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價6億 「麻將國寶」有望成都安家

這批「麻將國寶」還有材質珍貴、清宮保存的犀牛牌、純銀牌、翡翠牌,以及梅蘭芳的牌、張大千的牌、袁世凱的陶瓷牌,各種明代馬吊牌版和各種明清時代的麻將桌,其中,還有一套景泰藍材質的麻將桌椅。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從日本回歸的『麻將國寶』將安身何處?這或許不僅僅是萬千『麻友』所關心的問題。世界麻將組織應邀來蓉,開始了為期一周的實質性考察。世麻方面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透露,他們已深切感受到了成都作為『麻將國寶』落戶候選地的價值。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末代皇帝溥儀打過的『五彩螺鈿牌』,清宮裡翡翠、純銀、犀牛角等材質的珍貴麻將牌……一批起拍價曾達1.21億元人民幣的國寶麻將寶貝,有可能在成都安家。

昨(13)日,世界麻將組織主席王治國、秘書長江選旗一行抵達成都,開始了為期一周的實質性考察。

秘書長助理姚曉雷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採訪時透露,世麻組織和川內博物館、企業的溝通很有成效,雖然還暫不能確定這批珍稀『麻將國寶』最終能否如願落戶成都,但世界麻將組織已經感受到休閒之都的熱情,四川濃烈的麻將氛圍及文化。

來蓉 看重這裡的文化氛圍

由日本將麻將國寶送回故土,是世界麻將組織積極推動的大手筆。上月,本報獨家報導《日本麻將博物館『國寶麻將』回歸中國》,引發了四川讀者的巨大熱情,也引起了媒體、企業和博物館對此事的關注。

『其實,我們這一次來到四川,就是受到了一些企業的邀請,我們也看到了成都媒體的報導,當然,更重要的是考慮到了四川群眾對麻將的熱情。』說起四川麻將的網傳熱段子,電話那頭的姚曉雷笑了,『四川的麻將玩兒法很多,像「血戰到底」等打法,也特別能反映四川人的性格和智慧。』

在世界麻將組織看來,為國寶麻將找尋安身之處,最為看重的就是文化因素,『四川有這樣一種文化,自然有了文化的載體,這樣才能發揮這批國寶的價值,傳承我們的文化,以後才能更好地推動和發展麻將運動。』

落戶 挖掘文化價值是關鍵

其實,想要讓這批麻將國寶落戶的省市遠不止四川,許多地方都渴望留住國寶。

姚曉雷透露,世界麻將組織在考察時,最看重的一個條件,是如何發揮藏品的最大潛力和文化價值。『首先是能把這批藏品保護好,這是最基本的,好不容易弄回來,不能就這麼擱著。此外,我們希望能挖掘出文物的文化價值,比如,能將這些藏品的歷史年代、傳承故事、背後的珍貴史料挖掘出來,讓更多的人了解,感受麻將的文化精神,這是我們最想看到的。』發掘文物價值這方面,世界麻將組織希望今後能和考古等部門有所合作。

除了將文物放在展廳里裡展覽,世界麻將組織還希望能夠發掘藏品的可持續發展價值,『希望落戶後,是一個長遠的、可持續價值的體現,今後能夠起到推動這項智力運動發展的作用。』

 

估價 歷史價值何止1.21億人民幣

姚曉雷透露,如果一旦選定落戶之地,這批號稱拍賣價高達1.21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稀世珍寶將整體移交。『我們考慮的是,如果藏品被分散,肯定會形成一個文化斷層,對於麻將文化的整體了解和把握,肯定有影響。』

而對于這批藏品是否等值1.21億,姚曉雷做出了客觀的回答,『如果從拍賣角度來看,是的,當時是准備拍賣,而起拍價確為16億日元,摺合人民幣約1.21億元。但如果說到文化價值,這是無價的,比如藏品背後蘊藏的歷史價值,這是無法去估價的。』

姚曉雷舉了個例子,『你說溥儀打的那副牌,到底價值多少,而且還有犀牛角的那副牌,工藝相當精美,還有景泰藍的一套麻將桌椅,非常漂亮,你說,這些寶貝的價值,怎麼估計?』

據悉,本次世界麻將組織在四川的考察預計為一周,但一周之後能否有落戶的定論,姚曉雷表示,並不能保證。『我們還將在全大陸各地的其他城市、地方做一個綜合的考察,而且最終落戶哪裡,則是一個很宏觀、整體的決定。當然,能夠在四川進行實質性考察,已經說明了這裡的價值。』

新聞鏈結 這批藏品起拍價1.21億元

『末代皇帝』溥儀曾用過的宮廷麻將『五彩螺鈿牌』,此前為日本麻將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它一套兩副,牌體稍大的為男牌,稍小的為女牌。所謂男女有別,即便是貝勒公主也不能同桌玩牌。

此外,這批『麻將國寶』還有材質珍貴、清宮保存的犀牛牌、純銀牌、翡翠牌,以及梅蘭芳的牌、張大千的牌、袁世凱的陶瓷牌,各種明代馬吊牌版和各種明清時代的麻將桌,其中,還有一套景泰藍材質的麻將桌椅。

去年底,日本麻將博物館曾有意在北京辦一個拍賣會,3萬余件藏品的起拍價為16億日元。那次拍賣後來因故未能舉行。今年,經世界麻將組織和中華麻將公開賽組委會主持協調,這批『麻將國寶』得以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