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驚!一場暗殺揭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在兩大列強集團的不斷干預下,巴爾幹成了歐洲火藥桶。有道是:玩火者必自焚。當時光進入20世紀初的時候,火藥桶的引線再也捂不住了,最終薩拉熱窩槍聲響起,引爆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場世界戰爭!此圖為刺殺斐迪南。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兩大列強集團的不斷干預下,巴爾幹成了歐洲火藥桶。有道是:玩火者必自焚。當時光進入20世紀初的時候,火藥桶的引線再也捂不住了,最終薩拉熱窩槍聲響起,引爆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場世界戰爭!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世間的仇怨多由貪欲而起。

根據新浪讀書報導,最容易勾起帝王貪欲的就是土地。1908年,奧匈帝國向南擴張,正式吞併巴爾幹的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奧匈帝國對這兩塊地盤的吞併,是號稱巴爾幹保護者的俄國出賣的結果。在19世紀中期的俄土戰爭中,俄國為了換取奧匈帝國的中立,許諾奧匈帝國兼並上述兩地。不過,當時奧匈帝國只是代管,名義上兩地仍屬於土耳其。為免夜長夢多,奧匈帝國終於先下手為強。

世間很多事就是一層窗戶紙,一捅破就不好收拾。巴爾幹最好鬥的塞爾維亞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好鬥的塞爾維亞人是不容易妥協的,對任何人都不遷就。塞爾維亞的國王和王后曾示好於哈布斯堡王朝,結果在1903年,一群軍官發動政變,將國王夫婦射殺,還把屍體的衣服剝光,從貝爾格萊德王宮的窗戶扔了出去!然後扶植了一個對俄親善的新國王。對自己的國王尚且如此,塞爾維亞人的野性可以想見。

塞爾維亞一直把與其接壤的波斯尼亞當成自己的兄弟,兄弟的土地也應該是自己的,塞爾維亞人的夢想就是把波斯尼亞納入信奉東正教、屬於斯拉夫人的大塞爾維亞王國之中。奧匈帝國的公然吞併,使塞爾維亞人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嚴重傷害,民眾的反奧情緒高漲,大有無法抑制之勢!

王子與灰姑娘的愛情

正在這個當口,奧匈帝國在臨近塞爾維亞邊境的波斯尼亞安排了一場軍事演習。奧匈帝國的皇儲斐迪南大公,帶著媳婦兒索菲到波斯尼亞檢閱演習,並訪問薩拉熱窩。斐迪南大公一方面想炫耀一下武力,想讓波黑人認識到奧匈帝國的強大,另一方面是想顯擺顯擺他的媳婦兒。

斐迪南大公是奧匈帝國皇帝弗蘭茨的大侄子,弗蘭茨的皇后就是著名的茜茜公主,皇帝跟皇后有一個獨生兒子魯道夫大公,但這位太子爺是個情種,開槍打死了17歲的小情人,然後自殺殉情了。你說外國的皇太子多有意思,你當了太子,將來就是皇帝,想找誰談戀愛不行啊,偏偏要因為失戀而自殺?這對於古代中國的皇家來講是不可想像的事兒。皇太子一死,斐迪南大公就成了奧匈帝國皇位的合法繼承人。

斐迪南大公把媳婦兒帶來是因為只有在這兒,他的媳婦兒才能得到大公夫人應有的尊重。在哈布斯堡王朝的首都維也納,沒有任何人尊重索菲這位未來的皇后。當初大公要娶索菲為妻的時候,皇帝曾強烈反對,因為她沒有皇家血統。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員有一個著名的體徵——他們的下嘴唇和下顎能奇異般地突出,被稱為『哈布斯堡嘴唇』。其實,這種突出有點像猩猩,但是,就為了保持這個高貴地位的特徵,哈布斯堡家族對結婚對象有嚴格的限制。

