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親自墮胎為發洩淫慾?!歷史上最荒淫皇帝是…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古代中國歷史上最淫蕩、最無恥的帝王恐怕要算是金廢帝海陵王。海陵王完顏亮,本名迪右乃,小字元功,是遼王宗幹的第二個兒子,母親是大氏。太祖天輔六年(西元1122年)完顏亮生,皇統九年十二月丁巳夜,完顏亮即位,是為海陵王,嫡母圖克坦氏、母親大氏並尊為皇太后。

宋王宗望的女兒壽寧縣主什古;梁王宗弼的女兒靜樂縣主蒲刺、習捻;太傅宗本的女兒混同郡君莎里古真、余都;宗磐的女孫鄖國夫人重節;海陵母親大氏的表兄張定安的妻子奈刺忽;麗妃的妹妹蒲魯胡只等,除了什古的丈夫已死,其他的都有丈夫。海陵王完顏亮不管這些,派高師姑、內哥、阿古等召她們入宮,一一淫遍。史稱凡妃主宗婦被私幸的,都分屬諸妃,出入位下。於是,奈刺忽出入元妃位,蒲魯胡只出入麗妃位,莎里古真和余都出入貴妃位,什古、重節出入昭妃位,蒲刺、師姑兒出入淑妃位,後宮簡直成了一大淫窟。

根據鳳凰網歷史報導,在這群有夫之婦中,海陵王最寵愛的是習捻和莎里古真,她們二人也因之恃寵而驕,竟恃勢笞決其丈夫。海陵王召習捻的丈夫稍喝押護衛直宿,召莎里古真的丈夫撒速在近侍局值宿。海陵王對撒速說:『你妻子年少,遇你直宿,不可讓她宿在家裡,讓她宿在妃處。』撒速除非不要命,只有點頭。一個丈夫最悲哀和恥辱的莫過於是妻子被辱。可海陵王不僅要辱人妻,還要在淫其妻子時讓其丈夫在室外值宿望風!

最為可悲可氣的是,海陵王倖過了習捻和莎里古真,還要在其丈夫的眼皮下,溫柔多情。每次召她們來,他總是提前在廊下恭候,顯得極其殷勤。有時,恭候得久了,不免腰酸腿痛,海陵王就坐在高師姑的膝上,等候兩位美人。高師姑調笑說:『天子何必勞苦如此?』海陵王美滋滋地回答:『我以為天子易得,這等期待,難能可貴。』海陵王認為約會難得,很是可貴,實際上,吸引他並令他願意恭候的是兩位美女能滿足他的淫行,暢快其淫心。

海陵王玩樂的美女太多,自然滿足不了莎里古真的旺盛的淫慾,莎里古真便在海陵王之外另行淫樂。海陵王發現以後,勃然大怒,質問莎里古真:『你愛貴官,難道有貴過天子的嗎?你愛才,難道有像我這樣文武兼備的嗎?你愛娛樂,難道有比我偉岸的嗎?!』說得氣塞咽喉,以致說不下去。海陵王放不下莎里古真,愛倖不夠,哪裡忍心下毒手?一會兒以後,海陵王怒氣全消,又轉過來撫慰莎里古真,讓她不要慚愧,並讓她在宴會時要行立自如,不要讓他人猜度,以免貽笑,後來海陵王依舊屢屢召她入宮行樂。

余都是牌印松古剌的妻子。海陵王喜愛余都,用他自己的話說:余都相貌不揚,但肌膚潔白可愛。在這群美婦中,什古年高色衰,海陵王覺得她還有風韻,在樂過以後又常常以其色衰為笑樂。海陵王淫過了這些美婦以後,一一封授名號:蒲剌封壽康公主、什古封昭寧公主、莎里古真封壽陽縣主、重節封蓬萊縣主。

海陵王淫樂美女,獨占美女,不容他人染指。他嚴誡宮中,不許使男子。凡是在妃嬪身邊使役的僕從一旦有人舉首正視,他便命剜去其雙目。在宮中出入時不許獨行,最少得四人一同出入,由所司執刀監護,不從規定路徑行走立斬。太陽落山以後,下階砌行走者處死。告密者賞錢二百萬。男女倉猝間誤相接觸,先聲言的賞三品官,後聲言的立即處死,同時聲言的一同獲釋。

女使癖懶本已有夫,海陵王喜其色,召入宮中,想封授縣君,然後行淫。可是,癖懶已經有了身孕,海陵王對孕婦也不放過,他親自給她墮胎,強迫她喝麝香水,自己用力揉她隆起的腹部。癖懶痛苦不堪,哀求他不要這樣做。海陵王根本不聽,最終還是弄掉了胎兒,肆其淫慾。本文摘自《宮闈秘史》,作者向斯,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