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之旅/天堂與地獄同在~盤點全球十大驚險公路

藍嶺山觀景公路(Blue Ridge Parkway)跨越維吉尼亞州和北卡羅來納州,全長469英里,路上沒有任何一個車站和號誌燈。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提到刺激體驗,您可能想到過山車等主題公園活動。如果是這樣,您就真的out了。下面為您介紹美國《國家地理》推薦的十大驚險刺激的公路之旅,它們不僅挑戰您的心臟,也挑戰您的膽量。

藍嶺山觀景公路 一路向『藍』(美國維吉尼亞州——北卡羅來納州)

據光明網報導,藍嶺山觀景公路(Blue Ridge Parkway)跨越維吉尼亞州和北卡羅來納州,全長469英里,路上沒有任何一個車站和交通燈。公路沿著脊顛向下蜿蜒開來,延伸到肥沃的山谷。它連接著位於維吉尼亞州韋恩斯伯勒的謝南多厄山和北卡羅來州切羅基的大霧山,經過密西西比東部最高峰——公尺切爾峰。一位退休的公路管理員丹·布朗(Dan Brown)說:『如果你憋得住,且有足夠的汽油,你就可以一口氣不停歇開完全程。』

當然,路中農場、田地、小鎮都值得您停車駐留,而且大多數人在此停留時間都不止一天。他們像托馬斯·傑維遜一樣攀登維吉尼亞的Sharp Top山,在有名的水磨坊吃玉公尺蛋糕,徜徉在平頂山莊白橡樹、紅楓樹、木蘭花、黑櫻桃樹、鵝掌楸之間,他們如飢似渴地享受這優美的美國蘭草鄉村音樂。

背景:山脊的名字源於遠方那看似要將它包裹的輕軟的藍色薄霧。小貼士:這條道路以秋景最為有名,而其他時節的景色也是美不勝收的,從春天鋪滿山野的野姜花、鱒魚百合、印度天藍星、發出新綠的樹木到夏日里滿眼翠綠 『宜人的阿巴拉契亞山脈南部景色』,再到美麗凍人的冬日。

Transfg r an路 『黑暗之心』(羅馬尼亞 )

羅馬尼亞Transfg r an路曲折陡峭讓人脊背都涼了半截,這比以前居住在特蘭西瓦尼亞阿爾卑斯山脈最著名的維拉德三世(Vlad II)更恐怖,他被稱作『穿刺公』,拜血作樂,是布萊姆·斯托克作品《德拉庫拉》裡吸血鬼的原型。保羅·威特從英國移居到附近的村莊,他寫了一個博客『野生特蘭西尼亞』(Wild Transylvania)。他說:『你可以在路兩旁看到十字架,你簡直無法想象那些駕駛員在路上開車的感覺,那公路幾乎是垂直向下的。』

Transf g r an路南北延伸到羅馬尼亞的兩大頂峰,垂直高度達到一英里。它順著阿爾傑什河,繞過Vidraru Dam月形邊緣,一直通向寶藍色的Vidraru湖。駕駛員在雙車道上限速每小時25英里,要通過25座橋和高架渠,穿過無照明、長達半英里的隧道。途中也會遇到牧羊人和他們的羊群的擋住了。遊客停留在有700年歷史波奈里古堡遺跡,這也是《德拉庫拉》裡吸血鬼主人公在斷橋鎮社區上方1480級樓梯上的住所。

 

背景:公路地處南喀爾巴阡山脈的維格拉什高山上,作為一條長達100英里的軍事戰略要道,建於20世紀70年代。小貼士:變化莫測的天氣決定了這條公路只能在6月末至十月中旬對外開放。天氣寒冷的時候,巴萊亞瀑布懸掛著20多層樓高的冰條,上方的公路完全無法通行。於是只有紅色的纜車把遊客送至巴萊亞湖,那里有經營了兩年的小木屋和就地修起的冰旅店。

阿爾卑斯高山公路 垂直的『遊戲場』(奧地利)

經典寶馬和敞篷車在阿爾卑斯高山公路上需繞過36個彎道,而在彎道上的路程不足30英里,垂直高度卻上升3000英尺到達海拔8215英尺的眩暈地帶。兀鷲、金雕在阿爾卑斯山峰盤旋,這里珍稀的野山牛和岩羚羊互相較量,矮胖的旱獺匆忙逃離剛甦醒的灰熊和狼群。Johannes P. Hofer是一位奧地利人,在紐約住了幾十年,而他每年都會回到澤爾湖畔。他認為擁有了藍天,就遠離的喧囂的世界。他坐在租借的敞篷車里,認為如果能安排好一切,卻不能沿路而上,那麼那算不上真正的旅行。這樣的公路之旅將把您帶到陶恩山國家公園,它是阿爾卑斯山脈最大的自然保護區,每年吸引著大量的徒步旅行者、自行車愛好者和雪地旅行者。

