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盤點大陸領導人筆名:習近平筆名「哲欣」

在大陸早期,幾乎每個領導人都有多個筆名,比如毛澤東就曾使用「澤東」、「潤之」、「二十八畫生」、「石山」、等筆名。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中共早期,幾乎每個領導人都有多個筆名,比如毛澤東就曾使用『澤東』、『潤之』、『二十八畫生』、『石山』、等筆名。周恩來的筆名有『翔宇』、『飛飛』等,並創辦專欄『飛飛漫筆』。而瞿秋白的筆名更是多得令人咋舌——這也跟他著作浩繁有關係。他的筆名中,有『巨緣、秋蕖、維它、雙莫』等中文筆名,也有STR、Sma Kin(『司馬今』的英文譯音)、Menin等英文筆名。

根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一般來說,由於受特殊的歷史環境影響,革命時期的中共領導人筆名大多比較注重鬥爭性和鬥爭的藝術。比如,五卅慘案發生後,《熱血日報》創刊,瞿秋白和劉少奇一道領導了『三罷』鬥爭。瞿分別以『熱』『血』『沸』『騰』『了』為筆名,寓意深遠。

毛澤東:筆名『二十八畫生』最有特色

毛澤東字潤之(一作潤芝),眾所周知。早年他撰寫文章時,『澤東』、『潤之』常作筆名,如《湘江評論》上的多篇文章就以『澤東』為筆名。『二十八畫生』(因『毛澤東』三字共二十八畫)是毛澤東最有特色的筆名。1915年他在長沙第一師範讀書時,寫《徵友啟事》首先署用,與縱宇一郎(即羅章龍)互酬詩作及在《新青年》上發表《體育之研究》一文皆署此名。20年代以後,毛寫文章又常用『石山』、『子任』等筆名。1933年8月13日,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機關報《紅星報》第二期第四版『紅軍故事』欄目裡,一篇以『子任』為筆名撰寫的《吉安的占領》的文章,在廣大的紅軍指戰員中產生了強烈的反響。而這個子任不是別人,正是被『左』傾臨時中央領導人排擠而不得志的毛澤東。

劉少奇:曾以字母『K·V』為筆名

劉少奇長期在白區從事地下工作,又是黨內傑出的理論家,他的化名多,筆名也多。『少奇』早年也作筆名用,如在領導安源路礦工人鬥爭時。1928年改用『肇啟』作筆名,1936年又用『陶尚行』、『莫文華』作筆名。此外還用過劉光明、劉作黃、劉祥、仲篪、尚陶、趙啟、三敬等。因漢字用得太多太繁了,甚至想到用字母作筆名。1936年在北方局時,劉少奇曾撰《肅清立三路線的殘餘——關門主義冒險主義》一文,就以『K·V』為筆名。

任弼時:『弼時』本就是筆名,還曾用過『避世』等

任弼時原名任培國,1921年去蘇聯學習時改稱今名,曾以『弼時』作筆名在《新青年》(季刊)、《無產青年》《中國青年》等刊上發表文章,並在《新青年》第四期上翻譯列寧的《中國戰爭》。1924年後根據『弼時』的諧音,以『闢世』、『避世』、『闢世』為筆名在《中國青年》上撰寫文章,同時又簡化為『P·S』作筆名署用。

盡管建國後,這些領導人已經很少用筆名發表文章,但筆名卻作為『傳統』保留了下來。與早期領導人龐雜的筆名相比,建國後領導人們使用筆名發表文章的現象越來越少。和平時期的領導人筆名,大多比較重視建設性意義。

習近平:筆名『哲欣』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筆名也被披露出來。

據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習近平著述《之江新語》介紹,2003年2月25日,《浙江日報》頭版首次出現『之江新語』專欄,首期文章的內容是《調研工作務求『深、實、細、准、效』》,全文不到300字,文風樸實,署名『哲欣』。這一專欄持續至2007年,『哲欣』在這裡共發表232篇短評。『哲欣』就是習近平的筆名,取『浙江創新』之意。

2007年5月,應讀者要求,浙江日報社在再三徵求習近平的意見後,以《之江新語》為書名,將習近平所寫的這些文章集結出版。

 

李長春自稱曾用筆名發表過短評

2012年3月5日《南方都市報》一篇報道李長春在兩會期間看望廣東代表團的題為《李長春為李東生整領帶》的文章提及:

李長春風趣地說:『我最近用筆名寫了一篇短評《「有權不用,過期作廢」新解》,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就是告訴像小丹省長這樣的現任領導同志,要抓緊「用權」,增加對文化事業的投入,為群眾多建文化基礎設施,避免退休後加入文化隊伍,有了切膚之痛後,追悔莫及啊。』

而據公開資料顯示,這篇《『有權不用,過期不用』新解》的文章載於2012年2月16日的《人民日報》,署名『永春』。

劉雲山:筆名雲杉

2010年10月20日,大陸共產黨新聞網刊登的一篇《從五中全會公報看共產黨人對文化改革發展的不懈追求》的文章稱:

『2010年《紅旗文稿》15期發表了中宣部劉雲山部長的筆名『雲杉』的署名文章,鮮明的觀點讓全社會對文化的重要性以及對文化自強、自信、自覺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此外,2010年10月11日《山西日報》一篇署名為中共朔州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郭健、題為《宣傳文化幹部也要帶頭樹立正確政績觀》的文章也提及劉雲山筆名為『雲杉』。文章原文為:

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在山西調研期間,實地考察右玉縣後,對右玉經驗給予高度評價。他指出,右玉精神是一種艱苦奮鬥、自強不息、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精神;右玉走出的是一條建設生態文明、科學發展的道路;右玉的實踐啟示我們,要樹立持之以恆為民謀利的政績觀,而不是急功近利地搞什麼形象工程。8月10日,他又以『雲杉』筆名在《人民日報》醒目位置發表題為《右玉縣書記們的政績觀》的文章,對右玉縣歷屆十八任縣委書記們『持之以恆』『久久為功』植樹造林的政績觀表示由衷欽佩,對當今一些幹部為了升遷『進步』,熱衷於創造政績而急功近利、打快拳、搞短期行為,予以無情鞭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