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廣州洋模調查:有人月入30萬 半數非法打工

Nadya在自己的攝影室內為模特拍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你覺得我們的工作很光鮮,生活很奢侈,事實上,我很多時候為一天要跑三四個城市感到厭煩,也為一些商業活動感到噁心,但這就是工作。』剛從深圳趕完商業演出的俄羅斯女孩Nadya談起模特工作大吐苦水,模特工作最開始給她帶來自信、金錢,逐漸地消食她的時間和精力,如今每天能擠出一個小時來做她真正喜歡的音樂和攝影已經是最奢侈的事。

據新華網報導,有同感的不只是Nadya一人,來自印度的Joy和英國小伙Ken都抱怨,這個行業工作時間太沒規律,行業也不夠規範,生活沒有保障,除了要忍受異地他鄉的寂寞、沉重的生活壓力和工作的奔波外,60%以上的外模還拿著旅遊簽幹活,時刻面臨『非法勞工』的擔憂。活躍在廣州的洋模,外表光鮮,背後卻是更多的艱辛和無奈。

疲憊趕場只為賺更多的錢
『別說一天3個show,我試過連續7個的,34個小時沒休息』

化妝間裡,Nadya坐在化妝台前,臉上仍是濃厚精致的妝容,亮堂的燈光下,雖然面帶微笑,但她眼裡透露出的疲憊卻無所遁形,『我今天趕了三場show,剛從深圳坐和諧號回來,你看,前面那個show的妝還來不及卸。好睏好累啊,一天睡不了5個小時』。髮型師圍著Nadya擺弄,時間不多,她感到緊張,根本無暇安慰或回應Nadya。她對這長期在燙、捲、染、拉折騰下已經顯得枯燥的金髮並不陌生,塗上髮膠,一番折騰後Nadya的金髮神奇般再次充滿光澤。

化妝師不停比劃,她想先卸掉Nadya濃重黑色眼影再選淡一點的眼影顏色並打閃粉,然而節目編導時不時衝進化妝間一句『行了沒?快到模特上去了』的大喊讓她選擇不卸眼妝直接給Nadya打閃粉。本來已是濃妝豔抹,加上閃粉,Nadya感覺自己像個夜店裡的舞女,『不行,太豔俗了,我自己先卸妝吧,給我三分鐘。』話沒說完,Nadya抓上卸妝油自個跑去洗手間。此時編導又跑了進來,『還有兩個節目,模特就要上了,必須快。』

三分鐘不到,Nadya已經卸完妝回來,此時的Nadya臉上乾爽、潔淨,還有點蒼白,金發碧眼,宛如十五六歲的少女,她吐吐舌頭,『又得化妝了。』為了加快速度,Nadya自己動手,畫眼線、貼假睫毛、上眼影、塗睫毛膏,駕輕就熟,『習慣了趕時間,自己在途中化妝,快嘛。』

忙碌讓Nadya把精神的弦從疲憊撥到興奮,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廣州台《師奶永遠OK》節目的錄製。Nadya其實不喜歡太多商業的演出,她更想讓人認識她的另外幾個身份——攝影師Nadya、設計師Nadya。她坦言,頻繁接show不僅可以賺錢生活,還可以透過增加曝光率來增加知名度,『大家知道你了,才會慢慢知道你會攝影,會唱歌,會作曲,會設計。』與Nadya做洋模增加知名度的初衷不同,來自印度的Joy直言,她想賺更多的錢,即使每天只有五六個小時的休息她也不在乎,『別說一天3個show,我試過連續7個的,34個小時沒休息。』

Joy來自印度,家裡孩子多,母親沒有工作,只靠父親一個勞動力難以養活5個孩子,她初中畢業後就沒有機會繼續讀書,後來在酒吧打工時被印度一家模特經紀公司看中,『這家模特公司很小,沒有專業的訓練,也沒專業的經紀人。在印度模特這個行業發展得也不怎麼好,家裡需要我支援,但是在印度根本賺不到錢。』在一個模特朋友的介紹下,她毅然離開印度來到廣州,『廣州市場大,換季的時候會有很多服裝品牌找洋模拍攝新的樣片。』

Nadya經常自己動手,畫眼線、貼假睫毛等。
工作時,為了趕時間,俄羅斯和德國的混血女孩Nadya經常自己動手,畫眼線、貼假睫毛、上眼影、塗睫毛膏,駕輕就熟。她對記者說:『我愛廣州的一切。』

 

