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奇觀/鱷魚復興:巴西濕地孕育世界最大鱷魚種群

數百乃至數千只剛剛孵化出的凱門鱷潛伏在這座潟湖當中,而在整個潘塔納爾濕地,類似的潟湖還有許多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廣袤濕地上的一片沉寂被鳥叫蟲鳴和枝葉搖曳的沙沙聲取代,這些細小斑點才開始悄悄溜走,消失在夜色中。這些小點是巴拉圭凱門鱷幼仔的警覺雙目,這些小鱷魚剛孵化出來兩周,幾乎還沒有鉛筆長。

據江蘇網報導,白天,牠們藏在水草叢中,以躲避可能飛撲下來覓食的鷺和鶴。到了晚上,牠們才偷偷溜出來,捕食昆蟲和蝸牛,慢慢長大後再改為進食體型更大的獵物。如果情況允許,牠們日後可長到兩公尺半長,力量強大到可以捕獲水豚——水豚是生活在該區的體型龐大的嚙齒類動物之一。但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眼下,牠們正處於食物鏈底部,所能做的就是盡量躲在掠食者的視線範圍之外。

數百乃至數千隻剛剛孵化出的凱門鱷潛伏在這座潟湖當中,而在整個潘塔納爾濕地,類似的潟湖還有許多座。巴西西南部沿巴拉圭河鋪展的這片廣袤濕地不僅孕育著或許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鱷魚種群,同時也是環保界最成功的物種復甦案例之一的發生地。

三十年前,巴拉圭凱門鱷處於被人忽視的狀態,牠們遭到無情捕殺,以滿足對鱷魚皮的市場需求,因此數量驟減。『無人能確定有多少隻凱門鱷慘遭殺戮,但數量一定超過百萬隻。』巴西保育生物學家克雷伯·阿略說。20世紀80年代的偷獵活動高潮期間,阿略曾在潘塔納爾濕地從事實地考察工作。

持槍的盜獵團伙在旱季入侵,將聚集在逐漸縮小的水坑邊上的凱門鱷大批量殺死。『他們當場剝下鱷魚皮,將剩下的殘骸留給禿鷹。』阿略說道,『那時候,我常常在座座堤岸上發現堆積成山的逐漸腐爛的凱門鱷屍體。那個年代裡,野外的考察工作不僅令人壓抑,同時也充滿危險,因為那些偷獵鱷魚的人極具攻擊性。』巴西政府對盜獵活動的打擊以及1992年頒布的野生鱷魚皮貿易禁令,減輕了身處困境的巴拉圭凱門鱷面臨的壓力。連續若干個水量豐沛的雨季(這對繁殖十分有利)之後,凱門鱷數量大幅回升。如今,據估計有一千萬隻之多的巴拉圭凱門鱷生活在這片濕地。

然而,阿略警告人們,即便如此,巴拉圭凱門鱷仍未徹底脫離險境。『潘塔納爾濕地的一片繁榮可能會掩蓋該物種在南美洲其他地區仍面臨的許多問題,在那些地方,盜獵現象仍舊猖獗,凱門鱷正逐漸消失。』而就在潘塔納爾濕地內部,各種威脅依然存在:森林砍伐、大壩工程、旅遊業、採礦業、海港的發展等。但是起碼就現在看來,這些潘塔納爾濕地上的王者們仍穩坐王位之上——羅夫·史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