不僅是哈布斯堡家族這麼做,當時的歐洲皇室成員絕對不能跟沒有皇家血統的人通婚,只能是各國皇室之間通婚。索菲出生於一個沒落的捷克貴族家庭,雖然不是平民百姓,是個伯爵,但因為家裡窮,貴族的場子已經撐不下去了,索菲就在一位奧地利大公夫人家做侍女。而這個大公夫人特別想把自己的閨女嫁給斐迪南做皇太子妃,將來當皇后,但是,斐迪南偏偏沒看中大公的女兒,反而跟她的侍女一見鐘情。斐迪南經常去拜訪大公夫人,但不是去追求大公夫人的女兒,而是追求已經30歲的侍女。這樣一來,大公夫人怒火中燒,把索菲給辭退了,可是,斐迪南依然追求索菲。這可以說是一場王子與灰姑娘的愛情。

 

這事兒終於被老皇帝知道了。斐迪南很堅決,跟自己的叔叔進行了一場意志上的較量,一直鬥了兩年,最後老皇帝對這件事感到厭倦,同意斐迪南跟索菲結婚。但他們之間有一個約定,索菲的後代不能做奧匈帝國的皇位繼承人。斐迪南大公被迫出席哈布斯堡王朝的秘密內閣會議,當著皇帝、奧地利大主教、匈牙利大主教、政府各部大臣、哈布斯堡王朝所有大公的面,鄭重宣誓:他與索菲的後代及後代的後代都不繼承皇位。

在他們倆的結婚典禮上,哈布斯堡家族出席結婚典禮的只有斐迪南大公的母親和姐妹,連他的弟弟們都沒來參加。雖然這個婚姻非常幸福,他們生了一女二子,但是索菲在皇宮裡沒有任何地位,不能跟丈夫一起騎馬參加皇室遊行,不能一起參加國宴,甚至不能跟丈夫在同一個包廂看歌劇。斐迪南作為皇儲參加宮廷舞會時,索菲被安排在最低等級的皇族女士後邊。他們只有到外地來,到帝國的殖民地,才可以拋掉維也納宮廷的束縛。斐迪南大公覺得,這裡可以給妻子應有的尊重。於是,1914年6月28日,斐迪南大公帶著妻子興致勃勃地坐著敞篷汽車來薩拉熱窩巡遊。

史上最二的軍事演習

對於奧匈帝國來講,挑選6月28日在薩拉熱窩搞軍事演習是最二的。這一天,是塞爾維亞500多年前在科索沃戰役中失敗、被土耳其征服的國恥日。你以征服者的形象來訪問,就是蔑視人家的痛苦。於是,塞爾維亞『黑手會』和波斯尼亞青年會密切聯絡,制定了行刺計劃。但斐迪南大公夫婦對此一無所知,完全沉浸在小夫妻度假的快樂氣氛中。

當天上午,薩拉熱窩陽光明媚,夏意正濃。街上擠滿了人,有的人在歡呼,有的人在沉默中觀望。檢閱了軍事演習之後,斐迪南大公夫婦坐著敞篷轎車駛向市政廳,汽車行駛當中,突然聽到了爆炸聲。警察斷定說,爆炸的聲音是塞爾維亞人製造的袖珍雷管發出的。有人看到一個黑色的小物體在空中飛過,那就是塞維利亞人扔的炸彈。這個炸彈是朝著大公夫婦的坐車飛過去的,但是司機反應敏捷,立刻踩油門加速行駛。斐迪南大公也看到了炸彈,還下意識地回手做了一個阻擋的動作,炸彈又向後飛了一段距離,在大公夫婦身後不遠處落地爆炸,炸壞了跟在後面的一輛汽車,炸傷了幾個人,但大公夫婦沒什麼事兒,只是夫人的脖子被彈片擦了點兒皮。

但刺殺還沒結束,實施刺殺計劃的共有6名年輕刺客,他們除了炸彈還帶著手槍。從有人扔炸彈算起,到車隊抵達市政廳,斐迪南夫婦的轎車,沿途駛過了三個刺客的伏擊地點,但這三個刺客都沒有採取行動。然後,斐迪南大公來到市政廳,接受市長的歡迎。市長知道剛剛發的事兒,卻在歡迎詞中宣稱:薩拉熱窩全體人民都非常尊敬斐迪南大公,並對他的來訪感到高興。這讓人感覺十分荒謬可笑。