來大陸當模特改變生活
『是大陸讓我愛上自己,讓我找到自信,找回自己,大陸是我的第二父母。』

Nadya是俄羅斯和德國的混血女孩,成為模特之前,她只是個自卑的女孩。5歲前的Nadya原本也有個相對穩定幸福的家庭,父母都喜歡音樂,父親不僅長得帥還彈一手吉他,母親會唱歌,英語也說得很棒。但隨著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Nadya一家的生活也隨著國家的動蕩發生巨大的變化。

『父親是安於現狀、有點懶惰的人,解體後很多人找到創業的機會,重新適應並過上更好的生活,但是我們一家適應不了,越來越窮。』Nadya驕傲的父親因找不到工作而更加憂鬱和暴躁,母親受不了離開父親,在Nadya14歲的時候,母親得了癌症去世。

在社會和家庭的影響下,Nadya完全沒有自信,她從不覺得自己長得漂亮,因為沒有人讚揚過她;她不知道生活的樂趣是什麼,因為她看到身邊的人都在忙於賺錢,表現出對金錢和權利的無限渴望;她不了解人存在的意義,因為她只看到人們穿上各種品牌顯擺,沒有人和她交流、分享;『在俄羅斯,我看不到未來。』

『Nadya俄羅斯語的意思是希望,我要找到自己的希望,改變現狀。』於是在街上被經紀公司看中的時候,Nadya抓住了機會。毛毛蟲破繭成蝶,來到大陸Nadya才發現,自己可以接到那麼多的工作,可以被認可被喜歡;她也發現,原來人可以那麼熱情,『在這裡,我找到了自信,找到了自己,改變了自己,可以說是大陸人的接受和喜愛,讓我也愛上自己,讓我做越來越好的自己。大陸是我的第二父母。』

和Nadya不一樣的是,對印度女孩Joy而言,在廣州做模特改變更多的是她一家人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和在印度差不多,但是賺的錢多了,家人的生活就好多了,弟弟們順利讀上書了,給姐姐準備了豐厚的嫁妝,給爸爸買了一套按摩椅。』Joy說,她必須盡量多接活,讓市場知道並熟悉她,才有更多的人找她。她認識很多的外模,有些家庭條件好的外模一邊工作一邊旅遊,遊玩大陸,但是Joy卻只能羨慕,『我要把我其他模特去玩的時間來更多地工作。』

因為要把自己收入的50%分給經紀公司,自己在廣州又要吃要用,所以一個月下來Joy能存下來的錢並不多,『收入也不穩定,多的時候一個月能存一兩萬(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但有時只能存幾百,普通時候是兩三千而已。家裡要建房子,我要賺更多的錢。』

『印度娃娃』寧願冒著被解約賠錢的風險也要接私活
『僅憑正式收入可能不夠生活,更別說我們這種要養家糊口的。』

在客村一個沙縣小吃店裡,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美麗的Joy一下子吸引了小食店顧客的眼光,她卻毫無顧慮,拿起筷子熟練地夾起餃子往嘴裡塞,『這是我今天的第一頓飯,早上太趕,來不及吃東西。』來廣州半年了,Joy最喜歡沙縣小吃,一是好吃,二是便宜,三是快速,Joy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和英語,連比帶劃地告訴記者,她時常打包在路上一邊趕車一邊吃餃子,再喝上一瓶可樂,『感覺人生就有點完美了。』她謹慎地告訴記者,為了賺錢給家人建房子,她今天還要去佛山接一個私活。

其實每個經紀公司都是不允許洋模接私活的,發現的話會解約、賠錢。但是私活的收入高,Joy像不少外模一樣願意冒風險也不放過豐厚的私活,『僅憑正式收入可能不夠生活,更別說我們這種要養家糊口的。』Joy接了一個為佛山某創意園拍攝的工作,按照對方提供的路線,Joy要坐廣佛地鐵到祖廟地鐵站,到祖廟轉乘公車,在一個多小時的地鐵中,Joy先和母親通了一分鐘電話,說好8月中旬寄錢回家;然後和創意園負責拍攝的攝影師講好酬勞,一個小時300元。

到創意園後已經是下午5點,遲到了半個小時。攝影師有點不爽,與Joy討論完並講解大概意思又花去了40分鐘。然後化妝師開始給Joy化妝,Joy無疑是漂亮的,五官精致,像個芭比娃娃,然而,眼中的血絲和燈光下的黑眼圈控訴著她睡眠不足。化妝期間,Joy望著窗外那些來此地過周末的人有點沮喪,他們哢嚓哢嚓地拍照,大聲地笑,Joy卻嘀咕著:『我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休息了,半年沒有旅行過了。』

