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世界軍史上的五大藏寶地之謎大公開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率領的太平軍覆滅於大渡河前夕,把軍中大量金銀財寶埋藏在某隱秘處。石達開當時還留有一紙寶藏示意圖,圖上寫有『面水靠山、寶藏其間』八字隱訓。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率領的太平軍覆滅於大渡河前夕,把軍中大量金銀財寶埋藏於某隱秘處。石達開當時還留有一紙寶藏示意圖,圖上寫有『面水靠山、寶藏其間』八字隱訓。抗戰期間,國民黨四川省主席劉湘秘密調了1000多名工兵前去挖掘,在大渡河紫打地口高升店後山坡下,工兵從山壁鑿入,豁然見到3個洞穴,每穴門均砌石條,以三合土封固。但是挖開兩穴,裡面僅有零星的金玉和殘缺兵器。當開始挖掘第三大穴時,蔣介石知道了此事。他速派古生物兼人類學家馬長肅博士等率領『川康邊區古生物考察團』前去干涉,並由『故宮古物保護委員會』等電告禁止挖掘。不久,劉湘即奉命率部出川抗日,掘寶之事終於被迫中止。根據研究人員赴現場考查後判斷:該三大洞穴所在地區和修築程度,似非為太平軍被困時倉促所建。石達開藏寶之謎,只有繼續深挖才能解開。

拿破崙藏寶之謎

據台灣網報導,根據俄國歷史學家亞歷山大?米哈洛夫斯基?達尼列夫斯基的回憶錄,以及汰爾特?司各特的小說《拿破崙的一生》的記載,1812年拿破崙遠征俄國失敗,在從莫斯科撤退時,帶走了從克裡姆林宮[注: 俄羅斯克裡姆林宮——世界聞名的建築群,享有『世界第八奇景』的美譽,位於俄羅斯莫斯科市的紅場旁邊,是旅游者必到之處。克裡姆林宮曾是歷代沙皇的宮殿。]擄取的戰利品。曾任當時俄軍統帥庫圖佐夫元帥副官的達尼列夫斯基說:『這批戰利品約重10~15噸,包括大炮、食具、毛皮、金銀幣以及伊凡大公的十字架。』因嚴冬來臨,法軍在撤退途中又不斷遭到俄軍的襲擊,飢寒交迫,後來不得不扔下一部分輜重和戰利品,據說就埋藏在維亞茲馬附近的一個小湖——斯托阿切湖的湖底。20世紀60年代初,應前蘇聯《共青團真理報》的倡議,一批專家前往斯托阿切湖邊。在長約40公尺、寬5公尺的地帶發現了大量的金屬礦藏,化學家化驗出湖水中的銀含量要比一般銀礦石中銀的含量高出百倍。隨之探寶者接踵而來,但他們下到湖中的深度從未超過5~6公尺,原因是湖裡淤泥太多,結果什麼珍寶也沒找到。

原蘇聯解體後,一些俄羅斯專家決定再次開始尋找『拿破崙的珍寶』,但當地村莊的居民對此事卻遠沒有這麼大的熱情,他們擔心湖會被挖空,使生態系統發生變化。

赤城山埋金之謎

在日本,赤城山不以高大或雄秀出名,而是以傳說中天文數字般的藏金量出名。據說,赤城山的黃金埋藏量高達400萬兩。

赤城山珍藏黃金,是19世紀萬延元年(1860年)的事。當時正值日本德川幕府[注:  『江戶幕府』又稱『德川幕府』。日本第三個封建軍事政權。德川氏以江戶為政治根據地,開幕府以統制天下,故亦稱江戶幕府。自西元一六○三年德川家康受任征夷大將軍在江戶設幕府開始,]統治末期,世界的金銀兌換率為1xxx15,而日本僅1xxx3,國記憶體在黃金大量外流的現象。為了阻止這種消極現象,也為了貯財以利於軍備,『大佬』(幕府最高執政官)井伊直弼便以貯存軍費為名,高度秘密地制定了埋藏黃金計劃,赤城山被選為藏金之地。當時強藩的中下級武士出身的改革派將幕府派武士刺死在江戶(今東京)的櫻田門外。他死後,屬下林大學頭和小慄上野介繼續執行埋金計劃。19世紀60年代末,德川幕府終於被倒幕派推翻,江戶時代結束。1868年7月,新政府改江戶為東京,明治政府上台,赤城山藏金也就成了一個世紀之謎了。

