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蔣介石大怒:情報樞紐竟被19歲姑娘破壞..

這就是黎琳,據曾經接觸過她的人說她活潑開朗、愛說愛笑。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安插在軍統局電台內的七人小組被查獲之後,震驚了南京。根據沈醉回憶,蔣介石從來沒有發過那麼大的脾氣,他說共產黨都打入了我們的心臟,你們還沒有發現,這樣要你們幹什麼。隨後命令戴笠徹查此案,但是經過嚴加審訊,戴笠並沒有從這些人身上得到太多有價值的東西。

鳳凰衛視7月9日《鳳凰大視野》,以下為文字實錄:

陳曉楠:上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由戴笠親自籌劃美國提供援助,在國民黨軍統內設立了一個專門進行電訊監測、搜集情報、破譯電報密碼的現代化的電訊中心。從這裡發出的電訊,指揮著國民黨在海內外的數百個秘密情報組織,數十萬秘密特工。也因為這一國民黨特務樞紐機構建立之後發揮的重要作用,戴笠在派系林立的國民黨系統當中爭取到了地位,獲得了蔣介石的加倍的信任。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既機密又森嚴的特務首腦機關裡,卻成立了一個由中共地下黨員組成的七人秘密情報小組,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情報小組的負責人竟然是一個年僅十九歲的姑娘叫黎琳。

解說:這就是黎琳,據曾經接觸過她的人說她活潑開朗、愛說愛笑。1939年10月下旬的一天,黎琳從延安前往重慶,按照組織的安排,她此行的主要任務是去做川軍的統戰工作,黎琳的父親是川軍中的一名中將。陳雲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選擇她前往重慶完成這一重要任務。

李清(黎琳—張露萍丈夫):她(黎琳)跟我講就說,她說組織上要調她回去做她父親(余安民)的工作,我說那好嘛,因為她(黎琳)父親(余安民)是老同盟會員,跟那個蔣介石他們還有些矛盾、摩擦的,想做他的工作,他這個中將軍長呢,他是地方軍閥勢力對中央軍,對蔣介石那個有矛盾的,所以實際上挂個空名字賦閒在家,有中將待遇就是,實際上也沒什麼軍權。

解說:黎琳離開延安時,她與李清剛結婚不久。接到任務後,這對在革命中結合的年輕夫婦,當時並沒有多想。黎琳走後,李清在延安一邊繼續從事政治經濟學理論研究工作,一邊等待黎琳回來,按照陳雲的要求,黎琳得先到重慶向中共南方局的負責人周恩來和葉劍英報到。

張澤石(《張露萍烈士傳略》作者):黎琳走的時候,要到她實際上是路過成都,要直接按照組織的要求,是要到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去報到,是向周恩來和葉劍英報到。這樣的話,她見到她父親以後,她父親還給了她一百個銀元,讓她帶著。她拿到這個錢呢,反正組織上非常需要錢那個時候,她就到了重慶。

厲華(重慶紅岩革命歷史博物館研究館員):那麼黎琳到了南方局,一去以後向葉劍英和周恩來報到,當時葉劍英、周恩來一看到她以後都非常高興,上下左右打量她,左右看她,看得黎琳非常不好意思,她說首長我是來報到轉關系的,看什麼。這個葉劍英和周恩來不停地頻頻點頭說很好、很好,對不對?然後要求軍事組同志讓她住下,黎琳說我馬上轉了關系,我要到成都去的呀,說不慌,你先住下,不要急。

 

解說:此時的黎琳並不知道,她到重慶時,情況已經發生了新的變化,周恩來和葉劍英見到她的那一刻,就已經對她的工作有了新的安排,而這個安排跟兩個月前發生在八路軍辦事處的一件事有關。原來就在黎琳來重慶前兩個月的一天,重慶曾家岩八路軍辦事處,來了兩個陌生的年輕人,兩人自稱是國民黨電訊處技術人員,他們要求面見負責人周恩來、葉劍英。此時的曾家岩辦事處對外稱八辦,而對內是領導西南、華南的中共地下組織中共南方局,負責南方軍務、情報、統戰工作的中國南方局軍事組成員曾希聖會見了他們。

