冒險,有時甚至毫不猶豫賭上國家命運,冒險成功則偷天換日,民族主義猶如打了興奮劑,使全民陷入瘋狂境地。一句話,日本文明外表背後,孕育著一種極端的精神氣質,是不折不扣善於以小搏大和偷襲冒險的民族。可見,右翼傾向是大和民族的固有基因。

日本作為戰敗國,本應在二戰後鏟除右翼勢力的極端變種——軍國主義,遺憾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基本政治制度被保留,眾多甲級戰犯提前被釋放,美對日民主化改造很不徹底。至今日本政要對納粹仍念念不忘。副首相麻生太郎7月底宣稱,日本可效仿納粹果斷修憲,居然得到許多日本人青睞,可見極端右翼在日有一定的社會基礎。

日本長期的國力衰退、政局動蕩、戰略迷茫和發展困局,為右翼勢力提供了滋生溫床和繁衍土壤。上世紀80年代,日本創造了『經濟神話』,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亞洲經濟的領頭雁。但上世紀90年代後,日本經濟衰退而大陸經濟飛速發展,總量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二。有日媒指出,這對其造成的心理震撼不亞於美在日投下原子彈。

日本神話破滅、國力持續衰退、經濟長期低迷,使支撐日本和平發展的戰略理念和社會心態嚴重失衡,引發政局長期動蕩。時值『更年期』的日本,變得狂躁、焦慮、空虛和恐懼,急需一種凝聚力量、宣示強大的精神寄託,右翼勢力此時崛起並廣受支援就成為一種客觀必然。

從日本極右政客石原慎太郎的發跡史,可窺見日本右翼勢力的興衰史。曾對美國說『不』的石原當時遭到日本社會的厭惡。如今他強勢反華,反而受到擁戴。當前右翼勢力成為日本的精神鴉片,侵襲到社會肌體。錯亂的政治神經靠它刺激,失落的社會心態靠它拯救。鴉片雖毒,但它短時可使人亢奮,充滿鬥志。右翼勢力盛行反映出日本的戰略短視和社會虛弱。

當今日本處於發展的十字路口,日本向何處去不僅決定日本未來,也影響亞洲穩定。右翼勢力已主導日本政壇,並以修憲、擴軍、反華為基本訴求。在修憲上,自民黨已達成共識,黨內修憲程式已經啟動,日本修憲看來只是時間問題。在擴軍上,安倍宣稱要將日本自衛隊改為『國防軍』,行使集體自衛權,強化日美安保體制,軍事矛頭直指大陸。釣魚台之爭,折射出日本對華政策歷史性轉變,即由友好轉向敵視,由合作轉向對抗。美國皮尤調查中心7月18日發布民調顯示,日本對大陸好感度最低,僅為5%。另據日媒民調,78%的日本民眾認為『大陸不友好』。不難看出,崛起與反崛起、復興與反復興,是中日矛盾的焦點和本質。

以劍道和武士道為內核的右翼勢力,就是陰魂不散的新軍國主義勢力,就是赤裸裸的反華勢力。現在日本政客越右越有人氣。右翼思維主導日本政壇,將成為今後基本政治生態,而日本護憲勢力已被邊緣化和碎片化。儘管右翼勢力給亞洲國家帶來不少麻煩,但吃虧受害的終將是日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