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都是A片惹的禍?日本令人大跌眼鏡的畸形婚姻

在日本傳統婚姻中,女人就是家庭主婦,但近些年,日本婚姻呈現了多樣化格局,不婚、離婚、出軌、頂客等婚姻形式可謂隨處可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日本傳統婚姻中,女人就是家庭主婦,但近些年,日本婚姻呈現了多樣化格局,不婚、離婚、出軌、頂客等婚姻形式可謂隨處可見。日本社會傳統觀念認為,已婚婦女主要職責是專心照顧丈夫的生活,做好家務,養育孩子,當好賢內助。20世紀80年代,日本女性擇偶觀、婚姻觀發生了較大變化,呈多樣化發展趨勢,女性理想的結婚物件是『三高男士』(學歷高、工資高、身材高),她們對男性的收入要求為年薪1000萬日元以上。妻子的生活水準取決於丈夫的收入,丈夫的高收入可以使她們實現一種輕鬆、自在的生活。隨著泡沫經濟崩潰,『三高』擇偶標准也被大打折扣。

據中國日報網報導,進入21世紀,日本女性的擇偶觀再次發生變化,女性心目中『的『三低』男性似乎更受歡迎,『三低』男性指那些為人謙和,會尊重、謙讓、關心體貼女人,經濟自立,能做家務,不束縛對方,尊重彼此生活,有一份穩定職業的男子。目前,越來越多的日本人不再把婚姻作為人生必需的選擇,對不結婚持越來越寬松的態度,認為婚姻是人的隱私,外人沒必要妄加評論。對離婚的寬松環境使得婦女在選擇離婚時思想壓力和心理負擔減輕。

一個時代造就一種婚姻形式,在當今,隨著多元文化對日本社會的衝擊,日本女性的婚戀觀正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她們不再是任勞任怨等丈夫回家的全職太太,她們不再是丈夫出軌後獨吞苦水的軟弱女子,她們不再是將一生的幸福依附給家庭的老實女人。日本婚姻的多樣化格局,彰顯著日本女性爭取男女平等的思想已經萌發,更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的性文化過於發達,消弱了夫妻之間固有的吸引力。

一、在日本有種說法:日本的色情女星可頂一支軍隊。原因是日本色情產業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恰好是國防預算的上限。必須承認,日本的性產業為日本經濟貢獻著不可磨滅的影響,在之前,日本的色情明星基本上都在本土活動,但是,近些年,日本很多情色明星走出國門,遍及世界各地,且即便是在日本混得一般的情色明星在國際舞檯上的每一次亮相都能夠引起一陣騷動。為此,一個有性文化特別包容的國家,導致的結果必定是男人很難將妻子作為維係曖昧物件。

二、走在日本街頭,不但歌舞伎町的娛樂街到處是妖精打架般的廣告,就連晝夜營業的小賣部都會有一個專區放置色情刊物。日本色情片的製作如同流水線,讓其他國家的同行望塵莫及。很多國家對性文化的態度相當含蓄,甚至難以啟齒,但在日本,隨處可見的成人廣告,讓長期生活在日本的人對異性少了些許神秘感、征服欲。以至於日本男人儘管不願意離婚,但卻阻止不了他們追尋婚外情的衝動。絕大多數日本女人面對丈夫的出軌無力規勸,導致的結果將是損耗掉已婚女人對家庭的所有凝聚力。

三、日本男性雖然不贊成離婚,卻對婚外情很是贊賞。男性往往很自豪地聲稱自己有情人,即使開玩笑也愛把自己和公司年輕漂亮的女職員的關係說得更加曖昧。當下,「小三」是全球在談及兩性話題時都不敢忽視的「主」,就算是很多國家的男子都曾對婚姻有過背叛行為,但是,更多國家的婚外情根本經不住晾曬,但是在日本就不一樣了,因為日本男人總認為,坐享妻子,手抱小三才是很有面子的行為。為此,日本女人面對丈夫在情感領域的頻頻背叛,讓更加獨立的日本已婚女人在圍城中不敢受辱,處於對丈夫的失望和報複,作為妻子,恨不得和政府比賽出軌。

四、日本男人平時做事個個都象君子,待人彬彬有禮,可一旦涉及到性問題,就好象換了個人,他們談論起女人和性,個個眉飛色舞、毫無顧忌。已婚女人最在乎的不是丈夫能給自己多少零花錢,在乎的是丈夫是否能對自己關心。受傳統文化影響,日本男人很難在婚姻中給予妻子最起碼的忠誠,再加之男人固有的「色心」,讓日本女人從不指望自己的丈夫是自己的私有物品,為此,日本女人也會帶著出軌無所謂的態度,偷偷的給丈夫戴綠帽。

 

五、日本大學生的性知識極其豐富,比大陸已婚男女都懂的多,他的『知識』大都來自於大量良莠不齊的書刊和電視。日本學生本來就接受專門的性知識課程,再加之在青春期隨處可買的情色書刊和光盤,讓日本青少年過早的對男女之事就了如指掌。導致的結果會有兩種,一種結果是讓日本的年輕人過早的在房事上沾染重口味,另一種結果是讓年輕人過早的對異性喪失興趣。為此,會有些許男女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卻很平靜的選擇了不婚。

六、日本人聚集在一起會談親人的性生活,他們談及親人身體時好象在談論一件藝術品,甚至會直言不諱描述親人的曖昧細節。在這種環境下很難保証某些人有超越倫理的異常想法。日本民間私下裡對『不傷害當事人且不危及他人』的亂倫事件保持著比較寬容的態度,不少日本人都認為亂倫沒什麼大不了,只要兩相情願就等同於一般男女關係。

在日本的法律上,對於家庭論亂事件是明令禁止並會給予很嚴厲的處罰,然而,家庭論亂現象卻依然頻頻發生,一方面是親情的牽扯,讓很多受害者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親人接受法律的嚴懲,所以選擇了容忍到接受到迷戀;另一方面,日本青年過早的略問此類故事,讓他們對論亂現象已經變得麻木、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