厲華:南方局的曾希聖軍事組的接待他們,問他們有什麼事,他們說我們很苦惱,成天在國民黨軍中工作感覺到國民黨很腐敗,國民黨沒有什麼吸引我們青年人的地方,我們覺得延安,我們覺得共產黨的一些主張,有些東西我們很能接受,說能不能接受我們去延安,特別是我們兩個是有技術的人,我們倆不是一般地去,這到前線我們能夠提高你們的電訊作業的能力,提高你們對機器設備的管理使用的能力。曾希聖當時聽了以後感覺到一頭霧水,既弄不懂也感覺很吃驚,就說是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和南方局那地方,接待了無數人去延安,可是沒見過像他們這兩個人這樣要求去延安的。

解說:經過詳細詢問,曾希聖得知張蔚林、馮傳慶這兩個人都是無線電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張蔚林畢業於杭州無線電訓練班,畢業後被軍統派到皖南敵後潛伏。後來,張蔚林又被調到重慶,在衛戍內務部稽查處電訊監察科工作,主要負責監聽重慶地區無線電訊號,控制無線電器材,而馮傳慶畢業於上海南洋無線電技術學校。由於擅長從紛亂的無線電訊號中排除幹擾,被軍統看中,調到重慶任軍統電訊總台的報務主任,他的位置可以掌握軍統的核心秘密。然而,由於一時無法搞清這兩個年輕人前來投靠的真實目的,曾希聖沒有敢貿然答應,他以負責人周恩來和葉劍英都不在為由,將兩個年輕人擋了回去。不久以後,這倆人卻又來了。

厲華:這兩個人又來,來了以後,拿了很多有關軍統電訊作業方面的一些聯絡密碼、通信暗號,以及全國的軍統電台的一些布局分布圖,又提供起來。當時曾希聖第二次接待他們以後,看到這東西以後感覺很詫異,而且馮傳慶、張蔚林說請你把這個東西交給你們的領導,他們看了以後一定會見我們。後來曾希聖把這東西立即送到二樓交給了葉劍英,葉劍英當時看到這個東西以後既興奮又害怕,因為這些資料對我們黨來說,當時都是一些這個非常想得到的一些機密、機密的情況,所以葉劍英是情不自禁拿著這個東西馬上跑到三樓,通過我們電台呼叫裡面的一些電台,全部呼叫成功,那麼也就是說(他們)提供的全都是真的。

解說:考慮到正處於國共合作的敏感時期,公開吸納國民黨方面的力量不太合適,葉劍英經過慎重考慮後,決定把他們兩個人作為打入軍統局的突破口,要求他們繼續留在軍統內部,為中共獲取情報,由於考慮到張蔚林和馮傳慶二人,經常向中共地下黨的中轉站傳送情報過於危險容易暴露,中共南方局的負責任周恩來和葉劍英,一直考慮尋找一個合適的人來領導他們,協助他們完成工作。此時的黎琳還不知道,周恩來和葉劍英在見到她的第一面時,就已經將這個人選落到了她的身上。黎琳回到重慶曾家岩八路軍辦事處報到後的第三天,中共南方局軍事組的兩位同志找上門來。

厲華:兩個同志就受周恩來和葉劍英的委托,拿了幾十塊銀元說陪她上街去逛街去對不對,說你現在任務是上街把自己打扮一下,喜歡買的衣服你買,喜歡買的化妝品你買,喜歡買的香水你去買,然後重慶的大街小巷,我們帶你走,每條路都要記清楚,每條路的路牌號地名都得記清楚。這黎琳感到很莫名其妙,但是又是首長說的也不能不執行,所以說第一天還有點羞澀,第一天還有點不習慣,第二天因為女孩子嘛,本身愛美之心人人有,從陝北高坡到了國統區吃的穿的玩兒的,和陝北不一樣的,所以說嘩嘩的,對不對,同志們說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買了好幾套衣服,買了好幾套化妝品,包括皮鞋、高跟皮鞋也買,對不對。晚上回來以後穿著打扮,葉劍英和周恩來在樓上看到,嗯,很好、很時髦,很不錯,說你有城市小姐的氣質,有城市女人的風度,說話又沒有陝北高坡的那種土味,打扮起來以後就像城市裡面的時髦女郎。