一個多世紀以來,有不少想一夜之間成為富翁的人紛紛來到赤城山探寶。

山下奉文藏寶之謎

山下奉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注: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1945年),是迄今為止人類社會所進行的規模最大的全球性戰爭。戰爭最高潮時全球有61個國家和地區參戰,有19億以上的人口被捲入戰爭。]期間的日本陸軍大將,曾任侵略東南亞的日本第14方面軍司令官,被人稱之為『馬來之虎』,其人戰後作為戰犯已被絞死在馬尼拉。

據說,此人死前曾和他的部下在東南亞掠奪、搜刮了大量金銀財寶和各國貨幣,藏在菲律賓的某處。山下奉文曾在聖地牙哥駐扎過,當時此地曾是日本憲兵宿舍,它被認為是最有可能埋藏著山下將軍巨額財寶的地方。

戰後40多年來,有關這筆財寶的傳說撲朔迷離,時而甚囂塵上、活靈活現,時而又銷聲匿跡、若無其事。早在1975年,當時的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就曾委托國際貴重金屬公司來人商談菲律賓尋寶事宜。這家公司在從事尋找黃金和貴重金屬方面很有經驗,當事情略有進展時,公司方面聽說馬科斯要殺人滅口,於是燒掉標明可能隱藏財富的172個地點的地圖,逃回了美國。1983年馬科斯宣稱,已經在聖地牙哥要塞地下找到了財寶,不久將公布於世。但馬科斯此舉只是想讓那些打山下奉文寶藏主意的人死心。實際上,直到他下台,也未能見到任何財寶的蹤影。但這些並不能讓那些為財寶而著迷的人死心,不少菲律賓人仍和外國人紛紛合作成立探寶公司,在菲律賓全國到處尋寶,因為據說山下奉文的財寶還不止埋在一處。一些被認為是藏寶的古墓、城堡、歷史古跡、教堂和校園等,都已被挖掘得面目全非。可是包括聖地牙哥要塞在內,至今仍一無所獲,到底山下奉文藏沒藏財寶,藏了多少,尤其是藏在哪裡,這些至今還沒有人能夠說明白。

納粹藏寶之謎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希特勒政府除了掠奪占領國金融財產外,還搶奪了無數珍貴文物。在征服波蘭後,戈林下令掠奪波蘭文物。據德國官方的一份秘密報告表明,到1944年7月為止,從西歐運到德國的文物共裝了137輛鐵路貨車,計有4174箱,21903件,單單繪畫就有10890幅,其中不乏名家傑作。納粹頭目們藉機擴充『私人』收藏,經過瓜分形成了令人垂涎的八大寶藏,即希特勒金庫、隆美爾藏寶、墨索裡尼東林寶藏、凱瑟林財寶、福斯中潛艇藏寶、南太羅的三處寶藏。僅戈林一個人所收藏的文物,據他自己估計價值就達5000萬德國馬克。他的家簡直就是一個『博物館』,有5000幅世界名畫,16萬件珍寶鑲嵌的寶物,2400多件古代名貴家具,其中1500件屬於世界珍寶。1945年4月20日,戈林離開希特勒,坐著他的『梅塞施密特』裝甲汽車飛快地開往巴伐利亞——他認為安全的地方,後面緊跟著裝滿財寶的卡車護送隊。其中,最後一批在運送途中被美國部隊截獲,其中有27箱絕版的書、4箱貴重玻璃器皿、8箱金銀器、無價的東方地毯等。納粹法西斯滅亡後,人們只見到極小的一部分,而納粹的大量財寶藏在什麼地方?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