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日本神風特攻隊員:非自願為天皇而死乃被逼

事實上,在不少日本人的心目中,神風特攻隊員從來就不是什麼英勇的化身。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核心提示:有一名隊員在遺言中說:『很多人認為我們自願為了天皇去死。事實上,我們是被命令這麼做的,而且無法躲避。社會壓力實在太大了。』另一個名叫深川的則說:『臨上自殺機的前夜,神風特攻隊員輾轉反側,幾乎都睡不著。而戰友們也沒有一個敢和他們說話。』深川曾經是一支神風特攻隊的負責人,如果日本晚幾天宣布投降他也會被送上自殺飛機。他說,大多數神風特攻隊員的飛行時間不滿100小時,而且他們的飛機被拆除了一切逃生措施,幾乎是有去無回。『20歲才出頭,突然有人告訴他們:「你活不下去了,你必須去死」。這種滋味兒沒人受得了。』

法國《世界報》報導,在日本九州列島南部的小城知覽,有一座『自殺飛行員和平紀念館』,裡面陳列了一千多張神風特攻隊員的照片,其中所透露出的悲涼氣氛,恐怕很多人從未領略過。來到這裡的遊客們有各個年齡段的,他們安靜地審視著這些年輕的面龐,低下頭透過玻璃窗仔細閱讀這些神風特攻隊員所留下的最後遺言。

臨行前故作鎮定

在其中的一張照片上,五名神風特攻隊員臉上洋溢著愉快的微笑。其中一個還親密地挽著旁邊的一名婦女。這名婦女名叫鳥濱登米,而這五名神風特攻隊員經常來她的飯店吃飯。鳥濱登米很關愛這五名即將去送死的青年人,而這些青年人也相互約定:在這即將赴死的時刻,在鳥濱阿姨面前他們決不露出一絲一毫的悲哀沉痛。鳥濱還清晰地記得,在臨行的前夜,其中一名神風特攻隊員向她說道:『我把我的年齡送給你。』現年89歲的鳥濱對記者說道:『我能活這麼久,都是那孩子把年齡送給我的緣故。』而另一個神風特攻隊員則對她說:『我死了以後會變成一只螢火蟲回來看你。』從那以後,鳥濱就將她的小飯館命名為『螢火蟲』。

事實上,在不少日本人的心目中,神風特攻隊員從來就不是什麼英勇的化身。2006年上映的影片《神之風》中就說:『「神風特攻」是殘忍的,然而,帶給盟軍士兵死亡的那些神風特攻隊員只是普通人。』知覽博物館中所展現的神風特攻隊員也與大家所認識的完全不同,他們中有些人在登上自殺式飛機前的確神採飛揚,然而絕大多數離別時透露出的是一種無奈。

他們很多是軍校的學生。臨行時,他們根據官方的要求寫下一份遺書,裡面說他們『為了偉大的事業而奮不顧身』。然而,這只是寫給大多數人看的,在寫給自己家人的遺書中,這些神風特攻隊員流露了內心的真實感受:『「至少我們是英雄」–我們拼命地用這種念頭欺騙自己,』其中一個叫中田的在日記中寫道,『絕望引導我們走下去。』還有人寫道:『我並不是自己打算為天皇去死的,有人替我做了這個決定!』此外,許多人的遺言中居然還引用了康德、歌德、盧梭的話,甚至有人把馬克思的經典名句寫在自己的遺言中。一些來自朝鮮半島的戰士也被迫參加神風特攻隊,他們的遺言中更是怨氣衝天。

『什麼是愛國?幾百萬人為了另外幾百萬人而被剝奪生命與自由?』寫下這句話的名叫佐佐木,1945年4月死在自殺飛機上,終年22歲。

戰後幸存者遭清算

不過,這裡面幾乎所有的人都意識到,日本已經不可能贏得戰爭。然而,他們希望自己的死亡能使美國停止對日本國土的轟炸(1944年3月,美國對東京進行大轟炸,導致10萬人死亡)。『明天我就要出發了。爸爸,我能為你做的不多,這是我惟一能做的。』其中一個在給家裡的遺書中寫道。

本文摘自:新華網,轉引自:《上海譯報》,作者:易茗,原題:《被包裝的神話:日本神風特攻隊員其實很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