解說:這時候周恩來和葉劍英才委托,中共南方局軍事組成員曾希聖和雷英夫,正式向黎琳傳達了組織上的這一決定。

厲華:說你現在暫時不去這個成都執行任務,先留在重慶執行一項秘密的情報工作對不對,無論是在做統戰工作和做情報工作,都是我們黨的工作需要,你現在必須要服從組織對你的一切規定和紀律,你就假做張蔚林的妹妹,從今天開始你該名叫張露萍,不叫黎琳,你以兄妹與他相處對不對,然後你在這個過程當中,建立我們情報的中轉站,然後南方局告訴她這身份怎麼洗,身份怎麼換。黎琳一聽是周恩來、葉劍英這麼跟她講的,就感覺到這個任務非常重大,對不對?作為她一個黨員服從組織,從她骨子裡邊她是完全接受的。

 

解說:黎琳化名張露萍,以張蔚林妹妹的身份進入軍統,完成主要情報的傳送工作。1939年10月黎琳抵達重慶時,張蔚林和馮傳慶這兩個從軍統裡拉出來的內線力量,已經秘密組成一個情報小組,為保証張、馮二人的安全,南方局軍事組決定,讓黎琳擔任起傳遞情報的任務。

厲華:黎琳擔受這個任務以後,又按照周恩來對她的指示,馮傳慶、張蔚林歸你單線聯系,你歸我們單線聯系,在任何情況下,不能夠橫向發生關系,記住你們的關系都是單線對不對,上線不作為,你們下線不能亂動,然後葉劍英跟她講找准機會,再秘密將這個組織逐漸擴大。

解說:1939年11月底,化名張露萍的黎琳以張蔚林妹妹的身份與張蔚林一起住進了重慶牛角沱嘉陵江邊租來的一間小屋裡,他們白天分頭工作,晚上秘密聚會交流情報,並把從軍統機關截獲的重要情報送到南方局。

厲華:其實租那個房子實際上是張露萍住,但是也是我們黨的一個秘密聯絡站,那麼張蔚林送去情報以回家的名義,也不會引起人的重視,再加上張露萍一天是珠光寶氣的,一天是這個出手大方的,所以說軍統電台很多人都願意跟他們接觸,那麼在接觸過程當中,無論是星期天聚會,無論是看電影,無論是幹什麼,都是張露萍這個拿錢,慢慢慢慢慢慢地就把馮傳慶、張蔚林所認識的幾個人,經過考察以後又發展為黨員,就是包括楊洸、趙力耕等等人,最後一共發展到七名黨員。那麼七名黨員都從自己的工作當中,為我們黨傳送一些情報。

解說:此時延安一別黎琳的新婚丈夫李清,就失去了黎琳的一切消息,倒是黎琳叛變的消息在解放區不脛而走,李清開始變得忐忑不安,他想打聽黎琳的下落,但卻沒有人能告訴他確切的消息。

張澤石:就是當這個張露萍在(街上)見到了那誰,見到了抗大一個女同學,那個時候,她正好是跟張蔚林在街上、大街上走。

李清:回來就跟我講說李清,你不要等幹一場(黎琳)啦,我在重慶看到她挎著國民黨的軍官在大路上走,你說這我能信不能相信,我心裡不相信,我說我知道黎琳不是這樣的人,但是我又具體的搞不清楚,只覺得她可能是因為工作需要吧,或者是她的親戚朋友這一套,因為她一個國民黨中將的女兒,認識一些青年軍官不應該奇怪的。

解說:雖然不相信,腦子裡只是打著問號,但李清還是無法知道實際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1940年元旦後的一天,一封寫著托交延安馬列學院李清收的信,轉交到了李清手上,看著熟悉的字跡李清打開了信封,但是信封裡面沒有只字片語,只有一個用手絹縫的小口袋,口袋裡是李清平時喜歡吃的水果糖塊。

 

李清:從接到糖以後,我還知道她平安無事,她不肯說她工作上的事,一定是很秘密、很危險的工作。她說了以後違反黨的紀律,二增加我的顧慮,增加我對她的擔心,所以以後也就不再打聽了,放在心裡就算了。

解說:李清從這包糖塊裡讀懂了黎琳的意思,這包糖也更加堅定了李清的信念,黎琳沒有叛變,此後他不再打聽黎琳的消息,因為他知道放在心裡才是最好的珍藏。

李清:有一個信念我一直沒改變,我心裡想黎琳這樣的女孩子不會叛變的,她性格非常倔強。她在文聯有一個詩人叫李雷的想調戲她,她叭叭打他兩個耳光。我還說我說你何必呢?他說兩句調皮的話,你不理他就完了嘛,不需要打他,她(是個)性格很剛烈的一個女孩子。那當然她叛變了還會給寄糖,她就沒臉、沒臉面給我寫信了,更不要說寄糖了。

