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研中心:近期大陸發生債務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在京發布了《大陸中長期負債能力與系統性風險研究》報告。加強財政支出監督管理,建立起覆蓋財政資金運行全過程的財政監督機制,建立健全預算編制、執行、監督相互制衡相互促進的財政資金運行體系,提高財政支出透明度。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在京發布了《大陸中長期負債能力與系統性風險研究》報告。報告顯示,2010年大陸政府資產負債淨值為11.3萬億人民幣,發生債務風險的概率較低。大陸政府資產負債率處於世界中等水平,近期發生債務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根據經濟參考報報導,報告指出,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入中低速增長後,大陸財政收入增速將出現明顯回落。同期財政支出增速也會下降,但由於支出剛性,增速下降幅度會低於財政收入。大陸中央政府的整體負債水平會有一點程度提高,具體有四個特點。

第一,即便考慮到隱性債務,並以窄口徑統計政府資產,當前大陸資產負債率和流動性仍處於世界平均水平,政府債務占G D P的比重較低,風險可控。

第二,由於大陸G D P基數相對較大,債務占G D P的比重對G D P增長速度較為敏感。保持G D P相對高速增長,可以明顯抑制債務水平提高。

第三,隨著經濟增長速度下降,大陸債務水平會逐步提高。按穩健情景測算,大陸債務占G D P比重到2020年在26%左右。按高風險情景測算,大陸債務水平占G D P比重到2020年在30%左右,在安全範圍之內。

第四,經濟增速下降後,財政支出增長速度高於收入增長速度,大陸赤字率會有較明顯的提高。2018年後,赤字率會逐步接近3%的警戒水平。

為提高大陸負債能力防止系統性風險,報告提出四點政策建議。

 

首先,培育新的增長動力,保持經濟較快增長。

從國際經驗看,經濟增長速度高時,財政平衡問題並不突出。而增長速度放緩後,平衡財政預算和利用擴張性財政刺激經濟增長的矛盾就會顯現。保持相對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一方面,可以擴大稅基增加財政收入;另一方面,由於增加G D P的總量,會降低債務占G D P比重,提高政府負債能力。

保持經濟較快增長,需要擴大內需,特別是通過消費需求彌補外需不足形成的缺口。可通過逐步提高勞動者報酬和居民收入占G D P比重提高居民消費能力;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縮小居民收入差距,解除居民消費的後顧之憂。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改革勞動力、土地、資源等要素價格形成機制,使其充分反映稀缺程度和市場供求關係,引導增長動力從要素投入為主向創新驅動為主的轉變;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加快教育改革發展,增強科技創新能力。

其次,加快稅制改革,平衡增收和促進經濟增長的關係。

第一,調整稅制結構,構建有利於稅收增長的長效機制。其一是全面推行營業稅改增值稅改革。營業稅改增值稅在短期內可能會導致一定減收,但有利涵養稅基,增加未來時間稅源的增長。其二是調整消費稅課稅物件,根據恩格爾系數構成和大陸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現實,將生活必須消費品專案從消費稅課稅物件中剔除。並適當提高奢侈消費、高端消費稅率,增加高收入者稅負。其三是改革個人所得稅制度,綜合考慮家庭負擔能力實施綜合徵收,降低中低收人家庭稅負,同時切實加強對高收入者的稅收徵管。

第二,適當調整政府間分稅體制。配套營改增,適當調整增值稅分享比例。營業稅屬於地方稅,占全大陸稅收收入15%左右;增值稅為共用稅,占全部稅收收人30%左右。在全面推行營改增後,即便保留原地方基數不動,地方增量稅源也將明顯下降。為了保證中央與地方財政收入占比基本穩定,建議將現在的75:25分享比例,調整為70:30。加快以不動產稅為主的地方稅建設,結合房產價值評估,對存量房產實施累進不動產稅,為市縣地方政府建立穩定稅源,同時也有利於降低房地產投機風險。

再次,控制財政支出,優化支出結構、提高支出效率。

加強財政支出監督管理,建立起覆蓋財政資金運行全過程的財政監督機制,建立健全預算編制、執行、監督相互制衡相互促進的財政資金運行體系,提高財政支出透明度。

積極推行綜合預算和滾動預算,將預算安排與部門預算外資金、政府性基金、自有資金、結餘資金等占有、使用的公共資源相結合,提高支出分配的公正性。加強對專項轉移支付分配、使用的全過程監管,完善專項轉移支付管理制度。

最後,完善防範財政風險的相關制度建設。

建立和完善財政穩定儲備金制度。借鑒國際經驗,在現有預算穩定調節基金基礎上,建立財政穩定儲備金制度(預算穩定基金)。建立中期(5年)平衡預算制度。提高政府債務的透明度。編製政府的資產負債表。

據悉,該報告是作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叢書2013』的一部分在大陸發展出版社主辦的發布會上發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