背景:蜿蜒的公路以奧地利段阿爾卑斯山最高的大格洛克納山命名,是在馬道和古代凱爾特和羅馬道路的基礎上於1935年建成的。小貼士:公路收取43美元)的通行費。5月到11月,沿公路可以到達約瑟夫高地(Kaiser-Franz-Josefs-Hhe)遊客中心,在那里空中索道可以帶遊客一覽巨大的巴斯特澤冰川。

郭亮隧道 大陸版不可能的任務

1972年,在與外界交通隔絕了幾個世紀後,郭亮村村民決心自己開鑿一條通往外界的路。他們居住在中國東北太行山深處,世世代代都依靠一條被稱作『天梯』的陡峭山路與外界聯系。郭亮隧道(又被稱作『絕壁長廊』)是人類頑強意志的奇跡。當然,開車通過長廊也需要同樣堅定的決心。這條通道在北京西部,地處偏遠角落,所以很難找得到。但是,那些經歷了這種旅行的人都認為這里有非同一般的景色。曲折的山路僅5.8公尺寬,約4公尺高,道路邊上有從懸崖上粗糙鑿開的『窗戶』,下面就是深達幾百英尺的峽谷。

背景:根據入口的匾文,這條僅半英尺長的隧道耗時六年開鑿而成,而所用的唯一工具竟是重約3.6斤的鐵錘和鋼鐱。小貼士:從英國諾丁漢來的旅行者Darren Crawford說道:『當我穿過隧道的時候,我有不祥的預感,總感覺它會坍塌。』石牆嚴重開裂,在入口處用細鐵絲圍欄圍住。駕駛員行駛應當明智地打開車燈、按響喇叭。

 

哥倫比亞河公路故道 穿越時空的『隧道』(美國俄勒岡州)

哥倫比亞河公路故道很久以前在旁邊有一條洲際公路繞行而過,懸在哥倫比亞河谷邊上,它自1922年建成以來未有任何改變。它從俄勒岡州科比特鎮(Corbett)一直通到多德森鎮(Dodson),途中有6個州立公園、7掛瀑布,天晴時分包括聖海倫火山在內的五座山峰都清晰可見。當地的美術攝影家Darren White說:『駛上公路就感覺穿越時光回到了過去。』在銀裝素裹的冬季,有名的瀑布形成的冰柱和優美的拱橋上懸掛的樹枝一樣粗。春天和初夏時分,到處都是盛開的野花,紫黃相間的美國流星花、白色花瓣的哥倫比亞峽谷菊、翠綠叢生的闊葉白蠟木和三角葉楊。在秋季,公路上方有呈橙色、紅色、黃色的樹木遮蔽著。

背景:受瑞士19世紀的Axenstrasse觀景道影響,它這是美國第一個嚴格按照設計協定修建的觀景公路。比如說,要求傾斜度不超過5%。小貼士:在克朗波因特(Crown Point),遊客停留在Vista House,一個典雅的新藝術派風格觀景台,騰架於哥倫比亞河上方733英尺(約223公尺)的地方。Samuel Lancaster是俄勒岡州蒙諾瑪郡的一名工程師,他見証了公路的發展過程。他說,從那個高點可以把哥倫比亞河看做是正與世界萬物進行著無聲的交流。

阿特拉斯山區道路 魔毯『漂』旅(摩洛哥)

像F1的繞圈疾馳,摩洛哥的阿特拉斯山區道路(Atlas Mountain Road)沒有任何安全檢查,考驗著每一個駕駛員的勇氣。這條公路修建在非洲西北部,全長117英里,道路狹窄、無護欄且有許多視線不好的彎道,行駛全程需耗時幾小時。David Wisner曾是丹吉爾市的一名教師,他說駕車行駛時只是感覺自己『嗖』的又是個200°或者250°的大漂移。當道路向上延伸在大阿特拉斯山脈上方,距離馬拉喀什6000英尺,爾後又向下伸向沙漠綠洲——瓦爾扎扎特(被稱作『馬格里布的好萊塢』,是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拍攝之地)。一路上,障礙物由難以預測的地況,轉為道路上聚集的羊群、駱駝、騾子。

背景:法國外籍兵團於1936年修建了這條鐵路。小貼士:泰勒瓦特(Telouet)是法國侵占的南部摩洛哥日益沒落的都城,它最大的特色即是20世紀初期統治該地區的T」hami el Glaoui曾擁有的恢弘的古堡。

公尺爾福德公路 速度與激情(紐西蘭)