解說:在軍統電訊中心潛伏下來的秘密小組,此時已經吸納張蔚林、馮傳慶為中共黨員,並遵照周恩來的意見,建立起了一個由三人組成的黨支部,張露萍任支部書記。在抓支部思想工作和組織發展工作的同時,尋找機會在軍統電訊中心內部繼續發展中共黨員,他們最終又將軍統電訊中心工作的楊洸、趙力耕、陳國柱、王席珍等四人吸收進來組成了一個七人小組,這樣一來機房、報務、解碼等科室全有了共產黨的眼線。

厲華:他們經常邀請軍統電訊電台的人吃飯、聚會,這樣來互相從閒談當中,了解一些情況,然後會集成一些內容,然後送給張露萍再交給南方局。

解說:1939年12月中旬的一天,已經加入地下黨支部的軍統四處報務員揚洸,給張蔚林帶回一份發往胡宗南部隊司令部的密電稿,張蔚林用密碼譯出電文,內容是戴笠親自派遣一個潛伏小組一行3人攜帶小型電台,要通過胡宗南的防區,混入陝甘寧邊區,請胡宗南設法掩護並協助進行。另外還有潛入延安的具體日期和地點,要胡宗南負責派人護送。

陳曉楠:顯然,這份被截獲的情報關系到解放區的安全,情報很快就被送到南方局軍事組,而這一切,戴笠全被蒙在鼓裡,潛伏小組剛進入解放區就被抓獲,戴笠得知之後氣得是暴跳如雷。不過,戴笠卻從中發現了疑問,作為情報專家這份密碼是他親自發給胡宗南的,使用的是軍統電訊以外的密碼,且又經過自己加密處理,共產黨怎麼就會預先知道他們的行動呢,他於是責令電訊處嚴加追查,查找失密的原因是否和其下屬人員有關。

解說:就在此時,在電台值班的張蔚林使用的發報機上,一直真空管由於連續工作被燒壞了,張蔚林異常緊張。

 

厲華:當時特別是日本人轟炸,特別是滇緬戰爭期間,這個運輸線不是很暢通的,一個電子管壞了以後就是重大設備的損壞,對不對?那麼當時張蔚林很清楚,這個一壞了,肯定要被關禁閉,對不對,就要挨處分的,那麼萬一要關個四五天的禁閉,我出不去聯絡不上,還以為我出事了。

解說:由於張露萍正好回家去了成都,張蔚林決定立刻親自去曾家岩八路軍辦事處,向葉劍英當面報告。

張澤石:張蔚林就直接跑到八路軍辦事處,非常慌張,這個時候怎麼辦,這個結果是雷英夫告訴他,這個事情你不要這麼著急,因為什麼呢,因為工作中間燒壞一根電子管,這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你往上報一下就完了。

厲華:損壞關幾天禁閉沒事,對不對,趕快回去對不對,那麼張蔚林又趕快跑回去了。跑回去以後,這個正好在他回去的過程當中,這個軍統電台訓道處的處長葉翔之來查崗,一查崗發現人不在,機器處於非工作狀態,怎麼回事,是不是人臨時病了,就到張蔚林的宿舍裡面去,一到宿舍裡面去了也沒有人,對不對,隨便拉開來抽屜一看,這裡面怎麼這麼多電器元件,這電器元件不該他隨便管理的,怎麼還有很多軍統電台人員的花名冊,這也不應該是他所要掌握的,再一翻還有裡面有入黨的一些申請書,入黨的一些登記表。

解說:特務們隨後仔細搜查了張蔚林的住處,發現了一個記有軍統局在各地電台配置和密碼的記錄本,一本張露萍的筆記,甚至還有七人小組的名單。然而,此時的張蔚林卻並不知道這一切,當他從八路軍辦事處匆匆趕回軍統時,立刻被等候在此的特務逮捕了。張蔚林被逮捕後,戴笠隨即命令稽查處的特務把電訊總台包圍起了,先後逮捕了潛伏在此的七人小組成員,趙力耕、楊洸、陳國柱、張錫珍。當時正在報房值班的總台領班馮傳慶得信後,迅速翻牆逃出了電台大院,此時的他並不知道張蔚林已經把這一資訊告訴了葉劍英。慌亂之中,他決定立即趕往曾家岩,向葉劍英當面匯報這一情況。

