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劇評/一齣「青蛇」突顯兩岸巨大美學落差

中國國家話劇院「青蛇」,在台評價兩極。(圖/新浪網)

台北藝術推廣協會2013年引進中國國家話劇院「青蛇」,我在看之前同時聽說極端的評價。

資深舞台設計工作者在臉書說:

「我知道只看了上半場不應該做評論,但是下半場大概也就那樣了吧!一個簡單的意念一直被反覆又反覆,讓人如坐針氈。輕佻的青蛇還可以用花旦的活潑勉強含括,輕佻的白蛇,輕佻的許仙,輕佻的法海,輕佻的歌隊,一台子的輕佻,角色完全沒有落差對比,反而顯得導演的媚俗討俏。大而無當的舞台也跟表演沒啥干係,服裝充滿了奚仲文和葉錦添的影子,郤又隱隱透出些土氣。我想⋯北京人真的悶壞了!」

「藝文超前線」則評論說:

「青蛇全長超過三小時,插科打諢,搞笑兼詩句與白話。

青蛇是情慾上身,作表念白負荷頗重,像是只知性的無腦女人。小青的真相對於她令人不敢恭維的肉慾,人物性格鮮明卻不易共鳴。

法海是冷面笑匠,演的極佳,有先天性心臟病,見小青色誘,大多幽默以對,比呆子許仙可愛多了。

許仙大秀青春肉體,多次脫衣做伏地挺身,讓人想起最近事件。

舞美意境不錯,不過於華麗,但不很驚豔。

過於冗長是敗筆,在白蛇自願伏於雷峰塔下,看似終結處,法海與小青生出大量長吁短歎,把白蛇傳經典故竟講述一遍。囉嗦得要命。讓原本詩情滿溢的情緒沖淡稀釋。

最後這一段我看錶數回!

見好就收真是文人最弱之處!

不過幾位演員都很傑出。他們的口條聲情令人激賞!」

一位老友(普通中年婦女觀眾)則告訴我:「很好看!」

其實優缺點大致都講了。

若我來說,我對於編導要顛覆白蛇傳傳說或李碧華原著小說沒有任何意見,卻對話劇工作者的某種自我耽溺有意見。

劇本文采非凡,但過於濃墨重彩卻讓我有點難以負荷。夾纏古典詩詞和佛經哲理,從頭到尾很有文化底蘊,但文字密度之大,對於戲劇卻有過度包裝之嫌。

除了文言古典,編劇又還加上現代話題與插科打諢,屢屢意圖讓觀眾出戲。配角演員有幾位戴著眼鏡演古裝戲,也完全不知有何特殊涵義。

中國國家話劇院「青蛇」,在台評價兩極。(圖/新浪網)

中國國家話劇院「青蛇」,在台評價兩極。(圖/新浪網)

難以消受如此濃稠厚重的中國味兒!

必須說,即便身為外省第二代的台灣人,我並不喜歡接受如此京片子從頭侃到尾的轟炸。

語言、聲學是一種演出,但也有文化脈絡的隔閡存在。台上的演員沒有人說的不好、台詞口氣不好,但我卻有點難以消受如此濃稠厚重的中國味兒。

也因為兩地美學的大架構不同,對舞台劇的製作手法不同,也讓我對於本劇四個角色(白蛇/許仙、青蛇/法海)如此清晰的情愛取捨攻守,竟用上三個多小時篇幅滔滔不絕,有極大的排斥。

同伴才開場沒幾分鐘,就抱怨沒看到戲進行:「怎麼這麼囉嗦啊!」的確,本劇很多時候都在兜圈子、抖包袱,不像演戲,好像說相聲。

我也覺得,編導固然是性情中人,但明明對白機鋒已珠玉滿篇,卻還不斷「另開視窗」,每每在短暫的誠懇或抒情時間,又攪進來搞笑或吊書袋片段,似乎生怕觀眾無聊?抑或已經認定現代注意力渙散的觀眾,沒能力沉浸在單一感性中超過一分鐘?

殊不知,感性層面的流失,是任何探討情愛本質的戲本來最該害怕的事,但似乎編導忙於製造熱鬧而少了自覺?

製作技術沒有問題,演員能量非常強大,走位肢體設計尤其出色,讓觀眾目不暇給──這些優點都不該抹殺。

只是我愈來愈感受兩岸文化產品某些巨大的審美差距。

本文轉載自《陳樂融自選輯》→去看《陳樂融自選輯》

作者陳樂融為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走過歲月,我才發現世界都不完美;成功或失敗,都有一些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