 

或許是被心情影響,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拍攝並不順利,『感覺不對,感覺不對,給點感情好嗎?』攝影師咆哮起來。Joy不停地Say『sorry』,然後按照攝影師的要求既要擺造型,還要控制著臉部表情。接近晚上10點,在不斷的咆哮中,攝影師終於拍出了滿意的一輯相片,臨走的時候攝影師還拍拍Joy的肩膀,『不是我不憐香惜玉啊,你以後要學會早一點進入狀態,眼裡要有靈魂。要不一起吃個宵夜?』Joy吃驚,微笑搖頭『Back to Guangzhou,nexttime』。

一天的工作終於結束了,從化妝時間開始計算,近5個小時Joy拿到1300元,因為遲到半小時,扣了200元。拿到酬勞的Joy忘記了此前的不快,要知道,要是與經紀人一起來,她只可以拿到650元,她看著另外的650元,眼睛閃亮,開心得像個小孩。

在外模的工資單中,為雜誌做模特、為企業拍攝服裝樣本、拍攝廣告以及演藝走秀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她們上T台走秀的機會不多,所以每次遇到這樣的機會,廣州的模特經紀公司都會激烈競爭,對為數眾多的洋模來說,能輪到自己的幾率其實很小。而一些經紀人也理解他們的行為,『我們也知道,外模生存也沒那麼容易,不影響正常工作的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廣州一洋模經紀人Tony如此表示。

Nadya錄制節目之前在化妝。
Nadya錄製節目之前在化妝。

單幹模特揭露行內潛規則

『50%的收入要給經紀公司,沒有底薪、沒有保險,簽一個工作協定就算是簽了一個公司,不辦合法的證,也保障不了什麼,還是非法勞工!』在廣州,除了像Nadya與Joy這樣簽了經紀公司的外模外,還存在一大批單幹的外模。英國小伙Ken(應受訪者要求,Ken為匿名)每次接活都擔憂,『我其實是「非法勞工」,哪一天被抓了送回去都有可能。』Ken曾經也是廣州一模特經紀公司的簽約模特,在廣州斷斷續續工作了2年後有了自己的市場和人脈,便脫離了公司自己出來幹活。

之所以不再簽約公司,Ken有充分的理由,『首先,外模50%的收入要給經紀公司,我覺得太虧了,這樣下來,外國模特拿到手的錢還沒一般的大陸模特那麼多;其次,即使簽約了,公司其實也沒有幫我們辦理居留許可證。』

按照大陸的相關法規,在大陸唯一有工作權限的簽證是工作簽證。拿到工作簽證可到勞動局獲得就業證。然後再拿著工作簽證、就業證到出入境管理部門取得居留許可證。模特公司屬於營業性文藝演出單位,正規的模特公司必須先在當地文化局登記,取得資質後,再出具模特的護照、履歷、在國外的從業資質證明等文件,到出入境管理部門為模特辦理居留許可證。持旅遊簽證的外國遊客不允許在大陸工作,如持旅遊簽證工作則是屬於非法打工。

『沒有底薪、沒有保險、簽一個工作協定,就算是簽了一個公司,也不辦合法的證件,也保障不了什麼,我還是要以旅遊簽證來大陸,還是非法勞工,工作三個月半年就回去,然後再辦證再來。我有自己的市場和人脈的話,為什麼不自己單幹?』Ken現在廣州已經有了自己的人脈,相比簽約之前,收入增加了近三倍,最好的時候一個月賺了30萬,『沒有給大陸交稅,我也擔憂哪一天被抓了,其實我也想成立自己的公司,給大陸交稅,然後得到保障。』Ken已經開始計劃在廣州成立公司,成為合法的勞動者。

Ken透露,廣州的模特公司仍存在很多的不規範之處,例如多數公司要求外國模特以旅行簽證進入大陸。這些模特一般在大陸工作兩三個月,簽證到期就會離開大陸。『不僅外模不交稅,其實模特公司也是想方設法不交稅的。』

 

經紀公司三個月換一批洋模是很正常的事
『不管是客戶還是經紀公司,貪新厭舊,一直是模特界的特徵。』

據了解,在廣州工作的外模,不管是簽了經紀公司的還是單幹的,嚴格來說,超過60%根本不具備在大陸工作的資格,《勞動法》要求的『四金』等社會保障,經紀公司根本不會也沒辦法提供。『所以這個行業很難規範,洋模可能三個月一換,再也不回來;你也找不到經紀公司的問題。』洋模經紀人Tony分析說。