厲華:一去了以後,這個葉劍英就很氣憤說我剛送走一個又來一個,對不對,然後就把他化裝打扮說你不能回去,回去你就要被逮捕。

張澤石:告訴他(馮傳慶)趕快走到延安去,給他二百塊錢,給他一件皮袍子,給他一個皮帽子,給他一個手杖,而且告訴他你一定要住最好的賓館、旅館,你是一個非常有錢人,你必須要不能暴露出來。

厲華:然後通過曾家岩的秘密通道,將他送到江邊,然後由我們黨安全給他護送出去,讓他直接去延安,沿途怎麼聯絡,住什麼地方,什麼人接頭,暗號是什麼,都跟他交代的清清楚楚。

解說:然而由於天色已晚,沒有了過江的船,馮傳慶只能等到第二天一早離開,但是他卻沒有按照葉劍英告訴他的去住旅館,而是住到了嘉陵江邊一個漁民的小棚子裡,在那裡等待第二天清晨過河。

陳曉楠:軍統局的禁閉室裡被抓起來的張蔚林此時正心急如焚,他擔心特別聯絡站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就想辦法傳信出去。當時正好有一個叫毛烈的看守,他知道張蔚林是軍統電台的技術骨幹,以為他是因為技術問題被關了禁閉,這時候,張蔚林給了他一些錢,並且把已經寫好的一張紙條塞給毛烈,告訴他送到哪裡。毛烈本來就很尊重這些軍統電台裡的技術人員,再加上聽說張蔚林又是特務處通訊科頭頭魏大銘的得意門生,就爽快的答應了,就在毛烈照著張蔚林說的位址去送信的時候,戴笠派到張蔚林宿舍裡搜查的特務發現了秘密聯絡站的位址,當他們要去抓人的時候,那裡已經收到了毛烈提前送去的信,全部轉移了。

 

解說:此時在嘉陵江邊等待過河的馮傳慶,由於極度緊張加上疲勞,卻漸漸在漁民的小棚子裡睡著了。

厲華:馮傳慶第二天早上一起來被農民發現,農民說穿的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睡在我們這兒,這是怎麼情況就向鄉裡面報告,鄉裡面向裡裡面報告,層層報,結果當馮傳慶天亮起來還沒走出一二十公里,就被偵緝隊的給抓住,抓住照片一看正是他,把他抓回去。

解說:馮傳慶被捕後,戴笠派人分別對這幾人進行嚴密的審訊。審訊過程當中,入黨不到一個月的安文源由於禁不住酷刑折磨而叛變,他認為了七人黨小組,並供出了直接領導就是張露萍。

厲華:葉翔之又根據這個情況的交代,對馮傳慶、張蔚林的宿舍裡面的片言只語,任何一件物品進行仔細地搜查,仔細地研究,最後終於發現了一個成都的位址,這個成都位址會不會就是安文源說的,我們這個支部的上級,然後就試著去這個上面那些短語,那些聯絡暗碼寫了一個兄病速回,電報打去以後,張露萍在成都果然收到電報。

張澤石:所以她就趕快打了一個電報,用密碼給八路軍辦事處說,我得提前回重慶,因為我接到電報張蔚林病了,我得趕快回去。

厲華:結果南方局收到電報以後,知道張露萍受騙上當,但是當他們南方局派人到車站要想把張露萍給截下來的時候,軍統的人是將車站包圍,結果眼睜睜看到把張露萍給逮捕。

解說:張露萍被捕後,打入軍統重慶電訊中心內的七人小組全部落網。許多年時間裡,在延安一直守候妻子歸來的李清都不知道那個叫張露萍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新婚妻子黎琳。直到1983年,當李清得知這一消息時,黎琳已經被殺害整整四十四年。

陳曉楠:安插在軍統局電台內的七人小組被查獲之後,震驚了南京。根據沈醉回憶,蔣介石從來沒有發過那麼大的脾氣,他說共產黨都打入了我們的心髒,你們還沒有發現,這樣要你們幹什麼。隨後命令戴笠徹查此案,但是經過嚴加審訊,戴笠並沒有從這些人身上得到太多有價值的東西。1941年3月,戴笠根據蔣介石對『張露萍等7人長期監禁,隨時可以處決』的親筆批示,將張露萍等7人和其他被囚禁者一道,由白公館轉押到了貴州烽集中營。四年之後的1945年7月14日,7人被秘密槍殺於息烽軍統倉庫快活嶺。