如果此時斐迪南大公結束一天的行程,也可能『一戰』就不會這麼快爆發了。結果大公為了耍酷,說剛才受傷的人裡有自己的隨從,堅持要去醫院看望他們,顯示一下君主對臣民的關懷。大公要求夫人留下避免危險,但是夫人拒絕了,表示無論如何也要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把大公夫婦送上鬼門關的是波斯尼亞的地方長官,這人信誓旦旦地向大公表示,薩拉熱窩不會再有什麼危險了,他說自己很了解塞族狂熱分子,說這幫人能力有限,每天只能組織一次刺殺行動。於是,大公的車隊再次出發了。

改變歷史的暗殺

也許是命中注定,斐迪南大公要在薩拉熱窩畫上生命的句號。在經過一個路口時,大公的司機發現走錯了路線,只好停車換擋,準備掉頭。此刻,一個令人震驚的巧合出現了,司機掉頭時,恰恰停在一個叫普林西普的塞爾維亞人面前,離他只有幾公尺遠。普林西普時年19歲,是刺殺小組的最後一名成員,也是刺殺小組的組長。

普林西普抓住了千載難逢的機會,拔出手槍,瞄準停下的轎車,連開兩槍。如果轎車在行駛中,不見得能打準。但此刻,轎車停下了,歷史改變了。當車子再次啟動的時候,一股血流從斐迪南大公的嘴裡噴射出來,大公夫人在尖叫:『我的上帝,你怎麼了?』說完這句話,她自己也中槍昏倒了,頭正好落在丈夫的兩膝之間。同車的波斯尼亞地方長官還以為他們倆是被嚇昏的呢,沒當回事兒,但是大公明確意識到,自己遇刺了。大公說:『親愛的索菲,親愛的索菲,別死!為了我們的孩子,你要活著!』

 

這時候有人跑過來,圍住大公,撕開外套,想檢查一下哪兒受傷了,大公硬撐著——因為他是軍人——連說:『沒事,沒事。』與此同時,這名刺客舉槍瞄準自己的頭部,人群當中有人制止了他;在搏鬥中,他吞下了一瓶氰化物想自殺,沒想到毒藥是從地攤販子的手裡買的,已經過期了;他還掙脫了警察,想跳到河裡淹死,結果河水太淺。這哥們兒三種死法都沒死成。

由於普林西普不滿20歲,按照當地法律不能判死刑,就被判了20年監禁。他還說自己沒計劃刺殺索菲,對她的死表示遺憾,說明這小伙子還有點兒紳士情結。1918年,他死在了監獄裡。

斐迪南大公夫婦在遇刺幾分鐘之後就死去了,子彈打得非常準。對於斐迪南大公的評價是褒貶不一的,有人說他貪婪殘酷,對到他的城堡附近撿乾柴、採蘑菇的窮人都不放過;也有人說,斐迪南大公還是有開明思想的,他甚至想給予奧匈帝國內的斯拉夫人以管理帝國的話語權,包括波斯尼亞的塞爾維亞人。如今,他卻被塞爾維亞人刺殺了,現實真夠諷刺的。

斐迪南大公夫婦遇刺的消息傳到維也納,立即引發了騷動。當時83歲高齡的奧匈帝國皇帝聽到這個消息,不知是喜是悲,他不喜歡這個侄子,但是又見過了太多親人的非正常死亡:兒子自殺;他的一個兄弟去墨西哥當皇帝被槍斃;另一個兄弟放棄公爵頭銜後離奇失蹤;最慘的是,老婆茜茜公主被人用銼刀暗殺,凶手是個有神經病的無政府主義者,本來是要刺殺義大利國王,因為沒錢買火車票,就轉而把她刺殺了。這時候,皇帝已經有點兒糊塗了,他的私人秘書記得皇帝曾說過這樣一句話:『一種更高層的力量,已經重新恢復了秩序。唉,這是我難以做到的。』老皇帝確實糊塗了,他絕對想不到,要想恢復秩序,得有一場空前慘烈的世界大戰!文章摘自《戰爭就是這麼回事兒》,作者袁騰飛,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