紐西蘭西北角的南島形成了讓駕駛員最進退兩難的全開道路,最出名的莫過於公尺爾福德公路(又稱94號公路)。他們需要您的運行速度,也期待您伸長脖子欣賞一路美景。從瓦卡蒂普湖的昆士城出發的迂回國道旅行為冰川時期形成的公尺爾福德峽灣拉開序幕。94號公路最後的75英里穿過雨林,經過艾爾莎山脈,沿著蒂阿瑙湖湖岸,到達峽灣清澈平靜,呈茶色的水域。那里150多居民和海洋保護區的企鵝、海豚、紐西蘭海狗同居於此。但是若想欣賞到該地讓您大開眼界的美景,那就需要開出您的內拖動賽車。Melissa Antonelli是居住在新加坡的西雅圖人,他說超速行駛(限速約100千公尺/時)絕對是有夠刺激,而他很快就領悟了這一點。Antonelli談到菲奧德蘭農村地區說,他超速行駛時感覺整個世界只有他自己、山峰和奔流的河流,當警察過來開出超速罰單,他還未完全回到現實世界,未意識到自己身在何方,眼中沒有任何其他人。

 

背景:魯德亞德·吉卜林曾經把公尺爾福德峽灣描述為『世界第八大奇跡』 。紐西蘭毛利人稱其為鶇鶲(一種當地滅絕的鳥類)。小貼士:公尺爾德福公路最終與消隱山大道回合。當人們走近是視幻覺致使頂峰消失不見,消隱山因此而得名。觀光者可在古恩湖停留欣賞自然美景。

北永加斯路 命懸一線的駕駛(玻利維亞)

玻利維亞高地長約65英里的小道讓駕駛員瞬間變成特技跳傘員。北永加斯路長約25英里的一個路段豎有紀念十字架,被稱作『死亡之路』。整條路起於拉巴斯(世界最高首都)的郊區,止於科羅伊科小鎮。道路旁近幾年新修的支路為駕駛員提供了一個更安全的選擇。但是山地自行車愛好者以及其他敢於挑戰『死亡之路』的人,開啟讓人神經緊繃的驚險之旅,穿過15255英尺的貧瘠山脈上的拉昆布雷(La Cumbre)山坳通道。眼睛掃過山谷時才使他們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在垂直牆上所處的危險位置。

背景: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無任何保護措施的絕壁贏得最危險公路的『惡名』。小貼士:Dan Grec是一位加拿大旅行者,最近從阿拉斯加驅車前往了阿根廷。他說:『路很狹窄。在某些地方,迎面有車駛來的時候,你必須倒車,直到可以容下兩車通過的地方。』

冰原大道 野性的呼喚(加拿大)

冰原大道長約144英里,連接班芙和賈斯珀國家公園,地處加拿大落基山脈安靜地段,一直向下延伸至冰川湖泊。然而,這里安靜卻決不孤單。北部大雪原有各種動物,從大角羊、北美馴鹿、駝鹿到灰熊、黑熊。童年時期就幻想著這些大家伙,然後經常想象他們從蘇斯博士(美國著名兒童文學家)的兒童書中跳出來。當地旅遊代理人Mirit Poznansky經常駕車行駛在這條路上,但是近段時間偶見加拿大猞猁(一種耳尖上長有長長的黑色叢毛的野),她就不再開車上道了。所有的景色讓人感覺身處夢境,可能沒有什麼東西比倒映在大道湖裡水晶般的倒影更夢幻的了。那些湖各有其獨特的顏色,例如,弓湖呈藍綠色,路易斯湖呈祖母綠。

 

背景:冰原大道修建於大蕭條時期,於1940年開放通車,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一直在不斷改善路況。道路中段處有一座連通的巨型冰山——哥倫比亞大冰原,它橫跨北美洲大陸分水嶺,融雪水流入太平洋、大西洋、北冰洋。』小貼士:Poznansky說:『只有熊出沒時,才會遇到交通堵塞。我們戲稱其為 「堵熊」(而不是「堵車」)。』

跨安第斯公路 前方危險急彎道(智利——阿根廷)

跨安第斯公路為您呈現出比主題公園更多的刺激,您只需繞長約226英里山坳通道盤旋而上。它連接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和阿根廷西部山腳的葡萄酒之鄉——門多薩。連接公路的頹敗的鐵路僅僅增加了公路的過山車效應。作為該大陸南錐體主要的大道之一,跨安第斯公路既成為大熱的旅遊景點,也在商貿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雙輪拖車和國際巴士加大油門通過29個急轉彎,開往11500英尺上方第斯山脈智利所在的一面。

救世主國際通道(Redeemer International Pass)以一座豎立於此重達4噸的雕塑來命名的。這條長約兩英里的隧道從崎嶇多岩的山中穿過,延伸至一個過長的、延誤幾小時臭名昭著的邊境通道。隧道也標著一個驚人的分水嶺。美國人Cary Gilbert在此經營著一家餐廳,他說,同一次旅行,你會有領略到完全不同的風景。在阿根廷那一邊,您可以看到擁有不同顏色岩層的沙漠。而在智利這一邊,滿眼盡是綠色。

背景:當地人稱把蜿蜒的跨安地斯公路稱作Paso de los Caracoles,意為『蝸牛爬過的路』小貼士:從隧道的阿根廷這一段,駕駛者能看到高約4英里的阿空加瓜山(西半球最高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