經紀公司為何不為外模辦理正式工作簽證和居留許可證?Tony表示,廣州主要以時裝和服裝拍攝樣本為主,服裝的季節性強,又需要不同的新鮮面孔,所以外模三個月一換是很正常的事。模特換得快,模特公司不去走正常程式辦理相關證件也就變得合理。

『此外,更重要的是環節複雜了就意味著成本的提高,如果經紀公司幫模特辦齊了手續,那就意味著要延長他們的簽約時間才能收回成本,但這個行業的特性又決定了不管是客戶還是經紀公司,都喜歡不斷看到新面孔,貪新厭舊,一直是模特界的特徵。』而且,各個國家的時裝發布季節交替的時間不一樣,外模也希望能夠到處趕場,抓住時機獲得更多的工作機會,『這麼一來,模特和經紀公司都不願意去辦正式手續。』

一家曾經營洋模的大型模特公司相關負責人則埋怨,更多時候是洋模不願意去辦理證件,『她們覺得我們即使辦理了證件也保障不了她們的利益,而且她們也想頻繁更換國家走show。』該名負責人透露,她公司的洋模在廣州斷斷續續工作兩年後便脫離公司單幹,對公司傷害很大,『她們慢慢有了人脈和關係,也了解廣州的市場了,就自己來單幹,公司培養模特不容易,為模特開拓市場更難,好不容易幫她們打開市場了,她們就單幹了,以比經紀公司低一些的酬勞搶占市場。』洋模流動性大,不穩定性高,培養成本高,該公司表示已經不再經營洋模,轉而專業經營大陸模特,『可以長期在大陸發展。』

對話外模Nadya:我上輩子是個大陸人

Hi廣州:你來大陸6年了,喜歡大陸什麼?
Nadya:我2007年來到大陸,踏上大陸土地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曾經來過這裡,有一種很強烈的歸屬感,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覺得自己上一輩子是大陸人。尤其是走進廣州的一些老房子的時候,看著琉璃玻璃、老窗戶,我感覺自己就屬於這裡。

如果要細數愛上大陸的理由,我可能要說上一整天,我喜歡大陸人包容的性格,容易原諒別人,鼓勵別人;喜歡大陸的美食,北京的烤鴨,一吃就停不下,廣東的早茶,每次去吃總要吃撐才肯走;喜歡中藥,病了也可以不用開刀打針,喝天然的中藥就可以好起來;我喜歡大陸的男朋友。

Hi廣州:聽說你曾上貴州電視台的《非常完美》相親,找到男朋友的?
Nadya:是的。不過我不能告訴你他的名字,他在大陸有點名氣。我們在節目後聯繫,然後在一起了。我被俄羅斯的前男友傷害過,他在廣州做生意,為了能陪在他身邊,我放棄了去日本、南韓、歐美國家工作的機會,一心一意留在廣州。甚至當他生意資金不足時,我每個月拼命接show,把賺到的錢全部給他,可堅持了5年後,他不愛我了,我也完全沒有了自我,後來就分了。我很怕別人不真誠,現在的男朋友給我很真誠的感覺。我覺得只有大陸的男人才能懂我,才會真誠地愛我。

Hi廣州:做模特對外形的要求特別高,你怎麼保持最好的狀態?
Nadya:其實做模特不僅要美麗的外表,還要健康,眼裡有靈魂。外表是上帝給我,我就保持著,堅決不要去整容。我更注重健康,因為模特要從一個城市奔向另一個城市,從一個妝容變成另一個妝容,對身體和皮膚傷害挺大的,要保持就要運動。從兩年前開始我每天跑步,從最開始的800公尺堅持到現在的8000公尺米。另外,模特的眼神很重要,攝影師會要求眼神要有內容。眼神要有內容就必須有情感、有想法、有內涵、有靈魂。

Hi廣州:你覺得廣州的外模行業壓力大嗎?
Nadya:廣州比較早啟用外模,外模也多,競爭很大。但是我知道,很多外模都是非法勞工,權益比較難得到保障,這個問題比較突出。像我自己,我在這裡6年了,不僅做模特,也攝影、作曲,我想開自己的公司,想在廣州買房子,但是我發現不知道怎麼去申請去辦理。■來到中國之後,Nadya完全改變了自己的生活。

來到大陸之後,Nadya完全改變了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